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陈芸的不可爱

妍娘
2014-04-08 看过
《浮生六记》是因为朋友的推荐才读的,他说妍娘你那么喜欢执手白头的古典情爱,就一定会喜欢这本书。

可是合上书页,却并没有期望中的细腻感动,心里反而满是对芸娘的哀怜与悲叹。

陈芸作为女人,不论从外在内在、品行举止、身家教养上,都无可挑剔。她灼灼其华,又宜室宜家。既能与君共趣、赌书消得泼茶香,又能上侍父母、下宴宾客,家道中落时甚至能拔钗沽酒、做女红养家来供丈夫玩乐。

然而最可悲,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好,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

从嫁到沈家来,她便开始处处讨好,甚至与老早相识的丈夫都言词间毕恭毕敬。但时长日久,却也会撒娇乞巧,女扮男装随夫游乐,这才显出小女儿心性的可爱来。可知那举案齐眉的恭谦并不是她本性,只是唯恐对夫家伺候不周,而处处克己以礼。

对公婆,她也是无限度地逆来顺受。受了冤枉不解释,以为孝顺就是委曲求全。然而换来了什么?最终还是被逐出家门,致使骨肉离散,流离失所。假若当初她将误会一一解释清楚,那么明事理的,自然不会再心生嫌隙,而不讲道理的,也依旧是早晚会找理由把她赶走。一样的结果,可那样好歹还明辨了是非对错。贤妇恶婆古来多,也从没见过哪个是家庭因为媳妇的隐忍而过上幸福生活的。

对待感情呢?我不认为她懂得什么是男女之爱。芸娘自幼失怙,家门不幸,自然把沈复对她的珍重当作无上恩德。爱情是建立在两个人彼此的喜爱与渴望上,是想要为对方付出又想索取爱的心情。而在芸娘的世界里,无休止的付出是她的义务,而无限度的索取则是沈复的权利。因此她辛苦养家让他寻欢作乐,为他寻觅世间绝色女子,并且甘之如饴。这些行为,之所以在今天看来如此荒谬,是因为现代的我们已经学会了把女性看作真正意义上的“人”,也习惯于用爱情的标准去度量婚姻。而对陈芸来讲,所谓感情,就是你娶了我,我便用一生来报恩,无所谓你为我做什么。

因此,芸娘的悲剧,几乎是一早就注定的。这与书中那些鬼鬼神神的征兆无关,只与她自己的价值观有关。

我是个自私的人,将幸福感作为衡量人生唯一的尺度。而假如不能有自我,纵使有朱门大户、锦衣玉食、家庭和睦、子孙满堂,又何谈幸福?
5 有用
0 没用
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