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明白并不总是读者笨蛋,也可能是作者混乱

ztl
2014-04-23 看过
尼采以其哲学著名。但我以为,本书这种抒情式的文章,就跟所有那些伤春悲秋的人们的用以伤春悲秋的作品一样,读一读跟着感伤一下就算了,最重要是获取一种美感,而不是真知灼见。
自然,伤春悲秋的文章并不一定没有真知灼见。
尼采在本书中,谈艺术的来源,以及艺术的价值,都不甚了了。反倒是层层叠叠的修辞,美丽的词句让人动情。然而,修辞是用来打动感情的不是用来说理的,任何尝试用修辞来说理的都只能是打着深刻真理的幌子煽情。但显然,尼采还是真诚多了,他至少是个感受到有东西在那里,虽然他自己没想清楚也因此说不清楚这些东西是什么。他的诚恳就像卢梭那样。但米兰·昆德拉就差多了。
尼采提出的几个问题都有待商榷。
其一,酒神和梦神的区分,这种区分不明确,又像是把一种不甚投入的快感,和一种完全沉醉的快感区分开来,并因此引出作者创作的问题,和作品的问题——作者的主客观性,和作品的喜剧悲剧性。可以说,正是因为这个区分方法不佳,才导致几个问题杂糅在一起。简单地说,思想上的混乱导致语言的混乱,看不明白并不总是读者笨蛋,也可能是作者笨蛋。
其二,艺术是人活着的动力,或者说目的。其实这个问题我也在考虑,作为一个被一个朋友称为重度中毒的文青,我反对尼采这个说法。我想说,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文青的类型。所以,不能把文青的特点,当做所有人的特点;把文青的理想,当做所有人都该有的理想;把文青的快感,当成所有人都有的快感。如果一个社会型人格者跳出来,说为增进他人的welfare,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而活着,这也是他的伟大的动力和目的,丝毫不比艺术差。并不是只有艺术才能成为动力和目标。这是尼采相当狭隘的一厢情愿的说法。

其三,尼采把艺术中的虚构看作是真实,把现实看作是外在的现象。艺术是作为精炼的现实,是精华部分。就像艺术中写尽各种悲欢离合的爱情,而现实中,每个人又能经历多少?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尼采将艺术称之为真实,现实称之为伪装;艺术为物自体,现实为外在现象;艺术为概括,现实只是或好或坏的例子。这种说法可以当成是一种对艺术的歌功颂德,或者是溢美之词,即以艺术感染力对艺术进行一种歌咏。这是不能当做是艺术和现实的“科学”解释。休闲小品,读一读怡一怡情,仅此而已。

其四,尼采谈到创作的问题。他写的比较难懂,我翻译一下就是,一种作品是剧情型,仅靠剧情吸引人,这种剧根本不能剧透,看完了也就多半不用再看了。也就是说,纯靠你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吸引你让你想知道。这种电影全部的艺术感或审美内容仅来自于此处的悬念和新鲜。这种就如推理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等等,被 成为流行艺术。与之相对的,就是fine arts,文学中是带大写L的Literature。严肃文学处理情节背后的问题,比如生存的目的和意义,处理存在,处理命运相关的话题,所以是无所谓剧透,还可以反复看的。甚至,在欧力彼德斯那里,还需要把前情后继告诉观众,不然就看不懂或缺少了精彩。能做到这一点,其一是慧眼选材,能够选取含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其二就是艺术力高,能把事件化腐朽为神奇。这二者可能是相互交融无法分割的。
而对应作品的,就是创作问题。究竟是创作的时候,由“知”来引导“情”,还是纯“情”创作?许多创作人自身的体验都是,当自己全身心沉醉,而不涉及理性分析逻辑时,才能创作出好作品。一旦从认知分析,必然就艺术感不强。这个问题其实之前的那些争论都是多余的。BBC的insight是从哪里来的一集科学研究已经开始探讨,这种艺术创作是大脑怎么生产出来的。对你尼采或者这些人的疑问,答案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人伟大的作家,前提是有伟大的思想。创作的时候理性并不参与,但是他感情爆发出来的作品在其思想的基础上,也是蕴含深刻insight的伟大作品。(没有伟大思想的作家也可能偶尔会产生出伟大的作品,但并不构成对我观点的否定。)

(理性和情感问题,就是他谈到的两个倾向,即欧力彼得斯倾向和苏格拉底倾向。苏格拉底代表智慧,真理。欧力彼得斯代表艺术性。二者的完美融合才是伟大的永恒的作品。
他还谈到两种表演,一种是全身心投入的癫狂表演,一种是和角色保持距离的表演。这个我还没有研究。以后再说。)

未完待续。。。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悲剧的诞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剧的诞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