瘫痪的宗教

许普诺斯的肉丸
2014-04-05 看过
        这几年看书都特别功利,事实上我已经有接近半年时间没有看过小说,而会看德莱赛,不过是因为它是上基督教与二十世纪西方文学课程的课程读物,也是因此,看这本书的时候,我并没有特别关注美国两字儿,而抱着应付课堂讨论的态度抽取着其中的基督教因素。

        这本美国的悲剧看似挺长,其实读起来却并不耽搁时间,也就那么一两天的事儿。比起莫里森、福克纳之流,德莱赛的语言异常平直质朴,看起来不费神,一口气可看五百页不费劲儿,刷起来犹如看网络YY小说一般。

        看完这本书,我的疑问是,这洋洋洒洒一千页里,是否曾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基督教?

        故事一开始勾勒的是克莱德一家上街布道卖唱的场景。以布道为生的家庭遭受着周围邻人的耻笑,其大儿子克莱德也因此“再也不愿意干着一套”,而向往世俗红尘。但即便遭逢耻笑,依然坚持布道的克莱德的双亲,是否是真正的基督徒呢?

        德莱赛是这样回答的:

“无论是他的父亲或是母亲,都跟人家不一样,老是宗教长,宗教短的,到如今,已经把宗教当作生意经啦。”

克莱德的母亲“无论干的、想得都不加思考地接受了着一套,以致如今,甚至在后来,根本就不了解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因为那些规劝啊,律令啊,天启的真理啊,已经把她思考的必要排除掉了”

而其父亲“他是集体不健全的一类人,是某种环境和宗教理论的产物,自己根本没有什么主心骨或个人简介。”

        克莱德的双亲似乎并不是真正笃信基督教,而是一种盲目的宗教狂热,知道基督教的一点点东西,甚至并真正了解,便加以宣传,并以它谋生。第一章中克莱德双亲以拿宣传册的人数增加来安慰自己,“基督的爱会胜利的,世俗的欢乐和忧虑支配着很多人,可是还要有一天……”这种自我安慰,多么像鲁迅笔下阿Q的精神胜利法。

        第三部第三十章克莱德的母亲向正规合法的教堂寻求帮助时,这些正规合法的教堂认为克莱德的双亲“蔑视有组织的、历史性的、神职的宗教权力和宗教形式所规定的一切教义和方式,竟然挺身而出,未经授予任何甚至就经办一座未经核准,因此也就莫名其妙的教堂”。而这些宗教界的“正规军”自身又如何呢?

        他们并不愿意给予克莱德的母亲以帮助,“至少基督徒们是漠不关心的,不像基督徒应有的态度”,他们轻易地定了克莱德的罪,“他不是犯了奸淫这个姑娘的罪么?姑且不论他是否杀死了她……替一个定了案的、犯了奸淫罪的人呼吁,即便他不是杀人犯(关于这一点,又有谁能说得准呢?)在教堂里能这么干么?不,没有一处教堂能成为辩论这件案子是非的场所。”他们看不上衣着朴素的母亲“多数牧师认为她是个怪人,并不是哪一个教派或有训练的神学系统的一份子。凭她这副样子就显示的是蔑视了真正纯洁的宗教”。这样的行为,轻易定罪并官僚霸道的行为真的符合基督教所宣扬的仁爱么?令人讽刺的是,最后向克莱德的母亲提供帮助,为她提供演讲场所的,却是一名异教徒犹太人,所提供的事与圣洁的宗教场所截然相反的罪恶电影院。

        其他的一些人,如来克莱德双亲布道所的人“老是证明上帝、基督或是神灵怎样从各式各样的苦难中拯救了他们,可是从来没有表示过他们自己怎样拯救过别人。”自私自利,与克莱德同在一座死牢的犯人巴斯卡尔“舔基督像的脚,祈祷,叫圣父,万福玛利亚,叫个不停”。此时,宗教失去了其彼岸性,沦落得犹如迷信。医生以宗教的名义拒绝为罗伯塔堕胎,但却暗地里帮助了其认识的人。麦克米伦牧师疑惑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内心永远不复宁静……

       在这个故事中,宗教和世俗似乎是对立的,笃信宗教的克莱德一家清贫困苦,而包括克莱德的伯父在内的那些成功者,却个个都并非信徒。 而生长在这样一个宗教瘫痪的美国的克莱德,这个出生在传教士家庭,却向往滚滚红尘的克莱德,几乎是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其悲剧。有人说德莱赛的心理描写冗长乏味,但我却认为非如此,不能体现其灵肉冲突,面对几个把他带向死亡的地方——格林戴维森酒店、
芝加哥联合俱乐部、格里菲斯制衣厂,面对几个把他带向死亡的女人——霍旦斯、罗伯塔、桑德拉,拥有“注定永远也不会成熟的灵魂”的克莱德都犹豫过,彷徨过,但最终,肉欲战胜了宗教,理性,信仰与爱逐渐丧失。故事的最后,克莱德虽然在麦克米兰牧师的帮助下归顺了上帝,发表了归顺基督声明,但他仍是疑惑,仍是一个宗教与世俗之间的游离者。

        美国的悲剧,不止是美国社会的悲剧,同样是基督教传统精神失落,以至变成一潭死水的信仰的悲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国的悲剧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国的悲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