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心灵鸡汤的尼采

ztl
2014-05-07 看过
尼采其实对于音乐,艺术,喜剧,悲剧,存在,灵感,并没有想得很清晰——我想是因为他不是以一个科学家的方式去考虑这些问题的,而是在一个打了鸡血的艺术家附体的时候写出来的。
他只是很激动。
他会说:在今日的世界,酒神精神方在逐渐苏醒,我们心中将恢复热烈的希望……从德意志精神的醉境根基,有一种力量兴发出来……
因为他在不清楚的情况下用洪亮而牛逼哄哄的词句表达一种模糊的道理和强烈的煽情,结果给热爱他的米兰·昆德拉带了一个很坏的头,终于把米兰·昆德拉送上邪路,导致米兰·昆德拉在完全没有搞明白问题的情况下就抢先用牛逼哄哄的词句发言,写出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每次批评一些大牛的时候我都不免心虚。尼采何等人也?米兰何等地方也?我又是何许人也?——这种推论方式是一种松散的大致判断。也就是说,当我们从一个人的名望来判断一个人说的话是对是错,只能粗略地保证多数的时候,这种判断的结果是对的,但不能保证每次判断都对。这是因为,有名望的人已经被证实为说的话比一般人更正确,而这个反驳者正是那“一般人”当中的一员啊。只在很少的情况下,这位反驳者才是虽然未出名但却是比那有名望的人更正确。再说,这些问题要么验证起来费时费力,要么智力局限难以验证,所以这种根据说话人身份,而不是根据所说的话本身来判断正确与否,是可以理解的。既然我自己是从内容上来看,而不是为了装懂来评论,那也无所谓了。唯一要关心的,是我自己有哪些没有想到的,或者哪些地方误解了尼采或米兰·昆德拉。
我年轻的时候也爱看余秋雨——人都有年少傻逼的时候。我后来也爱尼采和米兰·昆德拉,读他们写的东西觉得玄乎,于是就觉得他们牛逼——人都有无知浅薄的时候。现在我老了,开始说起这些人的不好来,但也还是有点惶恐。但有我喜欢的马尔克斯王小波罗素们做参照,除了自己可能还才疏学浅,其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值得一提的是,牛逼烘烘的词句本身并不是坏的。那样,写出来就是黄钟大吕似的文字。这种文字,适合用于写诗,或者写文学作品。甚至,如果一个人足够牛逼(尼采昆德拉之流还不行),或许他什么都可以写。从尼采《悲剧的诞生》里,尼采的这种写法只能让人看到他饱含的激情,甚至非常真诚,这种真诚让我时时被打动,想跟他做个朋友(当然他未必肯,但我也不能小看他),所以他比米兰·昆德拉给我的印象好多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米兰·昆德拉的词句所表达出来的感情(当然他几乎没讲出任何道理),用冯小刚在笑傲江湖里把宋丹丹气走的话说,就是“假装出来的”。或许不是,但依然很低格。

==============================
尼采还相信人死后有灵魂?“Philemon的愿望:他说只要它能够在冥界拜访欧力彼得斯,他宁愿立刻自缢,但愿他能确实知道人在死后仍有理性。”

欧力彼得斯的了不起之处:他不迎合观众。当观众对他表示崇拜时,他以一种崇高的倔强精神,公开抨击自己的倾向,而这种倾向正是他所借以获得人心的。
((如果他觉得自己在才能和志向上都比每个观众高明,那么他为什么又要迎合趋从那些才能较低的公众的舆论呢?除非他想博得这些群众的欢呼而不是表现他自己的才华和志向。))
这个分析能够用来缓解我一直的困惑,就是在写东西的时候,经常需要去确定对象。对高级对象,说话简略,并且去掉对基础知识的解释。反之,反之。但是这经常导致我什么都无法确定,什么都写不出。(有灵感的时候除外)

欧力彼得斯看重的两个观众,一个是思想家的欧力彼得斯(来批判艺术家的欧力彼得斯,就像平时的我看有灵感时的我写出来的东西),一个是苏格拉底。

*******以下谈到创作力和批判力的问题,亦即艺术想象力和逻辑分析力的区分。******

尼采以为,酒神精神,即艺术想象力,以欧力彼得斯的悲剧为代表,是和苏格拉底的理性对立的,二者不能相容。尼采说,在一个艺术家“忘掉理性之前,是没有创作能力的”。苏格拉底批评艺术家的创作只是一种“本能”而没有智慧。尼采又说,直觉是创造力,知觉是批判力。

这个分法很有意思。所谓分析力在左脑,想象力在右脑。左右脑相互干扰。左脑缺陷,分析力低下,可能会造就艺术家。席勒说他的分析干扰他的创作。有本书叫用右脑画画。等等。

似乎是这样的,想象力和分析力确有区分,但并不是尼采的这种截然不同。没有分析力/理性的想象力,想象出来的可能是表面华丽的垃圾;而过度的分析力可能会干扰想象力,不断对想象力进行审查。尼采那个时候科学不发达,有此观点可以原谅。不过现在脑科学依然不能解释清楚大脑的功能,所以这个问题还是有待研究。尚无答案。

==============
另:尼采很不厚道。他把苏格拉底之死说成是“起来反抗酒神的新奥菲斯,虽则他命定要被雅典法庭的酒神侍女们杀死”——把问题修改了,把杀死苏格拉底的人合理化了。

尼采批评苏格拉底:“由于他的梦神的意识,他像一个野蛮的君主那样,不能了解神的高贵形象;由于他的无知,他险些亵渎了神明”。尼采居然毫不谦虚地批评苏格拉底,这是不对的。苏格拉底难道比他笨蛋?对于同样高明的人,你得保持谦虚。尼采没有。所以尼采错了。

欧力彼得斯的“神仙打救”,有意思。

把研究问题看成是打洞。你在地面挖一个洞,我在地面挖一个洞,他在地面挖一个洞。大家挖出来的土又填满了其他人挖的洞。这样,始终是徒劳地在地表打洞。这个比方有一定的道理。那么,读那些牛逼的人的书,就是在别人打了的洞里打洞,应该是更深入了。

尼采把创造力和感受力当成是一切的核心,对理性和智力则放在一边。他把音乐当成是意志本身的写照,当成是本源。这是艺术家的呓语。

尼采有个论证,说似乎悲剧英雄的行动与语言更深刻,语言比较肤浅,以汉姆雷特为例。我以为这只能说明该剧人物的台词并不够好。不代表普遍现象。更没有规律。

尼采把科学和智慧对立起来,说不受科学蛊惑欺骗的智慧“以冷静的目光纵观世界”。这是非常奇怪的说法。其实,真理只有一个。最接近真理的也只有科学。智慧即真理,真理即智慧。尼采弄错了。
9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悲剧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剧的诞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