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取低音

达巷
2014-04-14 看过
《执拗的低音》是王汎森先生于2011年3月在复旦大学所进行的四场演讲的录音修改稿,结集成书之时,又加入《传统的非传统性》与《时代关怀与历史解释》二文作为附录。由于之前已听过录音,这次成书之后,再看一遍,思路也更为清晰了一些。

王汎森先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史学家,在我博士论文写作期间最早读到他的著作《中国近代思想与学术的系谱》,当时对王并不熟悉,读他的文字只觉得眼前一亮,特别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字里行间所透露出来的一种史家的平和风范,特别是在论述到一些清代思想史上的学术之争时,不少研究者也常将自己绕进去,凸显意气,然王先生之文字毫无戾气,只见其思想之通达。

在《执拗的低音》一书序中,王先生强调此书所宣扬的是陈寅恪所说的“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之“重访”,从我对王先生有限的学术了解来看,他正是一贯如此。这也正是孟子“知人论世”“以意逆志”之说在史学上的应用,章学诚于《文德》篇谓“论古必恕,非宽容之谓也”,“能为古人设身而处地也”,也正是此义。

本书第一讲为《执拗的低音——一些历史思考方式的反思》,王先生检讨了在近代知识转换过程及分科之学形成的过程中,伦理与知识是如何分道扬鏣的,学与行又是如何分开的,在“西方化”的历程中,一些新术语、新概念又是如何被重新拿来检讨古史旧学的,在这个转化的过程中,实际产生了许多“消耗性转换”,并由此反思了现代学科建置对经学、史学、哲学、佛学的“消耗性转换”。这一讲是非常启发人思考的,也会给我们已经僵化的学术研究思路打开方向。王先生指出历史的前进有主流,也有潜流,有主调,也有低音。以往的研究我们常常重视的是时代的主流、主调,以“主调”为价值之所在,然而作为潜流,作为边缘的低音却是不是孤立的,而是作为与“主流”的对话一直存在的。研究重视重访低音,才有可能真正了解时代的主流,并理解为何时代选择了这样的主调。

第二、三、四讲分别探讨了谭嗣同的《仁学》、王国维的“道德团体”论及刘咸炘“风”的史学观这三个个案。王先生给我们展示了重访这些低音的过程及价值所在。王国维的研究已经不少,但王先生的研究在“同情”的立场上“设身处地”地回放展示了王国维的纠结与矛盾之处,将这样一位处于新旧交替之中的学者比喻为处于两列对开的火车中的人,对于这样的牵扯与矛盾,让人不由身临其境。

在这些个案研究中,王先生是真正在践行“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而非全知全能、具有后见之明的历史研究者。这个“选题”正凸显了王先生的史学眼光,“选取”本身是一件意义非常繁复的行动(P240),选取重访低音这样一个选题,在这个过程中去体认“去熟悉化”,重估“历史世界的有限性”及“历史世界的不透明性”在历史研究中的重要性。这也许也是某段时期史学研究的低音吧。
6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执拗的低音的更多书评

推荐执拗的低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