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卡列宁娜的肉体与纳斯塔西亚·菲利波夫娜的灵魂

阿辽沙
2014-05-24 看过

托尔斯泰笔下的女性往往凸显“肉”的气息,纯洁如娜塔莎不也最终沦为日常琐屑包围下的为人母者了吗?更不用说雍容高贵的安娜了,那注定的邂逅注定了通往悲剧的情欲沸腾,仿佛她迷人胸脯的一起一伏尽在我们眼前,甚至还有那呼吸声,以及与沃伦斯基争吵时的绝望又不可理喻的表情。岂止是女人,托爷爷连奥博隆斯基公爵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都能描写得如此神奇,仿佛我能闻到公爵肥胖身躯的气味,乃至感觉到那种宁静的舒适被传递到了我的毛孔里。

托尔斯泰掌握着肉的奥秘,梅列日科夫斯基如是说。那么关于灵的奥秘,梅氏则把冠冕留给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谁会用肮脏来形容他笔下的索尼娅、纳斯塔西亚·菲利波夫娜呢?即便她们的肉体确乎肮脏,而被俘虏的主人公和读者却拜倒在这些“圣女”面前。我爱她是因为她的痛苦,而生活的意义在于受苦受难——如是,梅什金公爵爱上了纳斯塔西亚,这是陀爷的自虐逻辑的体现,也是其魅力所在。别忘了,这所谓的痛苦升华了背后的肮脏,肉的失败产生了灵的胜利。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