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林毅夫《解读中国经济》

汪杨
2014-06-10 看过
“论其有余不足,则知贵贱。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
土,贱取如珠玉”。“论其有余不足,则知贵贱”说明他深谙价格是由市场
上的供求关系决定的这一道理。“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是指价
格机制在调节供求关系上的作用,生产者通过价格这一指标来决定生产,
价格高时生产得多,导致供给增加,在需求变化不大时,价格就会下降;价
格下降抑制了生产积极性,到一定程度供给会大量减少,在需求变化不大
时,就会出现短缺,价格又会大幅上扬。而“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就
是指投机的原则,即在商品价格贵的时候要像清理脏土一样赶快把囤积
的商品卖掉,在商品价格便宜的时候要当珠宝一样买进越多、囤积越多越
好。当然一般人都正好相反,东西贵的时候就握在手里舍不得卖,东西便
宜了又认为不值得去买,非常类似今天很多股民的心态。在股票价格上
涨的时候买进,在股票价格下跌的时候卖出,因此只赔不赚。由此可见
21 世纪的投机原理在范蠡的时代就已经被掌握。
作者对于中国古代经济史的研究其实比较重要,做的也很漂亮。
在技术发明的速度加快到一定程度之后,由于技
术水平不断提高,就会造成发明可能的空间越来越小,从而出现发明新技
术的瓶颈。但是欧洲人在遭遇到发明瓶颈后,能够在基础科学上大力投
资,增加了对自然界的了解,于是技术分布曲线右移,技术发明的可能空
间又再度扩大。如此循环往复,加速的技术发明就得以持续下去。在18
世纪,科学对于技术进步的作用曾引起过科技史上的争论,例如瓦特发明
了蒸汽机,但瓦特并不是知识分子,而只是在实验室里帮教授做实验的工
人。到了19 世纪以后,科学对于技术进步的作用才有了定论,几乎所有
的新技术发明都要依靠科学知识进步。科学增进了人们对自然界特性的
理解,给新技术的发明创造了很大的空间。
基。可见,在传统社会中央政府的统治成本特别低,因为整个社会都有一
套统一的价值观念。这是中国古代能够长期维持大一统的重要原因。
本讲讨论了中国在前现代社会科技、经济发展程度领先于西方,到了
现代社会却远远落后于西方之原因,认为技术的不断创新、升级是一个国
家经济长期发展的基础,在前现代社会技术的发明以农民、工匠的经验为
主,中国人多,农民、工匠多,所以,在技术发明上具有优势。到了工业革
命以后,技术发明的方式变为以科学家在实验室里进行以科学为指导的
实验为主,中国人多的优势消失。工业革命产生的前提是以数学和可控
制实验为主要特征的科学革命的发生和普及,中国由于科举制度所产生
的激励机制妨碍了中国人对数学和可控制实验这种后天能力的学习,使
得科学革命无法在中国产生,因此也就无法自发地从以经验为主的技术
  53
变迁方式向以科学为指导的实验方式进行转变。在西方完成了这个转变
以后,中国的科技与经济发展水平和国际地位也就迅速地从领先变为落
后。然而,中国人并非先天就不能进行科学与工业革命,在现代社会,中
国人学习数学、可控制实验的激励已发生变化,中国人在将来一样能对科
学与技术的进步做出贡献。
在古代,以儒家哲学为主要内容的科举制度给中国知识分子培养了一
种“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1840 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屡遭列强侵略,
使整个社会弥漫着一种很大的挫折感。可以说,中国近代的政治和社会史
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责任感和挫折感这两种心态相互交融所推动的过
在这样的制度环境下,要更好地推行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微观管理
机制也必须与市场机制有所不同。要把剩余集中投资到重工业产业上,就
需要克服资金剩余控制的难题。
(作者对于经济史给出了比较有说服力的解答,比较有启发性,也是目前对中国经济整体研究最有原创性的成果之一)
全要素生产率是一种剩余,剩余不是
天上掉下的馅饼,而是要一定的成本才可以得到。发达国家的技术进步
要靠自主研发实现,而研发成本没有被计算在标准的生产函数中的投入
要素之内,因此就表现为剩余。反过来看,发展中国家在增长中之所以看
不到剩余,是因为发展中国家以引进技术为主,引进技术主要表现为资本
品进口,也就是说技术进步的成本已经包含在资本投入当中,因此在统计
数据中显示不出来。但是没有剩余并不代表没有技术进步,因为新增资
本就意味着生产率的提
事实是,实行赶超战略
就必然要对金融实行抑制,通过压低资金的价格建立起一系列没有自生
能力的资本密集型企业。如果没有解决企业的自生能力问题就实行金融
自由化,势必会造成企业破产、社会动荡,引发出各种危机。
农业增产不增收的主要原因在于农产品有两个基本特性:一是收入
弹性低,二是价格弹性低。也就是说,当收入增加时,对农产品的需求增
加不多;但当供给增加时,农产品的价格就会下降很多。上面提到的不管
是基础设施建设、技术进步,还是产业结构调整,也许都能有效地提高整
个社会的农业产量,但是总产量增加越多,价格下降也就越快,两相抵消,
农民整体的收入还是没有得到改善,所谓“谷贱伤农”指的就是这种
情况。
前几年我提出过一个“小步快跑”的概念,就是指产业升级、技术升
级的每一步都非常小,但是非常快,那么在少则二三十年,多则一两代人
的时间内,中国就能够赶上发达国家。然而,多数人只看到了发达国家产
业技术水平高,发展中国家产业技术水平低,产业技术水平又确实会影响
到一个国家的国力和收入水平,于是就有人希望一步登天,尽快发展与发
达国家相同的产业和技术行业,从而迅速赶上和超过发达国家,这实际上
是一种违反比较优势的“赶超战略”(comparative advantagedefying strate
gy)。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有不同的比较优势,符合发达国家的比较优
势并不符合发展中国家的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国情,如果落后国家采
用赶超战略大规模建立资本密集型产业,这些产业就没有竞争力,整个国
家的资源配置效率低下,经济发展效率也会非常低下,而且还会导致一系
列问题。这些问题包括资本过度密集,就业机会减少,大量只拥有劳动力
的低收入者不能正式进入就业市场,无法分享经济发展的果实,失业和隐
性失业迅速增加,并且,由于就业岗位竞争激烈,已就业的人的工资也会
受到抑制。更为严重的是,这个问题还会不断恶化下去,因为不按照比较
优势发展的产业在开放竞争的市场中没有竞争力,要想生存只能靠国家
的保护和补贴。
判断一种制
度安排的好坏,必须将它放在当时的经济发展阶段、交易情形以及社会状
况等背景当中,权衡这种制度安排的成本与效益是否相等。制度经济学
研究中常用这样一个例子来说明问题。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解读中国经济的更多书评

推荐解读中国经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