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校注提要

苦茶
2014-04-15 看过
袁珂先生1916年生于四川新都县新繁镇,1941年毕业于成都华西大学中文系,1946年任台湾省编译馆编辑,台湾省教育厅编审委员会编审,开始系统研究中国神话传说。1949年初,袁先生回到四川,一直从事文学及神话学的研究工作。历任西南人民艺术学校讲师,中国作家协会四川分会专业作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神话学学会主席。2001年7月5日逝世。

《山海经》包括《山经》五卷、《海经》十卷,共十八卷,是研究我国上古社会的重要文献,其中保存的关我国上古时代民族、宗教、神话、历史、地理、医药、生物、矿产等诸多方面的丰富资料,历来为国内外学者所重视并取资。

袁珂先生在建国后,就花了大量的时间用于《山海经》的整理与注释工作,《海经新释》完成于一九六三年。然后,袁先生又花了十五年的时间完成了《山经柬释》。但是,由于文革期间无法正常工作,所以《山经》的注释相对简略,两书相比显得不太平衡。于是,经过两年的增补,袁先生将两部书合刊为《山海经校注》,并于一九八零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并于1985年再版。在此书刊行后,袁先生在原书的基础上继续修改增补。一九九三年,巴蜀书社根据袁先生的增补出版了《山海经校释》的增订本。袁先生出版此书后,并没有放弃继续增订此书的工作,他陆续在书的页眉上,用圆珠笔进行新的修改。2014年,后浪出版公司根据袁先生的手稿出版了最新的修订版。

此书刊行之后,得到了海内外学术界的一致好评,袁先生对此回忆道:“出版以后,在国内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举其要者,约有以下数端。一九八一年三月,日本东京庆应义塾大学伊藤清司教授率领研究生来成都访问,我和他们在锦江宾馆晤见,研究生们人手一册新从上海购到的《山海经校注》,请我题词留念,教授说这是他指定他们必读的研究巾国神话的参考书。二、一九八四年四月,法国雷米马蒂厄博士寄赠给我一部煌煌两巨册的他的大著《山海经译注》,内容丰博详赡,诸家俱有征引,寻检书后索引,知博士采用拙著《校注》处,亦有六十余处之多。三、同年九月,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成果首届评奖,本书荣获一等奖。四、台湾和大陆,本是同气相连,虽因政治关系暂处暌隔,台湾文化界对大陆文化却是十分重视,拙著各书在台湾多翻印,特别是《校注》,据一九九一年十月台湾《国文天地》杂志报导:“台北在七十年(一九八一年)下半年,即有两家小版社相继翻印。”五、“五四”以来(特别是建国以后),古籍整理,蔚然成风,多数经典著作,其校注与翻译,俱不乏重复之本,而惟《山海经》的译注,尚付板如。本书从神话角度对《山海经》作了初步重新整理,轻装一册,便利学者,故书小以来,颇为史学及神话界学人乐于研究引用。”

在书后的参考书目,袁珂先生列举了《山海经传》十八卷,晋郭璞撰;《山海经补注》一卷,明杨慎撰;《山海经释义》十八卷,《图》一卷,明王崇庆撰;《山海经广注》十八卷,《图》五卷,清吴任臣撰;《山海经存》九卷(附图),清汪绂撰;《山海经校正》一卷,《古今篇目考》一卷,清毕沅撰;《山海经笺疏》十八卷,《图赞》一卷,《订伪》一卷,清郝懿行撰;《山海经地理今释》六卷,清吴承志撰。其中,四库全书中有《山海经》郭璞注本,明代王崇庆的《山海经释义》和清代吴任臣的《山海经广注》。四库馆臣认为,“书中序述山水,多参以神怪,故道藏收入太玄部竞字号中。究其本旨,实非黄、老之言。然道里山川,率难考据,案以耳目所及,百不一真,诸家并以为地理书之冠,亦为未允。”

对于这样一部著作,我看了袁珂先生的《山海经校释》,从全书中看,其取郭璞的注十之五六,取郝懿行的《笺疏》十之二三,间有评断。所以,个人感觉更像是集注,而非校释体例。另外,此书以神话学为解释门径,与四库馆臣看法类似,否定其地理性的特征,而认为其为神话小说。从这个角度上看,与过去的经传注疏的体例也有很大的差异。但是,在五四运动后,仍然坚持传统学术研究的学者已经渐渐减少,而能够通一经、一传的学者也不多了,故袁珂先生作为《山海经》整理研究的功臣,仍为学界所乐道。
18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山海经校注(最终修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海经校注(最终修订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