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馨兰在手,青花为伴,方为雅集

严彬
2014-03-28 看过
比如馨兰在手,青花为伴,方为雅集

——读胡洪侠《书中日月长》

文.严彬

昨日大晦,天阴欲雨,却收到几种好书,也算是聊作安慰了。捧起颜色最好的那本,开始读。

胡洪侠先生是南粤媒体人,读得一身好书。我常在微博上见到他,有时在他的微博上发一点评论。去年我们年底评书,请胡先生作评委,他也应了,很快就寄来答卷。书读成习惯,心里是有春秋的。

这本《书中日月长》是胡洪侠读书小品,海豚出版社去年底出版。书衣是天蓝色的,仿皮质,上书书名,繁体竖排,隶书,左侧是作者名字,很雅致。我是这两年才在新出版的书上看到几种如此好看的书,三十二开本,封面设计简雅,装帧精致,多以布面或仿皮,用纸和印刷均为讲究。再有,董桥先生几种书,《旧日红》、《一纸平安》、《英华浮沉录》等等,为中华书局和海豚出版社出版;中华书局在黄裳先生故去后出版的《绛云书卷美人图:关于柳如是》,以及昨日所见海豚的杨小舟《抱婴集》,黄裳先生的《故人书简》;先前读过的理想国的台湾资深媒体人王健壮《我叫他,爷爷》,都属此例。

要我看,书便应当是这样的。那是一种古典的,有如中世纪的典雅书香。我读书浅薄,这是实情,港台版本的书几乎没有购买和读到过,仅旧友以《大江大海》等几本书相赠。这两年逛三联书店,常常看见几种书摆在进门显眼的位置,董桥、北岛的作品最为常见,书的样子,如上所述。翻开来看,要么出自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或者主要归属海豚出版社、中华书局,后来广西师大社理想国也出过几本。又见到俞晓群、林道群、胡洪侠、李忠孝几位前辈常在微博上大秀与书情谊,才知道这就是他们几人带来的风格了:书中谈书,文字风雅,内容繁杂而典故信手拈来,书本精致,有香气。

而此番俞晓群先生门下出版的书。我先前就读过"新世纪万有文库"及"海豚书馆"中数种书,因此大为佩服,独自引为知己了。

《书中日月长》全书不足十三万字,竟有百余篇文章,均为读书、谈书小品,千字文。书分四卷:一曰"'阅读史'小札",所读之书均为欧洲中世纪书籍,从《十日谈》到插画家之死;卷二"说给书痴的话",读中国书;其三为"在书籍的密林中刚游荡",古今中外典籍都有涉及,算是书评;最末一卷,险些被我漏掉,叫作“所读与所思”。依我读书的经验,聊聊所读之书固然有趣,所思略多就显生涩,然而只读不思,好比有人问你藏书太多如何读得完,恐怕都有些面目可憎的。

俞晓群先生题前为序,于友人书,责无旁贷。序中说,读洪侠兄文字,会让我想到《天龙八部》中的姑苏慕容公子……"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又恰似董桥先生的嫡传。董桥的书,我很喜欢,时常放在手上。他们都是文章见长、读书很多的人,见识广博,友朋多丝竹,难怪笔下能写出好文章。至于他们的书,我倒觉得,相对而言不那么重要了,仿佛他们的文章需要一种合适的容器,比如馨兰在手,青花为伴,方为雅集。

开篇题为《中世纪也有假书》,与第二篇《键盘上敲不出似水流年》可以连在一起阅读。名曰"假书",其实是讲书籍小史,从15世纪黑暗时期的欧洲讲起。那时印刷术刚要发明,流传的书很少,读书,藏书,是少数人的福利。于是乎,一则,既然印刷术未发明或普及,书籍为手工制作,一来量少,二来,便留出许多玩味的空间。前有从事书稿彩饰的家族"林堡兄弟",专门为一个公爵叫作贝里的人服务,定制手工书。后有《十日谈》,刚好蒙受活字印刷术的便利,借此新技术,书籍大印,流布于市,成就一本名著。

中世纪的欧洲,被称为"黑暗时期"。这种黑暗,缘于其时的欧洲教会势力横行,却又不断遭到新思想的挑战,王权虽然显赫,自由之风已渐行。正如吴学昭在作乃父与伯父陈寅恪一生交往回忆录《吴宓与陈寅恪》中所说:"而今人以宋元为衰世,学术文章,卑劣不足道者,实则大误也。欧洲之中世,名为黑暗时代,实未尽然。吾国之中世,亦不同。甚可研究而发明之也。"

在胡洪侠先生的书里,那时狭小的空间,正是大好的发明所在。

2014年3月28日
2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书中日月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中日月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