韦伯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1904-5)》小摘要

江绪林
2014-06-12 看过
【按语:重温《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惊讶于此书享有的盛誉:此书基本上并非通俗的宗教社会学,而是深奥偏僻的神学伦理学,从加尔文-清教等特定新教派系的预定论或等候圣灵的神学信条中直接推演出某些(此世的、符合资本主义的)伦理观念。照说,这种教派式的神学伦理不仅难于普适性应用,而且在与桑巴特的迥异论点(犹太教的理性主义才决定性地促成了资本主义精神,而资本主义的发展才推动了清教教义的形成,桑巴特《奢侈与资本主义》页253)的较量中,也看不出韦伯的理论何以如此风景独好——不过韦伯以尼采的“最后之人”来刻画后宗教的资本主义众生相时的那种悲观倒确实打动人。

撇除繁复而容易引入歧途的注解,《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思路是简洁清晰的:新教远较天主教拥有更发达的资本主义;这种理性而系统的资本主义需要从宗教中寻求解释。钥匙在于路德的“天职”概念,但具体却需要诉诸加尔文宗和浸礼运动的清教的神学信条:路德封闭了避世的修院禁欲主义之后,加尔文宗的预定论和清教的等候圣灵的神学信条表现为理性化的世俗禁欲主义,即资产阶级的理性化的职业伦理,视世俗的职业天职为灵魂得救的记号。在将资本主义精神的诞生诉诸基督教禁欲主义之后,韦伯悲观地指出,资本主义精神的这一宗教基石现在已经被机器替代,人们沦为虚无者。】

 

在“绪论”中,韦伯将资本主义的特质界定为和平而理性的获利,西方资本主义“以对形式上自由劳动力之理性的、资本主义的组织为基础的。”【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苏国勋等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页7,下同】问题就在于解释这种独特的理性主义的起源。

 

章1 宗教归属和社会分层

相比于天主教,新教地区较发达,不成比例的更多新教徒投身资本主义商业和中产阶级,原因“必须主要到这些宗教信仰的经久不变的内在特征中去寻找。”【20】而加尔文宗“似乎就比其他信仰更清楚地促进了资本主义精神的发展。”【23】

 

章2 资本主义精神

现代资本主义ethos职业的天职(calling),获取金钱却又摒除享受。区别于经济传统主义的闲暇节奏,“资本主义精神这一字眼来指那种特定的思想框架,即,在一种天职中系统而理性地为获取合法利润而努力。”【37】韦伯希望论证“资本主义与宗教信仰之间的联合会炸毁旧的经济传统主义。”【42】桑巴特的简单路径是不够的。

 

章3 路德的天职概念(Luther’s conception of the calling/Beruf)

“天职的概念表达了所有新教教派的核心教义,…过取悦上帝的生活的唯一方式因此变成:修道士所实践的从现世的禁欲式退隐,和这一禁欲主义所隐含的对现世日常生活常规道德的明确超越,现在被代之以现世的工作。”【48】对职业生涯的道德辩护是路德的成就之一。但路德后来逐渐强调天职的个体性、宿命和经济传统主义,因此没有在天职工作与宗教原理之间建立新颖的联系。【51】需要“转向那些以一种比路德宗更直接的方式在实际生活和宗教信仰之间建立起联系的教派。”【52】这就是更为天主教视为对手的加尔文宗和清教。韦伯提示说,旨在研究“idea在历史上是如何变得普遍有效的。”【55】

 

章4 现世禁欲主义的宗教基础(the religious foundations of worldly asceticism)

禁欲主义新教的四个担纲者:加尔文宗、pietism(英国和荷兰的加尔文宗与路德宗的融合)、循道宗、浸礼运动的教派。

A、 加尔文宗。预定论在加尔文神学中的突出位置。“来自永恒,并且完全根据上帝的不可企及的决定,每个人的命运都被决定了。…这一教义可悲的非人性必定产生一个首要的后果:孤立个人的不可想象的内在孤独感。”【64】这构成与天主教的决定性的矛盾,而且构成宗教的去魅,导致从感官文化中离去。“预定被拣选的基督徒的存在只是为了尽其本分完成上帝的命令以增加上帝在尘世中的荣耀。”【67】而“是否存在明确无误的记号来辨认谁是上帝选民的问题就无法避免。”【69】信徒主观上将疑虑视为魔鬼的诱惑,客观上,“在职业的天职中无休止地工作被推荐为是获得关于个人属于选民之列的自信的最佳可能手段。”【70】另外,加尔文宗排除了路德式神学中信徒与神的神秘合一的观念,在人与上帝之间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排除了神性真正渗透人的灵魂的可能性。”【71】这导致禁欲式的行动(ascetic action)而非感情的神秘。善工作为记号是必不可少的,“加尔文教徒为他自己创造了他获得救赎的确定性。”【72】

为了救赎的超验目标,实践生活却被完全理性化了。“将秩序带入信徒的生活,则是禁欲主义最重要的手段。”【75】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终身成为僧侣。“预定论教义形成了清教道德的教义框架。”【79】相反的路德宗的虔诚中则有浓郁的自然宗教色彩,因而与天主教亲和。

B、 虔信派。预定论也是虔信派的禁欲主义运动的出发点。不信任神学和教义,注重实践,接纳了路德那种与上帝合一的观念。“导致对生活组织的甚至更严格的禁欲主义控制。”【83】Zinzendorf等。

C、 循道宗(methodism)。与虔信派类似的倾向,漠视教义,基于情感的禁欲式。“情感的皈依行动是被有条理地诱致的。”【91】

D、 浸礼运动诸教派与教会。这是新教禁欲主义的第二个独立担纲者。浸礼会、门诺派和贵格会。“宗教团体现在被视为由真诚信徒与选民组成的团体——并且只有这些人。换言之,它是作为‘教派’而不是作为‘教会’存在的。”【92】灵性宗教观念的复兴,“信仰并不足够,相反,成员们应当严格地逃避‘此世’。”【93】“所有浸礼社团都希望其成员的行为不受非议的意义上成为纯洁的团体。”【94】“浸礼诸教派拒绝预定论的观念,所以他们的道德中具体的有条理的特征在心理上主要基于等待圣灵的影响的观念。”【95】但“沿着彼岸世界的、修道院形式的禁欲主义的方向的道路自从路德以来已经被封闭。…浸礼诸教派的整个冷静而富于良知的、有条理的对生活的组织就这样被推上了非政治的职业生活的道路。”【96】

总而言之,“决定性的是宗教‘蒙恩状态’的概念。…这一禁欲的生活方式意味着整个存在的以上帝的意志为取向的理性形塑。…它寻求在尘世中,而不是像早先那样,在修院中,把实际生活重组成理性生活。”【99】

 

章5 禁欲主义与资本主义精神(Asceticism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

“宗教力量…对于民族性格的形成是决定性的。”【100】以Baxter的《基督徒指南》为例进行分析。指责对财富的享受;而虚掷时光是万恶之首;“工作是禁欲主义实践的试炼与证明的机制。”【102】“个人的蒙恩状态是通过认真尽责来证明的。”【104】“正如被禁欲意义的固定的职业天职为现代的专家群体投下了伦理光环一样,对个人获利机遇的神意解释也为商业人士提供了荣耀。”【105】韦伯说犹太教的经济伦理是贱民(pariah)资本主义伦理,而新教伦理则是理性的、中产阶级的、理性的伦理。【107】禁欲主义要禁止的是“自发地享受人生和人生所能提供的一切快乐。”【107-8】“通过禁欲主义的强制储蓄导致资本的形成。…利润和所得变成了投资的资本。”【111】清教的生活观…构成现代经济人的起源。【112】

不过,中产阶级职业气质很快成了宗教式微后宗教式天职的替代品,“随着一种观念的宗教之根渐渐死去,功利的调门偷偷地挤了进来并且带它前行。”【115】现代资本主义精神虽然诞生于基督教禁欲主义,但现在大获全胜的资本主义已经抛弃了这一宗教基石,栖息在机器的基础上了。韦伯悲观地用尼采“最后的人(Letzte Menschen)”来描述这一后宗教的资本主义众生相:“狭隘的专家没有头脑,寻欢作乐者没有心肝;在这个虚无者的想象中,它幻想着自己已经攀上了人类前所未有的高峰。”【118】

江绪林 2014年6月12日星期四
4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