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语新书 亚马逊大书店不供货 中文唯一版权 独立出版 独立发行

某启
2014-04-30 看过
唯一购买本书的渠道是淘宝搜书名或者母语文化店铺


这不是一本仅仅关于Grunge的书。从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提出至今,无论是纸媒还是社交网络,媒体本身限制了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以电视、电脑为代表的电子和图像革命,无论是在电视节目还是论坛微博,我们对于真实的看法和对智力的定义发生了很大变化。媒介的形式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从而能最后控制文化。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即标签化。 1991年秋,“涅槃”乐队(Nirvana)一首《少年心气》一举打入主流音乐市场后,Grunge这道标签便开始被滥用了。没过多久,这一名词就跨越 了地域的界限。英国的灌木丛乐队、澳大利亚的银椅乐队全都被冠上了Grunge之名,一时之间,还有不少平庸的商业摇滚乐队也争先恐后地抢搭上了 Grunge这班快车,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中期,Grunge一词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让西雅图的众多摇滚乐手名利兼收,另一方 面,它也是将他们引入魔障的罪魁祸首。当下这样的故事继续在不同领域重演,只不过有些故事中乔布斯死了,而另一些还没。



有问题加我微信lastdawn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西雅图之声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雅图之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