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和反专注

KG
2014-03-21 看过
事情源于2012年夏天的一次谈话。

我有个朋友,之前是业外的一个做公关的美丽女纸。她嗜好读书,关注文化产业,且在做到总助的时候辞职,投入到伟大的出版事业中,做一个区域经理的发行助理,年薪从20万降到了5万,就凭着一份热爱。

一次吃饭,和我们同桌的是她之前的一个客户,做旅游事业的。专注于某些区域的高端旅行路线。同行做5000块钱7日游的时候,他们做的是3万的,出行天数一样,不一样的是体验。

出版也是一种体验,当同行对纸质出版悲观异常的时候,我觉得他们忽略了一个基本的判断权重,那就是“习惯”。即使我们处在惯性的末端,纸作为人看内容的习惯性介质,在短时间内是没法改变的一个现实,《宅人的东京》便是对这种悲观看法的一个对抗。

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尽量让自己的眼光放的宽一点。我一直认为,我们的很多人都眼光盯在书上,而忽略了“书”是结果,源头还是来自生活:不管是社会的新闻热点还是被同行认为的做烂的所谓“类型书”,比如之前的励志,近几年的旅行,都觉得已经做到极致,没什么可做的了,远的不比较,对岸的旅行书,就比我们的旅行书多的多,即使做到那样,我也从来没有听说岛上的同业说这个门类不能做了。

《宅人的东京》尝试了一下这个路线,就是和做这种类型类容的其他行业来进行内容整合,我们和专门做日本高端路线的逸行网进行了深度合作,作者由他们来寻找,内容由我来把关,然后做旅游产品的软性植入。我们从“宅文化”作为阐述东京这个国际都市的切入点,从这个视角来发现另一个东京,当人们在做旅行指南的时候,或者写东京的旅行散文的时候,我尝试了两者的集合,指南是理性的书写,散文是感性的结晶,介于两者之间的内容很明显是缺乏的。

我和合作方对作者的选择在理念形成中曾经产生了一些小小的分歧,合作方倾向于找原汁原味的“老东京”人来写,这个人必须要熟悉东京,且够前卫,最好是做媒体的,我基于成本的考虑,担心这样的成本构成,会使这本书的盈利能力减弱,毕竟,东京的作者和北京的作者是不一样的价格,后来妥协的方案是我们共同承担这方面的成本,这个问题和担心也就解决了。

为了做到原汁原味,因为这本书的品质,会和逸行的整体品牌进行同步传播,我们请了给安藤忠雄设计封面的冈本一宣来进行整体的包装设计,期间日方作者,设计方多次来北京和我们进行关于整体和细节的沟通,我为我们日本同行的敬业和细致惊叹不已:他们会把每一页的设计进行手工的绘制,因为书中会有一个“坂总”的虚拟卡通人物来对这本书进行串,这个虚拟卡通人物的绘制,包括线条的细微走向,每一页的细节,作者和设计方都进行了事无巨细的沟通,总之,给我的感觉是细微得令人发指,我深感佩服。

事实上,不管是日本和台湾,作为我们的邻居,他们对于事情的精细度和追求,是比我们要高很多的。这是他们的专注,纸质书的精细度,制作时候的气息,都会在成书的时候通过各种细节传递到读者的感觉中,我一直以此作为我从事这行的一种敬畏,纸质书的制作,一在于态度,二在于技能。

做这个项目有个体会是之前没有的,我完全和不是作者的作者进行合作,不管是从合作的整体感觉还是各种体会,有了一种新的体悟,那就是我们的眼界还是要开阔,开阔之后,你会获得一种喜悦感,假若你真正喜欢这个行业,出版还是能给你喜悦的,这种喜悦无关于金钱,而在于你在专注做事的时候的体验,这种体验,前提是你走心,有观察“有趣的事情”的能力(这词很恶俗,但是真想不出其他词),这是我从事这行的驱动力。
2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宅人的东京的更多书评

推荐宅人的东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