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指导

两仪式
2014-05-12 14:32:16 看过
     记得马克斯·韦伯有本书叫做《学术与政治》,其中分析了何为学术,何为政治,而我记忆最深刻的一句话应该是“以为数学家只要在书桌上放把直尺,一台计算器或其他什么设备,就可以得出有科学价值的成果,这是一种很幼稚的想法”,而米尔斯时期的美国社会学学者竟然就是这样活生生的例子,天真到这种地步,加之米尔斯也曾翻译过韦伯文集,想必也是异常的反感这样的行为。
    说说这书,很不推荐在刚入门的时候看,里面提到的社会学家对于已经看过有一定的社会学书的我来说都是陌生的,而更别说那些理论了,所以大概还会再看一次,至少要在看过帕森斯的大部头等等后。
   而当时为什么会去看这本书,完全是冲着米尔斯的大名去看的,之前看过他的《白领》一书,感触很深,虽然也觉得确实有失偏颇的地方,而这本书一如既往的继承了上一本书的风格,但是显得更加严谨了,有继承韦伯《学术与政治》的感觉。
    文章开始仍然是以批判为主,批判宏大理论(也可看看默顿的《社会理论与社会结构》批判宏大理论,而推崇中层理论,再看这本书,也会多点感触),再批抽象经验主义,科层制气质等等。
    而此书也是米尔斯的集大成者,自然不仅仅是批判,米尔斯也提出了自己对于社会学研究的看法,就像是以为忠厚的长者一点点告诉你这样才对。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社会学的想像力的更多书评

推荐社会学的想像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