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的专制

老竹
2014-03-22 看过
上帝不喜欢照相。他给摩西的十诫里,第一条是敬他爱他,第二条就是禁止一切造像。你只能想象上帝的样子,或者上升到哲学高度,上帝是无相之像。以后的先知们把上帝的喜好夸张到吓人的程度,他们告诉大众图像是邪恶的,是物与心的牢笼,是妖术。于是,基督教在没有圣像的黑暗年代里默默耕耘,绘制着十字架的占领地图。

然而,上帝造人的时候,却给人类想象的天赋和造型的能力。只要有神存在,芸芸众生就可以想并且会而且能——把上帝的圣像,把《圣经》的传奇一一绘制出来,雕塑出来,印刷出来。唯有此,越来越多木有受过教育的人才能感到主的存在,信仰主,皈依主。主教们最终不得不承认,《圣经》漫画读本可以让传教变得更容易,事半功倍。

为了上帝,基督教必须要有所改变。公元787年,基督教的诸位大公在君士坦丁堡附近的尼西亚城举行了第二次尼西亚会议,会议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就是“恢复圣像崇拜”。为了给上帝留面子,又规定“圣像不应当成神来供奉崇拜”。也就是说,你可以给上帝造像,然而你造的像不是圣物。于是,《圣经》成了西方视觉艺术取之不尽的宝库,通向艺术宝藏的阿里巴巴的大门打开了。但是另一方面,视觉的专制开始了,人类的眼球被禁锢在《圣经》的栅栏之内。

曾几何时,西方伟大的艺术家们都是基督教主教们的座上客。米开朗琪罗,拉斐尔,贝尼尼,卡拉瓦乔……当人们被教堂壁画的恢弘所震撼,被圣母的慈祥面容所感化,被耶稣的悲天悯人所泪流不止,被最后的审判所鸡皮疙瘩不停的时候,上帝已在天国微笑,十字架已在你的心海抛锚。那一段时期,你几乎看不到除了《圣经》之外的其他图像,就像郑钧的歌词:我换了一个台,又换了一个台,却始终逃不出清代。

视觉的专制,并不是基督教的专利。远了,古埃及巨大的法老雕像,罗马城内凯撒的塑像,中国洛阳龙门石窟内武则天面容的卢舍那佛像……近了,每个房间内都悬挂的伟大领袖的标准照,铺天盖地的文革宣传画、大字报、标语……如果在一个时段,你的眼中都是同样的造像,看不见百画齐放,这必定是一个极度专制的时代。除了视觉的专制,还有听觉的专制,感觉的专制,最终,就是思想的专制,灵魂的专制。

可怕的是我们浏览《旧约100名画》和《新约100名画》时,并不觉得那样的专制。名画们选取各种的圣经故事,让你目不暇接,永感新鲜。是的,他们必须这样做,就像给你天天吃豆腐,也要换着花样来,老豆腐、嫩豆腐、油豆腐、臭豆腐,煎豆腐、炸豆腐、烧豆腐、煮豆腐,豆腐块、豆腐皮、豆腐丝、豆腐脑……他们请来一流的厨子,给你做豆腐宴,酸甜苦辣,让你惊叹,最终忘了,你吃的不过是豆腐。

也许是值得庆幸的,基督教毕竟是向善的宗教,豆腐也是有营养的。如今我们终于可以跳出圈外,以探索西方文化和宗教的心态,来坦然面对《圣经》绘画。但人类的历史毕竟很短,在宇宙的无限中,不过是刚刚长出的嫩芽尖尖。以后是否还会有专制的时代?天知道。

这颗幼苗,是会长成豆子,还是会长成罂粟……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100名画《旧约》的更多书评

推荐100名画《旧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