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Ojalá
2014-06-06 看过
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1、人们内心必须混乱,方能诞生一颗跳舞的星辰


2、凡是有耳朵聆听那些闻所未闻之事的人,我要用自己的幸福令他的心沉重。 我要达到我的目标,我迈着我的步伐;我要越过那些恼怒者和不可靠的人,但愿我的前进就是他们的坠落!”


3、你最好说:“致使我的灵魂痛苦或甜美的东西,致使我的五腑六脏饥饿的东西,皆不可言说,没有名称。” 对于那些亲密的名称而言,你的道德过于崇高:如果你不得已而谈及它,就不要因为讷言而羞愧。 你当如此讷讷而言这是我的善,我爱它,它完全使我满意,我要独自拥有它。


4、我的兄弟呀,你要是走运,具备一种道德就够了:这样你过桥时就更加轻松。 具备许多道德固然好,只是命运过于沉重;有些人走进荒漠并且自杀,就因为他们是道德的战场,并对此深感厌倦。


5、看呀,你的每种道德都在渴求至高的东西:它要你的整个精神,让你的精神做它的宣告者,它要你的怒、恨、爱的全部力量。 每种道德都会嫉妒另一种道德,嫉妒委实可怕。道德也可能因嫉妒而消亡。 谁被嫉妒的烈焰包围,谁就如同蝎子一样,最后调转毒尾刺杀自己。 唉,我的兄弟,你还没有见过一种道德诬蔑自己、刺死自己吧? 人是必须被超越的东西:所以,你应该喜爱你的道德——因为你将因它而毁灭。




7、思想是一回事,行为又是一回事,行为的观念又是一回事。因果之轮不在它们之间转动。 一种图像(Bild)使这个苍白之人脸色苍白。他在行动时,他与行为一致:但行动之后,却不能忍受行为的图像了。 他一直视自己为一项行动的罪犯。我把这称为疯狂:特殊情形反倒成了他的本质了。 一道线条就可令母鸡迷惑;他做的蠢事使他那可怜的理性迷惑——我把这称为犯罪之后的疯狂。 听着,你们这些法官!还存在另一种疯狂,即行为之前的疯狂。唉,我以为,你们还没有进入这灵魂的深处呢! 红色法官如是说:“这个罪犯为何谋杀呢?他意欲抢劫。”可我要告诉你们:他的灵魂企盼鲜血,而非抢劫:他渴盼刀的幸福!


8、瞧瞧这可怜的肉体吧!凡是它所痛苦所渴求的,莫不被灵魂做了解释,——它把这解释成谋杀的乐趣和渴求刀的幸福。现在谁是病者,谁就被时下的恶所袭击:他要以令他痛苦的东西再令他人痛苦。然而时代各异,有了另一种善与恶。 怀疑曾经是恶,求自己的意志也曾经是恶。当时病人成了异教徒和女巫:他如同异教徒和女巫而自感痛苦并想让他人痛苦。 但这话不入你们之耳:你们对我说,这有损你们的善。可你们的善对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们许多的善使我厌恶,倒真的不是他们的恶。我真希望他们拥有一种疯狂并因此而毁灭,正如这个苍白的罪犯一样。 真的,我希望他们的疯狂名叫真理,或名叫忠诚,或名叫正义:他们有他们的道德,为了长生,为了那可怜的舒适。 我是急流旁的栏杆:谁能抓住我就抓住我吧!但我不是你们的拐杖。


9、攀登最高峰的人取笑一切悲剧(Trauer-Spiele)和悲伤、严肃的态度。 勇敢、无忧、揶揄、刚强——这就是智慧对我们的期望:智慧是个女人,她永远只爱一个武士。 你们对我说:“生活难以承受。”可是,你们为何上午倨傲、傍晚屈服呢? 生活难以承受:别对我装得如此柔弱!我们都是能负重的漂亮公驴和母驴。


10、人的情况和此树相同。 它愈想升向高处和明亮处,它的根愈要猛烈地向下,向泥土,向黑暗处,向深渊——向恶。” “是的,向恶!”青年人喊道,“你怎么会发现我的灵魂呢?”扎拉图斯特拉微笑着说:“有些灵魂谁也发现不了,除非有人首先制造了这些灵魂。”


11、精神已自由的人还须自我净化。体内还残存许多禁锢和陈腐:他的眼睛尚需纯洁。 是的,我知道你的危险。但我以爱和希望向你恳求:别抛弃你的爱和希望! 你仍旧觉得自己高贵,怨恨你、向你投来凶恶目光的人,也仍旧觉得你高贵。要知道,所有人都有一个高贵的人挡住他们的道路。 善良的人们也有一个高贵者挡路:即使善良的人们把挡路者称为善良人,也必须把他排除。 高贵者决意创造新事物和新道德。善良人意欲旧的事物,并希望旧事物永存。 然而,高贵者的危险不在于他变成善良人,而在于变成厚颜无耻者、揶揄者和破坏者。 唉,我了解高贵的人们,他们失掉了自己最高的希望。所以他们现在诽谤一切崇高的希望。 他们现在无耻地生活在短暂的快乐中,过一天算一天,几乎没有什么目标。 “精神即是肉欲。”他们如是说。于是他们折断其思想的翅膀:四处爬行,在咬啃中弄得满身污秽。 他们曾经想当英雄:可现在成了好色之徒。英雄对于他们是一种悲愁、一种悚惧。 可我要用爱和希望向你恳求:别拋弃你心灵中的英雄!神圣地保持你最高的希望吧!


12、倘若你们更相信人生,你们就愈少拜倒于当前的刹那。可是,你们的内在缺少足够的内容,所以不能等待——所以连懒散都不能够!


13、国家在说善与恶时全是一派谎言,它无论说什么都是撒谎——它拥有的一切都是它偷窃而来。 它的一切都是虚伪;它以偷来的牙齿咬啮,这个咬啮者。甚至它的五脏六腑也是虚伪。 善与恶的语言混乱:我给你们指出国家的这个特征。真的,这个特征代表着求死的意志!真的,这个特征在向死之说教者招手! 出生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余:国家是为多余者而发明! 你们瞧呀,它是怎样吸引多余者到它身边!它是怎样吞噬、咀嚼、再咀嚼他们!


14、是啊,为许多人发明了一种死,这死又自夸为生命:真的,对于一切死之说教者来说,此乃一种内心的服务! 我把那地方称为国家:所有的人不论善恶,全是饮鸩者;我把那地方称为国家:所有的人不论善恶全都迷失自我;我把那地方称为国家:人人慢性自戕——这便被称为“生活”。


15、国家消亡的地方,才开始有不再多余的人:才开始有不可或缺之人的歌唱,[才开始有]无与伦比的、无可替代的智慧。


16、一切伟大都远离市场和荣誉:发现新价值的人,总是居住在远离市场和荣誉的地方。 逃吧,我的朋友,逃到你的孤寂中吧:我瞧你被毒蝇刺伤。逃到那卷起刺骨狂风的地方吧! 逃到你的寂寞中吧!你与小人物和可怜虫住得太近。避开他们的报复吧!他们除了用报复待你,再无其他。 别再伸臂反抗他们!他们不可计数,再说,你的命运也不是做蝇拍呀。


17、我见毒蝇令你身心交瘁,我见你流血不止,伤口累累;而你的骄傲不愿因此动怒。 他们需要吮血,却毫无恶意(in aller Unschuld),只是,他们无血的灵魂渴求鲜血——所以他们毫无恶意地螫咬。 你,深沉之人啊,即便是小伤口,也会感到深沉的痛苦;你尚未康复,同样的毒虫又在你的手上爬行。 我以为你太过高傲,不屑杀死这些小虫豸。但你得小心,不要因容忍它们有毒的错误而酿成你的灾祸! 他们在你周围嗡嗡地赞颂,这赞颂实为纠缠。他们意欲接近你的皮肤和血液。


18、他们因你拥有的一切道德而惩罚你。他们只宽恕你的——你的失误。 你性情温和,思想正直,于是你说:“他们因其渺小的生存而无辜(unschuldig)。”可他们狭隘的灵魂在想:一切伟大的存在都有罪(Schuld)。” 即使你对他们温柔敦厚,但他们仍旧觉得受到你的蔑视;他们以隐秘的伤害报答你的善举。 你沉默的骄傲总与他们的品味不合;倘若你偶尔谦虚到虚荣的地步,他们就会喜不自胜。 我们从某人身上认识的东西,恰也是使他火冒三丈的地方。那么,提防小人物吧! 在你面前,他们感到渺小,在对你隐秘的复仇中,他们的卑劣闪烁燃烧。 你是否发觉,当你向他们走去,他们就常常沉默,他们的力量便从自身消失,犹如轻烟从正在熄灭的火中飘逝? 是啊,我的朋友,对于你的邻人来说,你是坏良心:因为他们与你不能相衬。所以他们恨你,喜欢吮吸你的鲜血。


19、你的同情应是一种揣测:首先你得知道,你的朋友是否需要同情。也许,他只是爱你凝定的眼睛和永恒的目光。 对朋友的同情要藏于坚壳之下,咬这坚壳,你会折掉一颗牙齿。这样,你的同情才雅致、甜美。 你是你朋友的纯净空气、孤寂、面包和良药吗?有些人不能挣脱自己的枷锁,却能拯救自己的朋友。


20、违心讲话的人是说谎,不知而强言的人也是说谎。


21、对你来说,未来的和最遥远的事物应是你今天的动因:在你的朋友身上,你应把超人当做你的动因去爱。 弟兄们,我不劝你们爱邻人:我劝你们爱最远的人。


22、“寻求者容易失掉自己。一切孤独均为罪过”——群体如是说。你却向来属于这一群体。 群体之声还将在你的内心鸣响。倘若你想说:“我不再与你们有同一种良心”,这将是一种痛苦和抱怨。 瞧呀,这一种良心产生了这种痛苦:这种良心的最后光芒又在你的忧郁中燃烧。 可你决意走自己的忧郁之路,这便是你通向自己的路么?请把你的权利和力量显示给我看看! 你是一种新的力量和新的权利吗?是初始的运动吗?是自动旋转的轮子吗?你能强迫星辰绕你旋转吗? 唉,有这么多向上的渴望!有这么多沽名钓誉之徒的痉挛!向我显示一下吧,你不是这类渴望者和沽名钓誉者! 唉,有许多伟大的思想,它们的作用不过一只风箱:它们吹胀[它物],却令它们更加空虚。


23、你说自己自由吗?我要听听统治你的思想,而不愿听你挣脱了一种桎梏。 你是一个可以挣脱桎梏的人吗?有些人一旦抛弃奴役,也就拋弃了自身最后的一点价值。 你从哪里获得自由?这与扎拉图斯特拉何干?让你的眼睛明白地告诉我:你的自由是为了什么? 你能给自己创造善与恶,在头顶高悬你的意志,如同高悬一种法律吗?你能当自己的法官,当你的法律的复仇者吗? 与本人法律的法官和复仇者独处,这很可怕。这就像一颗星辰被扔进荒凉的太空,孤独而冰冷地呼吸。 今天你独自一人,还为许多人而受苦:今天你仍拥有你的全部勇气和希望。 但总有一天,孤寂将会使你厌倦,你的骄傲将会折腰,你的勇气将会沙沙鸣响。有朝一日你会呼喊“我孤独啊!” 总有一天,你不再看到你的崇高,而你的卑琐却近在眼前;你的高尚本身会像鬼魂一样令你恐惧。有朝一日你会呼喊“一切皆错!” 有些感情要杀死孤独者;它们如若没有得逞,就必然自己死去!但你做得到么,作一个杀戮的人?


24、你迫使许多人重新认识你;他们把这视为你的残酷。你走近他们,又从他们身旁走过:这令他们永远不会饶恕你。 你超越了他们:但你攀登愈高,嫉妒之眼看你愈小;飞翔者最遭人憎恨。


25、他们把不义和脏物扔给孤独者:可是,我的兄弟呀,如果你欲为一粒星辰,就不要因此而少照亮他们! 你须提防善人和正义之人!他们喜欢钉死那些为自己树立道德的人——他们仇恨孤独者。 你也要提防神圣的单纯者!他们以为,凡不单纯就不神圣,他们也喜欢玩火——焚刑的柴垛。 你也要提防爱心的爆发!孤独者过于匆忙把手伸给邂逅相遇的人。 有些人不值得你伸手,而应伸出利爪:我希望你的利爪还带钩呢。


26、你必然要在你的烈焰中焚毁自己:倘若你先不化为灰烬,又怎能重生!


27、女人比男人更理解小孩,可男人比女人有更多孩子气。


28、当女人爱时,男人会怕她:这时她会牺牲一切,其余一切均被她视为无价值。 当女人恨时,男人会怕她:因为男人的灵魂深处只有恶(böse),女人的灵魂深处却是坏(schlecht)。 女人最恨谁呢?——铁对磁石如是说:“我最恨你,因为你吸引我,可你的吸引力却又不足,令我无法依附。” 男人的幸福叫做:我要。女人的幸福叫做:他要。


29、女人必须顺从,为她的浅薄寻找一个深度。女人的性情是浅薄,是浅水上面激烈动荡的表层。 男人的性情却是深沉,他的急流在地下洞穴中鸣响:女人感到他的力量,却不理解这力量。


30、你们倘若有个敌人,就不要对他以德报怨:因为这使他难为情。相反,你们要证明他对你们做了好事。


31、一切购买者都很细心,都有一双狡黯的眼睛。可是,哪怕最狡黯的人,也盲目地购买老婆。 许多短促的愚行——这在你们那儿叫爱情。你们的婚姻使许多短时的愚行得以终结,却代之以一种长期的愚行。 你们对女人的爱以及女人对男人的爱:唉,但愿这爱成为对受苦者的同情,成为对被遮蔽的诸神的同情!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两个动物可彼此看透。 你们最真挚的爱也只不过是一个狂喜的寓言和一种痛苦的炽热。它是火炬,应照耀你们迈向更高的道路。 有朝一日,你们应超越自身而爱!那么,首先要学会爱!


32、许多人死得太晚,一些人又死得太早。这种教诲听起来颇为怪异:“在适当的时候死去!”


33、许多果子永不成熟,在夏季业已腐烂。是怯懦让他们永驻枝头。


34、成人的童心多于青春少年,而忧伤更少:成人更善于理解生与死。 自由地死,于死中得到自由,倘若值得肯定的时代不再有,那就成为一个说“否”的圣者:他便如此理解生与死。


35、你们的死,应有你们的思想和美德在其中炙燃,恰似弥漫大地的晚霞:否则,你仍死得异常凄凉。


36、你们可曾说你们相信扎拉图斯特拉?可是,与扎拉图斯特拉有何关系?你们是我的信徒:可是,就算拥有所有的信徒,又算什么呢! 你们尚未找到自我:于是就找到了我。所有的信徒都是这种做法;以此观之,一切信仰皆微不足道。 现在我叫你们丢掉我,寻觅你们自己;当你们把我全盘否定之后,我才会重来你们这里


37、你们可曾说你们相信扎拉图斯特拉?可是,与扎拉图斯特拉有何关系?你们是我的信徒:可是,就算拥有所有的信徒,又算什么呢! 你们尚未找到自我:于是就找到了我。所有的信徒都是这种做法;以此观之,一切信仰皆微不足道。 现在我叫你们丢掉我,寻觅你们自己;当你们把我全盘否定之后,我才会重来你们这里。 是呀,我的弟兄们,我将用另一双眼睛寻找我失去的人们;我将以另一种爱来爱你们。


38、我称之为恶,称之为仇视人类:这所有关于一元化、完满、静止、饱和、不朽的理论。 一切永恒——这只是个比喻罢了!而诗人却谎言成堆。—— 但是,最贴切的比喻本应论及时代和变化:它应为一切非永恒之物而礼赞、辩护! 创造——这是摆脱痛苦的伟大解救,是生活的安逸。然而,创造者本身必遭痛苦,必经变化。 是啊,你们的生必含许多苦涩的死,你们这些创造者啊!那么,你们当做一切非永恒之物的代言人和辩护者。 创造者若欲本身即是新生的婴儿,他就必须又是分娩者,是分娩者的阵痛。 真的,在我的道路上,我行经一百个灵魂、一百只摇篮、一百次分娩的阵痛。我曾多次告别,我熟悉那些令人心碎的最后时刻。


39、我洗净那双帮助受苦者的双手,我也由此而洗涤我的灵魂。 如果我看见受苦者的苦难,他的羞愧也使我羞愧;而我若施以帮助,就会严重伤害他的自尊。 大恩非但不会使人感激,反倒使人心生报复;倘若小的施恩未被遗忘,便会从中生出蛀虫。 “你们以接受为羞吧!以接受这种行为显示你们的卓异。”——我如是劝说那些无物可赠的人。 可我是个馈赠者:我乐于馈赠,作为朋友馈赠朋友。但陌生人和穷人可到我的树上自采果实:这样不致使他们过于羞愧。 应该完全取缔乞丐!真的,对乞丐无论给予与否,均令人气恼。


40、最糟糕的莫过于渺小的思想。真的,宁可做恶,也不为渺小的思想! 尽管你们说:“我们爱行小恶,这令我们免于大恶。”可人不应免于大恶。 恶行宛如疮疖:它发痒、骚痛、溃裂——它说实话。 “你们瞧呀,我是疾病。”——恶行如是说;这是它的诚实。 可是,渺小的思想就像霉菌:它爬行、隐蔽、不想在任何地方存在——最后,这小小的霉菌令整个身躯腐烂、死亡。


41、倘若一位朋友向你行恶,那你就说:“我宽恕你对我的所为;但假如你对自己也是如此——我该如何宽恕你呢!” 一切伟大的爱皆如是说:它还要超越宽恕和同情。 人应该紧紧抓住自己的内心;因为一旦任内心离开,人很快就会失去他的头脑! 唉,世间还有什么比同情者的愚蠢更愚蠢的呢?世间还有什么比同情者的愚蠢更能招致痛苦的呢? 所有的爱者多么痛苦,他们的高度还未超出他们的同情!魔鬼曾对我如是说:“上帝也有自己的地狱,那便是他对人类的爱。” 最近我却听见他对我说:“上帝死了;其死因就是他对人类的同情。”—— 所以我要警告你们,别同情:那里会有一片浓云向人袭来!真的,我知道这天气的征候! 请你们牢记这句话吧:所有伟大的爱高于爱的同情:因为爱还要创造——所爱者!


42、另一些人因自己的点滴正义而自豪,为正义之故而对一切事物犯罪:以便世界在他们的不义之中溺亡。 唉,“道德”这个词从他们嘴里说出,多令人恶心啊!他们说“我是正义的”,听起来总像是“我已报了仇!” 他们要用自己的道德抠出敌人的服睛;他们抬高自己,只是为了贬低别人。 还有一类人身陷泥淖,从芦苇管中说道:“道德——就是安坐泥淖。


43、另一些人因自己的点滴正义而自豪,为正义之故而对一切事物犯罪:以便世界在他们的不义之中溺亡。 唉,“道德”这个词从他们嘴里说出,多令人恶心啊!他们说“我是正义的”,听起来总像是“我已报了仇!” 他们要用自己的道德抠出敌人的服睛;他们抬高自己,只是为了贬低别人。 还有一类人身陷泥淖,从芦苇管中说道:“道德——就是安坐泥淖。 我们不咬任何人,也避


44、还有一类人认为:口说“道德必要”便是道德;可他们最相信的还是,警察才是必要。 有些人不识人的崇高,而以洞察人的卑劣为道德:他称自己恶毒的目光为道德。


45、他们仿佛兴高采烈:之所以兴高采烈,不是因为内心,而是因为复仇。即使他们变得高雅和冷静,也不是精神使然,而是因为嫉妒。 嫉妒也引导他们走上思想家的小径;这便是他们嫉妒的特点——他们又总是走得太远:所以疲倦不堪,最后不得不在雪地安卧。 他们的每次抱怨,均响彻复仇之声;每次赞颂又无不隐藏对他人的伤害;充任一法官,似乎是他们的极乐。 我要劝告你们,我的朋友们,凡惩罚之欲强烈的人,一概不要相信他们!


46、哪里有坟墓,哪里就有新生。


47、我在哪里发现有生命者,也就在哪里听到服从的话语。一切有生命者都是顺从者。 其次:不听从自己就要听命于别人。这便是有生命者的本质。 我听到的第三件事是:命令比顺从更难。命令者不仅承受一切顺从者的重负,而且这重负极易将他压得粉碎:—— 我以为,一切命令又都是尝试和冒险;当命令时,有生命者即以自身为孤注而一掷。


48、我在哪里发现有生命者,也就在哪里听到服从的话语。一切有生命者都是顺从者。 其次:不听从自己就要听命于别人。这便是有生命者的本质。 我听到的第三件事是:命令比顺从更难。命令者不仅承受一切顺从者的重负,而且这重负极易将他压得粉碎:—— 我以为,一切命令又都是尝试和冒险;当命令时,有生命者即以自身为孤注而一掷。 是啊,倘若它对自己命令:它也必须为命令付出代价。它不得不成为自己法律的法官、复仇者和牺牲品。


49、我在哪里发现有生命者,就在哪里发现权力意志,而且,即便在仆从的意志里,我也发现了要当主人的意志。 弱者服务于强者,弱者的意志说服他这样做,弱者的意志又想成为更弱者的主人:他唯独不肯舍弃这一兴趣。


50、哪里有牺牲、屈服和爱的目光:哪里就有要当主人的意志。较弱者从小道上潜人城堡和有权力者的内心——在此处偷窃权力。生命亲自对我诉说的秘密:“你瞧,”它说,“我就是必须永远超越的自我。 诚然,你们把生命称为创造意志,或达到目的的本能欲望,达到更高、更远、更多样的本能欲望:但所有这一切都是同一个东西、一个秘密。 我宁肯毁灭,也不愿拒绝这个唯一;真的,哪里有毁灭,哪里有树叶飘落,瞧,哪里就有生命的牺牲——为了权力!


51、我要告诉你们:永恒的善与恶——这并不存在!善与恶必然会自动地一再超越自己。 你们这些价值评估者啊,你们以自己的善恶价值和言语行使你们的权力;这就是你们隐而不彰的爱和你们灵魂的光辉、战栗和激奋。 然而,从你们的评价中产生一种更强的权力,一种新的征服:因它之故,蛋和蛋壳破碎了。 谁决心成为善恶中的创造者:真的,他就必须先当破坏者,必须把种种价值打个粉碎。 所以说,最高的恶便属于最高的善:这善便是创造性的善。


52、我不想从他人、而只想从你处要美,你,强有力的人(Gewalti ger)呀:你的善就是你最终的自我超越(Selbst-Überwältigung)0 我也指望你具备一切恶:正因为如此,我向你要善。 真的,我常常取笑那些弱者,他们自以为善,因为他们有瘫痪的兽掌! 你当谋求柱子的美德:它升得越高就越美,越亲切,柱的内部越坚固,越能承载。 是呀,你高尚的人啊,有朝一日你会美的,你将揽镜自照,欣赏自己的美。


53、我的全部创作和努力,便是组合碎片、谜和可怕的偶然,使之成为“一”。 倘若人不是创造者,不是猜谜者和拯救偶然的人,那么,我如何能忍心为人! 拯救过往,把一切‘过去如此’改造成‘我要它如此!’——我以为这才叫拯救。
1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