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上的浪漫

甸歆
2014-04-17 看过
                          
     时光像一座奔跑的坟墓,追捕着你,你安然地拥抱是一把发毛的镰刀,她换好挡驾,驭爱情缓缓穿过房室,灵车上的乌龟爬上裸露的楼梯。
    无限地接近接近阴冷黑暗,在最潮湿的环境里看自然如何扭曲地生长,人性在流着粘臭鲜血的沼泽里律动,生、死、欲,人不过是其下蠕动的蝇蚁。
    最狂野的诗歌在某个侧目的瞬间袭来,狄兰.托马斯(Dylan Thomas)锯齿般的声音在某个书页中响起。那个酗酒的威尔士诗人用烈性的酒精和疯狂的诗歌崇拜不断地摧毁心中的意象并重建,用汪洋恣肆的想象和充满力度的质感,将内心的狂热内野赤裸裸地袒露出来,奔跑飞驰的意向滑轮,天马行空的想象,肆意的省略。一改英美诗坛囚禁在宗教“暗塔”的理性色彩和惯于理性思维的英国诗歌传统,在文字的现实主义时代,用在酒精里疯狂的思想,用动人的忧郁和高贵的绝望,用女人、酒精和威尔士男人的血统支撑这一路的诗歌创造,用最灵动的方式还了诗歌一个奔跑的可能。
    赋予是个以鲜血和生命,不只只是意向在诗人脑海中的外化,诗人用生命写着那些生死错杂,写着欲望来袭时自己投降的窘相。将人性剥皮露骨,将生命的挚爱献给酒精与诗歌,疯狂地酗酒,在刀尖上放肆的行走,滴落的鲜血凝成诗人脚下关于生死、欲望、人与自然的融合。在酒和诗歌里,在刀尖上的浪漫里,所有的一切都早已癫狂,疯狂的生活,疯狂的诗歌,疯狂的人格。托马斯类似于巴赫金氏的话语的狂欢,让语言回到了产生时的梦幻状态,所有的语言都没有正常的逻辑,用打碎的话说一个时代的故事,用生命赢得说的资本。
    成于癫狂给的思想,死在癫狂的状态里。四次美国之行在为其寻到成就与骄傲之后,也带给他难以拒绝的诱惑。1949年,应布朗宁(John Maloolm Brinnin)曼哈顿之邀,给了他泰坦尼克梦的世界给予的陌生与富足,也在这里酒精淹死了他对平淡的所有热情“成功就像一辆刹车失灵的汽车,欲罢不能。”托马斯给自己定性为“为美元发疯的夜莺”、“在寻找穿橡皮雨衣的裸体女人”。关于酒,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最终都难以摆脱。
   “通过绿色的茎管催动花朵的力,也催动了我绿色的年华。使树木枯死的力,也是我的毁灭者。”他喝着酒驱着诗歌奔跑,最终在对Caetain公主的信中,坦白他对酗酒和自我毁灭感到害怕。1953年11月3日,威尔士诗人杜德(Ruthven Todd)在旅馆中见到了名噪当时的诗人托马斯,当时他极为有趣,忙于发明一个精神分裂的酒吧,其中他自己是唯一的顾客。第二日,他在18杯纯威士忌和两杯啤酒中彻底跨了,留下最后一句话:“一个人,一不小心就到了三十九岁。”
   “我看见夏天的男孩在母亲的身体里,用劲撕裂子宫的时候,以小巧的拇指分开昼与夜。”最犀利最狂野的诗人,在撕裂神经的隐魄中,将生命契给了酒精,也终于让诗歌有了奔跑的可能。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狄兰·托马斯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狄兰·托马斯诗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