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西西

2014-05-16 看过
在当代华文作家中,西西是独特的。她虽长居香港,却没有都市作家的世故,虽年逾古稀,却始终是一颗赤子之心。《羊吃草》收录西西80年代至今的四十余篇散文,第一篇《造房子》即开宗明义解释笔名的由来:“西”像是一个穿着裙子的女孩,两脚站在一个四方格子里;“西西”就是从一个格子跳到第二个格子。跳格子,是西西小时候喜欢玩的游戏,写作对她来说,也是这样热闹而寂寞的游戏。

    生于上海,长于香港的西西在70年代末出版长篇小说《我城》,以“我的城市”香港为题材,唤醒一代香港人的本土意识,开一时风气之先,她善于以轻松的方式解构沉重繁杂的议题。《羊皮筏子》里借由女孩第一次乘坐羊皮筏子的经历回望书籍的发展史,从敦煌出土的白杨木汉简,谈到公元前2世纪羊皮纸的出现,结尾处女孩“打开一本书,坐在小矮凳上静静航行”,依旧是波澜不惊的平静语气。《上学记》看似写女学生对老师的追忆,却又交织着佛学禅宗的达摩答问,《周易》的版本研究,甚至19世纪中叶西方哲学与科学的革命,信手拈来,举重若轻。《号外》杂志的创办人,香港作家邓小宇这样评价西西:“她写文章的时候,永远是耐心地用显浅的文字去解释那些深奥的概念,让在成长的学童吸收,所以她是我们的老师。”

    不同于亦舒、李碧华、黄碧云那些香港女作家们离群索居的高姿态,西西以她的亲切家喻户晓。《羊吃草》的选编者何福仁,在序言中称西西的散文拥有“一种朋友的语调”,并将其誉为“另一套美学”。西西亦不时在文章中做出“朋友式”的自白,例如“希望天黑黑的清晨快点过去,快些是夏天,好去游泳,好去划艇,好一早起来,看见天朗气清,不必瑟缩着像一只蜗牛,幸好这个世界还有一件非常美丽的事物,叫希望,打败天黑黑。”以天真乐观的口吻,抚慰平凡人生活中的琐碎苦恼。

    而西西的创作又具有浓厚的实验性,在《答问》里,她全篇采用后现代主义拼贴式叙述,“如果你问我这里的冬天会不会下雪,我说,我实在是很喜欢吃雪糕的,你问我会选择什么内容的冰淇淋,我说,既然有一种叫花生,我喜欢花生。”语言似音符般轻盈俏丽,馥郁芬芳。《家具朋友》一文则使用魔幻现实主义手法,抽离成人社会的习惯成规,以孩童的视角观察家中的书橱、风扇、灯罩与电器,将其视为朋友,在凸显当代生活的荒诞之余,又不失愉悦与幽默。西西的散文大多不长,在短小的篇幅中进行天马行空的创作实验,不仅是勇敢的文字游戏,更是凝练的先锋艺术。

    西西是拉丁美洲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信徒,她在书中援引马尔克斯的话:“这个世界太新,很多事物还没有名字,必须用手去指。”赤子西西,她用纯真明快的笔,逐一为眼中的事物命名,建构起错综复杂的文字世界,她也用书写让人们相信,万物皆有生命,只消唤醒它们的灵魂。


【2014 5 16 京华时报】
1 有用
0 没用
羊吃草 羊吃草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羊吃草的更多书评

推荐羊吃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