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生意人的担当

黄延峰
2014-05-31 看过
读《大生意人》时,我有画面感。也就是说,仿佛我身临其境,不说话,也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就那样默默地观察着主人公及其周围人的一举一动,感同身受地观看他们命运的波折起伏,人情世事的冷暖悲喜,商场的明争暗斗和你死我活。

小说开头衬托主人公的铺垫手法处理得很巧妙,“一个连面儿都没露的年轻人,居然能把县大老爷都摆不平的事情顺顺当当地解了,水火不容的两边居然都能听他服他,不知这人是何方神圣?”而主人公在考场因何被骗,又是谁设的骗局,这个伏笔也埋得很深,即使到了《大生意人2》也没有揭开谜底。当然也有编得不当之外,比如古平原在欲火焚身时被人扔到结冰的水缸里,如果确有其事,那他的内外肾就会毁坏,身体基本上就废了,以后怎么还会驰骋商场呢。

但这些文学手法不是我想关心的主题。在商言商,读商论商。

商人

作者似乎认同“商人”一说始于商代。小说开篇即说:武王伐纣,灭了殷商,商的遗民被赶出自己的土地,只得以生意为活路,以贸易求残喘,四宇之内从此有了“商人”。其实,这只是一家之言。另外,还有河南的商丘称为中国“三商之源”,是中国商业、商人、商朝的起源地之说。是因周朝中的商朝遗民经商而称“商人”,还是因来自于商丘而称“商人”,似乎无从考证。

商朝的商业已经十分繁荣,有“商葩翼翼,四方之极”之称。商代农业和手工业的进步促进了商品交换的发展,出现了许多从事长途贩运的商贾,在都邑里也出现了坐商,据说姜子牙就曾在朝歌以宰牛为业,又曾在孟津卖过饭。商朝以贝作为货币,商代数位君王都修驰道,来利物流。可见,要想富,先修路,自古一理。

武王灭商后,周成王继位,但年幼,纣王之子武庚联兵反叛。周公东征平叛后,商贵族成了俘虏,他们反对周的统治,被称为顽民或殷顽。《尚书·多士篇》中周公诰诫顽民说:你们受天罚,本当杀死,我保留你们的生命,应该感恩做我顺民。现在分配住屋田地给你们,安心谋生,如果再反抗,那是你们自己不要生命。又劝诱顽民说,你们只要安居乐业,你们的子孙会兴盛起来的。顽民处在这样的环境里,也只好逐渐软化降服。可见他们并非只剩下经商一条路。因此,此“商人”一说有点把他们当成犹太人了。

但是,尽管谁也离不开商人,但商人的地位似乎从其诞生起就没有高过。中国历朝历代,商人的地位总是排在后面。清制“士农工商”,仅比娼伶贱籍高上一等。尽管低贱,但还是可以存在的。及至到了新中国建国后几十年里,我们逐步消灭了以私人身份出现的商人,代之以国营商店、供销社和农村的集市,商人地位不但跌到了历史最低,而且个人经商是犯罪行为,是投机倒把,类似于现在的贩毒。尽管1997年《刑法》取消了“投机倒把罪”,但《投机倒把条例》却一直存活到2008年1月。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改革开放之初,最早下海经商的人大多是没有工作的人、找不到工作的待业青年、刑满释放人员、机关或国营和集体企业受处分的人、农村不想务农的人或社会上的二流子,苦于生计,硬着头皮到路边摆摊,俗称“无业游民”、“做小买卖的”,排在机关、国企、大集体、小集体的身份之后,直到今天,中国人还把人分为“有工作的”和“没有工作的”两种,似乎自挣自吃不是工作,在家干活不是上班,不但不被社会上的人看得起,而且商人自己也没觉得自己养活自己,没比躲在垄断、体制内和财政收入背后靠商人养活的人更高尚,反而要对他们感恩戴德,因为是他们制定了政策,给了“不务正业的人”一条活路,他们再也不用像贼一样将烧饼揣在怀里到处兜售了。

像商人这种自食其力,并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人是最低贱的,而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劳而获却在那里指手画脚的人反而是最高尚的,这是怎样的一个国家?而其中的国民竟然乐此不倦地信奉了几千年,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们怎么好意思地一代一代地传说:我们是文明古国?

正商邪商

据《明清商贾奇闻录》记载,古平原被人尊称为“商王”,他本是一名读书人,走的是一条学而优则仕的道路,却在考场上无端被人陷害,流放宁古塔,从此,中国未必多了一个官僚,但一定多了个商人。

古平原是作者心目中的一个理想人物,是正商的典型代表。他的经历体现了很多生意经,整部小说就像是一个个案例串起来的故事。我们不妨归纳几条:

利向险中求。坦途大道上竞争者必多,利必少,而险地刚好相反,人少利多。比如,古平原勇敢地带队闯黑水沼,当然,除了危险之外,这是唯一一条可以如期交货的道路。而且,是别人都不敢走的路,更显其大胆心细。

预测需求。综合各种信息,确定市场需要,提前做好准备,以待时机来临。比如慈禧和恭亲王联手发动的“热河政变”使他敏锐地意识到在咸丰百日大丧之后全国需要欢庆,低价买进的红绫鞭炮让帮他进关的常四老爹大赚了一笔。

散财是为了聚财。利和情并重,结交各色人等,在需要时就会得到他们的帮助。等于事先铺好了路。小说中,古平原做过不少这样的事。

重诚信名誉。所谓赚钱容易赚名声难。古平原说:“利与信就好比悬在腰间的一柄钢刀,利是刀刃,信是刀鞘,有鞘无刃不能生财,有刃无鞘害人害己。”可谓至理名言。而张广发理解的“信”是这样的:买卖做成了才有诚,钱赚到手了才叫信。你若是个叫花子,就是一身文遍了“仁义礼智信”,也没有人搭理你。高低立判,区别也很明显。前者是在求利的同时,注重自己的声誉和品牌,以长久计,最终受益的还是自己。而后者则极有可能不择手段,只要我赚了钱就行,那时我就是大爷,只顾眼前利益,没有深远的愿景。

……

既然有正商,就会有邪商,自古正邪不两立,所走的路数也正好相反。不妨从天、地、人三方面做一分析。

正商要与自身的弱点斗(天),要与腐败的官府和官员斗(地),要与贪婪邪恶的不法商人斗(人),他们必须是有智慧的商人,不但自己要化险为夷,而且要打击对手。也就是说自己解困,帮人脱困,惩治恶人。

而邪商则反其道而行之。邪商的缺点有冷酷无情、贪婪、好色、言而无信,但这些缺点在他们手里却成了敛财、打击正商的武器。而官府和官员在邪商眼里只是工具,谁在高位就巴结谁,比如王天贵承认:官和妓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其实却是一种人,都是坐堂收钱。只不过一个是堂子,一个是大堂,但都是帮你办事,让你痛快。但是,商人若要是跟小三傍大款一样抱官府的大腿,历史上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只和政府谈恋爱,但不结婚,”这就是马云的度,不是刘汉、刘维的度。

而贪婪之人则是邪商的合作伙伴或帮凶。这其中就包括朝廷的官员。官不可怕,商不可怕,可怕的是官商勾结,而最可怕的是亦官亦商,不但用体制扎出一个篱笆,使得损公肥私更加隐蔽,赚了是自己的,赔了是公家的;而且更方便愚民。所谓民可愚之,不可告之愚,若能称之为“主人”最佳。因为假以时日,“谁是主人”就是一个辩不清、道不明的论题。

正商好比好汉,而邪商犹如群狼,在《大生意人》中,古平原则要同时对付王天贵、李钦、张广发……所以,这个世界上,正商少,而邪商多。

大生意人

我觉得商人分三种:大生意人,生意小人和小生意人。若从道德和业绩上判断,它们的顺序会有所不同,但不外乎这三种人。小生意人处于二者之间,亦正亦邪,而大生意人和生意小人是死对头。

在《大生意人》第二部的结尾,张广发在回忆了自己公开唱对台戏,整垮了一家小商户后,教育东家的少爷李钦说:做生意就要铁石心肠,不仅不能同情对手,而且不要可怜自己,受一次打击便一蹶不振,那是成不了大生意人的。

这话从邪商的张广发嘴里说出来,竟让我哭笑不得。可见,邪商也有做大生意人的愿景。其实,邪商的“大生意人”是做生意的小人,唯利是图,不顾大义,喜欢吃独食,一心只想置对手于死地,谋夺对手的田产、房产、商产和娇妻美妾。

而正商的大生意人则是做生意的君子,如富商弦高用12条牛犒劳偷袭郑国的秦军,使其不敢攻郑,上演了历史上富商救国的一幕。再比如古平原的不顾个人安危往蒙古送治瘟疫的药、大典妻、开太平库等。

说也奇怪,邪商总是想拆正商的台,而正商却不总是想消灭邪商,尽管有反制,但往往是被迫的。比如古平原用开太平库破了李钦的城门当。

其实,大生意人还有一个大事要做,那就是对外以商抑商,对内推动社会变革。

对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要只是刀枪相见。比如鸦片战争,其实,鸦片战争是茶叶引起的战争,因为茶叶贸易导致英国白银大量流入中国,英国人于是以商抑商,从印度进口鸦片到中国与茶叶贸易对冲,可是中国人不了解商战的前因后果,采取了断绝贸易的做法。如果当初不是采取公开焚毁的方式处理,而是一方面禁止国人吸食鸦片,另一方面以枪炮护卫,开展对外贸易,结果也许会有不同,不但发展起了强大的海军,而且可以富国。

对内,则通过商业推动社会变革。社会改革不是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而是通过道德、法制、民主等手段,平衡各方利益,要知道地主、资本家也是人,不能二话不说就打倒、枪毙和活埋。不能因为狼吃羊就把狼赶尽杀绝,人为地把羊关在一个人工大棚里,变成一群废羊,还要发挥狼的淘汰落后的作用。最好的做法就是与狼共舞,限制狼群,保护羊群。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其对中国社会变革的促进作用不亚于任何一次改朝换代或社会改革。

娃哈哈的宗庆后说过:“企业家是弱势群体,管不了天下。”突破既有的体制和规则,一个商人可能势单力薄,但商人和企业家群体的力量是巨大的。导师不是说过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孟子·尽心章句上》: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不如古人日久矣。

 

希望尽快读到《大生意人3》。
4 有用
1 没用
大生意人2 大生意人2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大生意人2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生意人2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