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

木炭18
2014-04-27 看过
随着长舟旅行的开始,不再有沿途的村庄城市,告别喧闹的人世,整个小说也变得很难读,几乎每一章都是对沿途景色的描写,导致后来看的又慢又痛苦,索然无味。
大河的尽头也是源头,载着亡魂回归的神秘长舟,少年永在源头完成了自己成为男人的仪式,与少年时的自己告别,旧的自我的死去,成为男人的永的诞生,这究竟是死亡还是新生?

虽然我很喜欢的书评人梁文道评价李永平的文字华丽,繁复,行于未止,把他和另一个以文字爆发力著称的台湾作家骆以军相比。没错,李永平的文字的确很华丽,在开卷节目中梁所读的几段也不可不称美,但是读到后来你就会发现,李永平的书写有大量的重复,把同一个事物用一个修辞写了5次6次,读来还怎么可能让人有如初见般的震撼呢?而骆以军就从未给我这样的感觉,在西夏旅馆煌煌百万字,骆以军把时间凝固,人物静止,剧情推动近乎停滞的描写里,我从未看到两片相同的叶子。在最后迎来阅读旅途的终点时,《山》留给我的是不耐,而《西夏旅馆》,我只想从头开始,再领略一次骆以军的文字暴力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河尽头 下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河尽头 下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