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生命的意义

晓珊
2014-03-26 看过
       对于平凡人来说,生命是一个了然无际的抽象的概念,我们难以感受它的存在。只有当我们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亲身经历过那种险些失去的感觉之后,才会开始去思考生与死的关系,才会开始去寻找生命的意义。
       史铁生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相信,在他坐上轮椅之前,他从来没有觉得,生与死之间,竟只是一转念的距离。毕竟,他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大男孩,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他有他的雄心壮志,只是,二十一岁,那改变了他一生轨迹的一年,悄悄地降临,壮志未酬,却已永远被束缚于轮椅之上。那段时间,毫无疑问,他痛不欲生,满院的阳光,却被关在了窗外,他能看到的,只是医院病房那个小小的角落。家人不知道,朋友不知道,他曾经在病床的后面,藏下了一卷电线,差一点,他就结束了自己。他曾经说过,他的“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自此之后,对于医院,他是三进三出,先是双腿瘫痪,而后患了肾病,又因肾病恶化为尿血症,靠透析维持生命。我们应该说他命途多舛还是生不如死,只能说,上帝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上帝剥夺了他成为一个健康人的权利,却给予了他成为作家的天赋。
       到底是什么拯救了史铁生?
       有人说是地坛,地坛给予了他静静思考的空间。这是因为史铁生最著 名的的作品是《我与地坛》,无数人被他的观察力,感受力和思考力所感动。在那里,他见到了欢快玩耍的小孩子,见到了认真练习的青年,见到了相濡以沫的老人,虽然这些都是他生命中的过客,但这让他知道,生命的意义在于珍惜。其实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有属于他的逃不掉的苦难,而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有付出自己所有的勇气去跨越它,才能获得重生。但也是这种思想,在给了他希望的同时,也形成了缠绕他一生的宿命论的思想,正如他在《我与地坛》中写道:“仿佛这古园就是为了等我,而历尽沧桑在那儿等了四百多年。”说不清这种宿命的思想是好是坏,掺杂着些悲观,流露着些豁然,却是他在经历过对生的绝望之后一种无法避免的矛盾的心态。
       有人说是写作,写作成为了他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但是他曾经在一篇随笔里写过,“活着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是为了活着,你明白了这一点,是在一个挺滑稽的时刻,那天你又说你不如死了好,你的一个朋友劝你:你不能死,你还得写呢,还有好多好作品等着你去写呢。这时候,你忽然明白了,你说只是因为我活着,我才不得不写作”。或许,这只是他寻找生命的意义的第一步——生命的意义,在于有事可做。这件事,不仅仅是你的职业,抑或你的家庭,而是你愿意为之奉献一生,奉献所有精力与热情的事。在那遥远的古代,有人把科举入仕,衣锦还乡当做那件事,于是,为及第而寒窗苦读,为升迁而不择手段成为了他生命存在的意义;在那红色的年代,有人把革命当做那件事,于是,为革命而奋斗成为了他生命存在的意义。只是,我们都要记住,我们并不是因为它而存在,而是因为我们要活下去,要有意义地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而必须有事可做——有意义的事。
       也有人说是宗教,宗教给予了他精神的支柱。史铁生的散文中,无处不渗透着宗教的精神,无处不体现着他对宗教深刻的思考,他曾有这么一段话:“人生最根本的两种面对,无非生与死。对于生,我从基督精神中受益;对于死,我也相信佛说。”这说明,他从来没有真正皈依于某个宗教,他只是把宗教精神当作他的信仰,作为他对生命感到无助彷徨之时的一份依靠。正如他的朋友评价说:“史铁生证明了神性,却不想证明神。”宗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种彻底的依赖,他从来不去随大流地完成某种形式,比如说烧高香,祈祷之类的,他从来只把他对宗教的思考放在心底。他希望,通过上帝寻找到某种生的希望,把自己从绝望崩溃的边缘拉回来;他希望,通过佛说了却尘缘的欲望,在大彻大悟中学会平静地面对生活中的波澜,仅此而已。
       生与死,是史铁生散文永恒的主题。从这个大主题中,牵引出无数小小的话题,关于写作,关于爱,关于友谊,关于回忆。我们不能说史铁生在这短短三十年的思考中看透了生与死,毕竟这是个太宏大的主题,人类终其一生都无法对它大彻大悟,但是,我们都很庆幸,他在这种思考中寻到了一种自我解脱的方式,让他的思想从疾病的牢笼中解放出来。生命在他的一转念中得到了延续,生命在他的努力中寻到了意义。无须任何深刻的哲理,无须任何条条框框的说教,因为他的经历,他思考的过程本身,就能带给我们最深的感动,最大的教益。
       最后,我想以他的几句诗,表达我最深的敬意:

午后,如果阳光静寂
你是否能听出,往日
已归去哪里?
在光的前端或思之极处
时间被忽略的存在中
生死同一
3 有用
0 没用
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与地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与地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