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能看见,就要看见

影随茵动
2014-05-12 看过

2014年的文学阅读,或许注定离不开一个名字——萨拉马戈,继中信出版社的杂文集《谎言的年代》之后,作家出版社不甘示弱,迅猛推出其最新译作《双生》,而新经典文化也紧随其后,一并推出他的两本代表作《失明症漫记》和《复明症漫记》。事实上,据闻作家出版旗下有萨拉马戈的七部作品,而新经典文化旗下也有五部作品,都将于今年陆续出版,对此,身边的一些文学同好非常乐见其成,并大呼幸福来得太突然,但随后也冷静地说,其实萨拉马戈来得太晚。 若泽•萨拉马戈被喻为葡萄牙最伟大的作家,也是葡萄牙唯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2010年逝世时,葡萄牙举国哀悼,印象中此种待遇近代以来只有智利大诗人巴勃罗•聂鲁达同享,通常这意味着其国民作家的地位,但是与萨拉马戈息息相关的标签却是自我流亡,从1992年直至去世,西班牙加那利群岛兰萨罗特岛成为了他的第二故乡。正如他生前寄言希望死后的墓志铭是“这里安睡着一个愤怒的人”一样,阅读萨拉马戈,可以深深的感受到他的愤怒,不得而知是不是这份愤怒,一度拉远了他与中国的距离,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现在,他来了。 鉴于十多年前,萨拉马戈的两部小说《修道院纪事》、《失明症漫记》曾被引进过中国,所以他并不是全然的陌生,只是他的作品仅被小部分群体阅读过,不久便因绝版而沉寂了。不过,由于《失明症漫记》一度被改编为电影《盲流感》,并多次被搬上话剧的舞台,其故事主体想来很多人是熟悉的——失明瘟疫的突然而至,造成城市民众的恐慌,极端环境之下,人性的自私与残忍跃然纸上。萨拉马戈以超凡的想象力构建了一座人间炼狱,集体性器官的失效直接导致了兽性的回归,猜疑、杀戮与弱肉强食,撕毁了人性的所有尊严,固然,其中不乏对政权的鞭挞,政府对失明者的不作为,甚至是恶行——隔离与屠戮,致使了人性的进一步毁灭,但是《失明症漫记》终极所在还是对人性渊薮的直视,它让我们反观自照,直面人心的恶之源。 《失明症漫记》成书于1995年,时隔九年萨拉马戈又推出被称之为姊妹篇的《复明症漫记》,虽然是发生在同一座城市的故事,但是相较于前者,《复明症漫记》要更加的复杂、隐晦和深邃。这一次作者直接点明了城市的背景——葡萄牙。时隔四年,白色瘟疫卷土重来,只是从白色眼疾变成了白票人,作者也随之转换了叙述视角,从百姓的自救转为政府的“自救”。由于大量选民同时投出了空白选票,导致了政府职能的失效,不是弃权而是白票,这无疑是一种沉默的抗议,面对危机,政府被迫应对。而最终失败的“自救”引出了本被尘封之人——《失明症漫记》中唯一没有失明的女人,一场新的阴谋论也随之降临。 单纯从文本内容而言,《复明症漫记》确实如奥威尔《1984》般颇具寓言意味,奥威尔对极权主义的揭示自二十世纪中叶图书问世以来一直影响至今,而萨拉马戈在二十一世纪初以质疑的精神,敏锐地捕捉到了民主的危机,当美国作家乔纳森•弗兰岑在《自由》中先驱性的提出了何为自由的命题时,萨拉马戈已经早于前对可能产生自由的母体民主有了清醒的认知。他说“我们出生的那一刻,仿佛为一生签署了一个契约,但可能有一天我们会问自己,是谁替我们签署的。”我们大多数人确实惯性的习以为常太久了,以至于变得盲目而不自知,总是简单的在A与B的选择题中打转,却不会费心的去思索C的可能性。白票人的出现恰如曙光,拨开了白色的迷雾,重新照见光明。 萨拉马戈曾自语“我是个受荷尔蒙驱动的共产党员”,诚然,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但绝非传统意义上的党派之人,而更像一位愤怒的质疑者,他的所有写作与发声都是源自于“我活得很好,可是世界却不是很好”的意识驱动,他的小说与卡夫卡、奥威尔等作家一脉相承,刻意的把人置于异化的环境中,或者直接通过对人性的扭曲反射出环境的荒诞。其实不是他笔下的世界太过荒谬,而是我们所谓的“正常”太过不堪一击,“如果你能看见,就要看见;如果你能看见,就要仔细观察。”(箴言书)这是萨拉马戈愤怒的源泉,这也是他对所有读者寄予的期望。 平媒用稿,转载需告知

61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复明症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复明症漫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