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一样的辩证法

优游卒岁
2014-06-11 看过
其实,这并非一本有着很强文学性的书籍,尽管它的作者曾经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被禁锢的头脑》的价值在于,早在五十年代,米洛什就已经意识到了人们还要经过几十年才能意识到的问题,在这一点上,他与乔治·奥威尔一样的伟大,而这本著作也必将与《一九八四》一样,成为一本深刻剖析那种荒谬制度的杰作。

基于此,对于波兰米洛什研究专家伏沃基米日•波莱茨基的说法,我颇为不认同。他说:“数十年来,读者忽略了《被禁锢的头脑》的文学性,反而一直将其作为了解波兰斯大林意识形态的唯一一本书来看待。……不管怎么说,《被禁锢的头脑》是一部杰出的文学论文,它论述人的心理问题比政治问题更多;论述人的性格比意识形态更多。本书更大篇幅地论述了哲学和历史哲学,而不是斯大林时期的编年史。”他想强调米洛什文学上的伟大,恰恰将米洛什著作中最值得珍视的东西给忽视了。

老实讲,这本《被禁锢的头脑》很不易读,文笔也颇显罗嗦,它一如东欧的作品一样,读者只能在曲折与繁杂之中,寻觅作者尖锐的思想。第一次阅读,刚读了十数页,我颇觉遗憾地将书放下了。第二次阅读到米洛什关于唯物辩证法的比喻,才如电光火石般地直击我的头脑,感觉到米洛什思想之深邃,也才惊叹于他观察之敏锐。

蛇有尾巴吗?蛇只有尾巴。从蛇身的任何地方看,都是它的尾巴,它的尾巴可以从身上任何一段开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它永远都是正确的,它在逻辑上能够自洽,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米洛什是以这个例子来比拟唯物辩证法,说明它与蛇的尾巴一样具有无限可能性。实质上,也是充满了诡辩性。

唯物辩证法据称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根基,“是关于自然、人类社会和思维的运动和发展的普遍规律的科学”,而矛盾(对立统一)的观点则是其核心。因此,唯物辩证法的实质,就是斗争哲学。奉行此种哲学之人,总是不停地在寻找着自己的对立面,即矛盾的另一方,即使没有,也会创造一个出来,“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当自己一方占上风之时,他们则关注着量质互变,警惕着一切新生的东西,防微杜渐,要将一切有害于统治的事物,消灭于萌芽状态。

他们担心着否定之否定规律,因为他们是通过否定别的事物而上位的,害怕着别的因素也会否定着自己的存在。在唯物论者眼里,他们只看得到世界的矛盾与斗争,只会采用暴力的手段否定着别人的存在,因为自己是新生的事物,所以一定会否定陈旧的事物。而当他们处于主动地位时,则继续采取暴力的手段,防范着别的新生事物的存在甚至否定自己。在这种哲学的指引之下,没有敌人就无法生存。马克思说:“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他们正是用这套东西来说明自己夺权的合理性,并用这种理论来为自己的存在是历史的必然做辩解。

米洛什的《被禁锢的头脑》最让人难忘的地方,就在于此。米洛什在极权主义制度下生活了十年,他深刻地体会着这种制度在思想上的严酷性与荒谬性,他追寻着这个极权制度的根源。可以说他已经追寻到了,就是唯物辩证法。通过他在书中所写的各种现象,我们可以看到波兰知识界当时的情形。在政治高压之下,人们的头脑已经被禁锢,失去了自由思考的权力,他们只能尊崇一种思想,就是唯物辩证法。在书中,米洛什确实讲到了当前波兰知识界各种类型人的心理,讲述到了他们的性格,但这些心理与性格并非是波兰的历史文化造成的,正是当时的政治与意识形态。而这种意识形态是由苏联的坦克与刺刀输送进波兰社会里,并成为唯一正统的思想。

米洛什在整本书中,其实都在谈唯物辩证法对于思想的钳制,以及其本身的荒谬性。极权主义者在取得政权之后,首先就是推销着自己的思想,并将此作为唯一正统的思想,让全体人民必须信仰。米洛什讲述到传说中的“穆尔提—丙”蒙古药丸,这种药丸的作用就是改变人们的信仰,吃过这种药丸的人,会认为自己生活于极其美好的社会中。人们也就不再需要独立思考,而只是在担忧着自己会否被新体制所吸纳,害怕着被这种排除于外。在这种体制之中,人们也学会了伪装,变成凯特曼,为了生存,作为一种权宜之计,将自己的灵魂交予正统的思想。久而久之,这种正统的思想,也即唯物辩证法也就占据着知识分子的头脑,让他们的人格发生着分裂。

米洛什在书中的批评还是非常小心翼翼,他将唯物辩证法的提出与实行做了区分。他认为马克思与恩格斯发明了唯物辩证法,本身并无问题,而是列宁与斯大林对他们做了歪曲。其实深究起来,两者又有什么本质的差异呢?即使如此,米洛什在出版此书之后,仍然未逃脱得了各方的攻击。这种攻击不仅来自于他所厌恶的苏联,而且还来自于生活于远离苏联的西方左派。诸如萨特之类的人,他们精明地将脚步留在了他们所厌恶的腐朽资本主义社会里,绝不迈向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国度,享受着自由思考的乐趣,却依旧高声地为着必须接受思想改造的制度唱着赞歌。

有人将米洛什与奥威尔相比较,认为《被禁锢的头脑》比《一九八四》更深刻。确实如此,奥威尔在书中虚构了一个极权主义的社会,说是虚构,其实现实中的世界更为残酷,老大哥与现实中的斯大林有何区别?在那个社会里过着集体主义的生活,一切自由的思想行为都被禁止,甚至活在谎言之中。这个社会让人不寒而栗。但在《被禁锢的头脑》中,米洛什则为这种社会的存在找到了原因,那就是唯物辩证法这套哲学,这才是罪恶之源。他们对于人的控制,首先是对思想的控制,更主要的是摧毁知识分子的思考能力,让他们成为这套充满暴力、永远有理的辩证法的仆人,从而能够掌握现在就掌握了未来,一劳永逸地靠着这套哲学统治下去了。

唯物辩证法确如米洛什所说,就像一条蛇。一方面它极富攻击性,张开着血盆大口,吞噬着一切与之相悖的物与人;另一方面,则又首尾相连,自成一体,拚命地为自己的一切思想与行为辩护,让你一不小心,并陷于其自构的荒谬逻辑之中。
31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被禁锢的头脑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禁锢的头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