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文献综述,优秀的灵修启蒙,动人的爱情故事

牛奶泼了
2014-04-06 看过
       原谅我想用知乎体作为这篇书评的开端。

       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跟初恋从大学谈到工作后,五年爱情戛然而止,不经意间蹉跎了岁月,一分手就开始成了剩女。我在身边见证了她心态的改变:刚开始满不在乎不以为然,等待命运的安排;在圈子朋友陆续结婚开花结果的时候,感受到满满的来自世界的恶意,压力很大,改变了想法,积极相亲;拍散拖;不焦虑不慌张。

       有一年过年,我问她,最近有合适的恋爱对象吗?她说在跟一个大学老师谈着,两家条件也还差不多。就这么谈婚论嫁地过了一年多,再一次电话中我问起,她说已经跟人家说了,分手了。我奇怪,为何?这个已经是最靠谱的结婚对象啦!她说:“我觉得他跟任何人结婚都会幸福,而不是因为我是那个人而跟我结婚。”我刚想说点什么,她又说道:“最近我看了一本书,作者跟他的妻子一见钟情,认识一个月就结婚了,但是婚后不久妻子就发现得了癌症,她老公并没有抛弃她,而是辞职,放弃手头上的一切,去照顾她,一直到五年后她死了。我觉得真的就有这样的人,只是我还没有找到这样的soulmate。”我当时就说了句:“你说的是外国男人吧?”

       好了,我发现我手头上拿的这本《超越死亡》就是她说的那本书。为何带给我的好友这么大的震撼,能让她勇敢地做出这么大的决定?

       一、病人与照顾病人的故事

       书里,威尔伯不是一直任劳任怨、友好亲切地照顾妻子的。妻子因为自己罹患癌症而自责,但脱离不了对爱人的依赖,也没有对抗病魔之外的更多精力分担问题;丈夫也有自己的情绪,但因为对方是个病人而不能发泄负面情绪,他甚至有被妻子害得写不出书的怨怼。

       怎么办呢?这种事情没有对错,何况两个人之间还有那么深的感情牵绊。

       我对这种情绪好有共鸣。我爸曾经因病住院,医生通知我妈和我去开家属会议,要我们同意手术的时候,我是第一次听医生罗列那些吓人的风险。我当时没忍住,走出房间在走廊里默默流泪。我妈跟出来,我跟她说:“为什么我爸要遭这种罪?”现在想来,手术没什么大不了的,前后也没有花太多时间照顾我爸,但是其中经历的担心、同情、责怪,种种复杂的情绪是一样的。遭遇到病痛、灾难,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为什么是我?

       只有有生活经历、有故事的人才能体会生命的残酷和厚重吧。我朋友跟我说,到最后崔雅死了,感觉不管信什么宗教,灵修到什么程度,人到最终要追求的就是爱。

       二、伟大的文献综述

       威尔伯对多种宗教的了解让我叹为观止。作为一个痛苦地完成论文发誓再也不读书的小硕,我想说他的文献综述功底是一流的。

      例如,他多次提到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藏密宗教、道教和一些小流派的名词和教义,并对此作出区别,提出自己认同或不认同的鉴别观点。我敢说,他的观点很适合绝大多数不信教又注重内心成长和修行的中国人。

      例如,他反对将婴儿的蒙昧阶段等同于我们要追求的终极境界的观点,既不应该是弗洛伊德的把人的灵性矮化的观点,也不应该是荣格的将婴儿的海洋体状态拔高的观点。

       三、优秀的灵修启蒙

       我看过的最合适的灵修入门书籍应该是张德芬的《遇见未知的自己》,但看完之后止不住的困惑:为何外面的世界没有别人只有自己?如果按张德芬说的,我们周遭的世界都是我们自己创造的,那别人加诸我们身上的事情,包括我面前吹过的一阵风都是我自己主观发起的?显然太唯心了。这本书里崔雅做了很好的解释,她认为“我们是在影响世界,而不是创造世界”。还有多处分歧,让我认为张德芬没有读懂这本书(冒犯了)。

       这本书贯穿着威尔伯对灵修的诸多观点,有两次重要的采访,集中用大篇幅论述了他的想法。一次是崔雅与他的问答,一次是记者对他的采访。读者如果不想看爱情故事的话,可以直接跳过看这两段问答。

       我总结一下对我有启发的地方:

       1.科学只是一个狭窄的、无聊的领域,虽然让我们的社会飞速发展,但不能回答我们是否快乐,为何不幸福这样的问题,无法照顾到我们的心、灵和神性,必然会有神秘体验论存在的地方;

       2.社会因为无知常将疾病归因于道德问题,为疾病寻找原因或者意义会将自己陷于痛苦和焦虑中,是对自己不公平的指责。但是因为疾病而趁机做一些自己早就想完成的重要事情,未尝不是好的机缘;

       3.阴性的价值观VS阳性的价值观(这个问题对我太重要了!):很多上进的国人都抱持一种阳性的价值观,现在充斥在各个角落随时让你自卑的成功学也在宣扬它,那就是“总要做点什么,无法什么都不做,只是存在。”阳性的价值观就是制造一点东西,达成某些目的,通常比较有攻击性、竞争性以及等级性,总是投射未来,依赖的是原则和判断,这样的价值观总想把眼前的一切“变得更好”。可以说,过去的我绝大部分时候都是这样的,总因为怕错过这样那样的机会而变得不如人家而焦虑。阴性的价值观是拥抱当下,接纳一个人是因为这个人的本身,而不是他做了什么,他们强调的是关系、包容、接纳、慈悲和关怀。看到这里我简直醍醐灌顶,在没钱、事业没有什么成就就会被视为loser的当下,要勇于只是“存在”着多不容易!但我也质疑,类似我身边机关单位里那种甘于每个月拿一千多只要工作轻松的年轻人,会不会把阴性的价值观当做不奋斗的借口?反正,崔雅说的是,要处理好“做”与“存在”之间的关系,最好的做法是结合起来,不要过度压抑某一方。所以不要非黑即白地去处理这两种价值观。

       4.世界上存在着共通的哲学上的宇宙观,不管是今日还是六千多年前,不论是西方的新墨西哥州还是远东的日本,都有许多人抱持同样的洞见,教授同样的根本教诲。能提炼出超越宗教的根本哲学,就是威尔伯的伟大之处,他把这种共性的东西称为“长青哲学”,他列举了7个最重要的共同点:

     ·神性是存在的;
     ·神性就在我们心中(你就是神!佛语有云:以己为灯);
     ·我们大部分的人都没有领悟到内在的神性,因为我们都活在罪恶感、界分感和二元对立中;
     ·从这种堕落或虚幻的情境中解脱是有路可循的;
     ·如果我们循着这条路走到终点,结果就是再生、解脱或直接体验内在的神性;
     ·如此一来,痛苦和罪恶就止息了;
     ·接着便展开出众生一体的慈悲行动。

       5.二元对立:封闭、紧缩和以自我为中心的“私我”、“小我”VS开放、放松和以神为中心的神性。所谓的原罪就是指这个私我,因为无法认出自己的神性,所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分裂感。所以超越小我就会发现大我。

       6.解脱道有两种:一是把你的私我扩大到无限(用布施等方法模糊与他人的边界),二是把它减低到什么都不存在的状态。

       7.永恒绝不指的是持续不断永恒的生命,后者是一种邪教似的恐怖观念,永恒是没有时间感无限延伸的当下而已。(自己体会一下,会有一种平淡的喜乐感涌出。)

       8.结构、演化点、病理学与治疗的相互关系自己去看,这部分偏学术,但是有个很简单的道理:身体的问题只能靠科学手段治疗,心理问题靠心理学方法治疗,心灵的问题才能靠灵修。了解一下意识的成长阶段,也能知道自己要走向的是什么状态和境界。

       9.旁观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情绪来来去去。这样虽然我们还是会感到痛苦,但是痛苦不再能伤害我们。

      10.“不要在我的坟上哭泣,我不在那里,也未沉睡。我是呼啸的狂风,我是雪上闪耀的钻石……”这首诗很好地解释了“不生不死,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状态。

      我花了一个多月把这本书看完了,心中充满了感恩。生命真好,如果要带着此生修行的功课让自己明白点什么,就坦然地去接受生命的安排。


       
3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的更多书评

推荐恩宠与勇气:超越死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