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的浮世绘

冰凉的小手
2014-03-17 看过
       这是个讳莫如深的年代,于静默中生出不安的悸动;这是个白雪皑皑的年代,黑色的暗流涌动遮住人们的双眼;1966,这个年份对我来说遥不可及,我也曾想过被这份惊惧笼罩的心境会是怎样,但终究如看黑白默片一般,遥远而不可及,然而,这11个故事,从各个视角展开,细细凝望这个世界,竟让这胶片印染上了气息和味道,或懵懵懂懂、或随波逐流、或惶惶不可终日,绘就了最真实的人心。

       王小妮的文字细腻通透,但不失机锋,冷不防便被一刺,让人心悦诚服。在《新土豆进城了》这个小说里,更倌的出逃是一条线,同住一个门楼的其他人的生活变化是另一条线,两条主线互相交织。收废品的只知形势不妙了,却说不出个道理来,老太婆藏起首饰便觉心定,似能躲过这不安定的恐慌;另一对夫妻是教师,平时在学校只能夹紧尾巴做人。文末,余下老太婆一人被批斗,收废品的也走得无影无踪了,只剩老太婆手上的梅花刺青在述说过往种种。文中对更倌的逃离过程描写得很是详尽,似乎老头的失踪显得有些突然,虽有迹可循,但着墨不多,仿佛是作者特意空出的留白,让人暗自想象他是挣扎过后作出艰难的抉择,抑或是不敌这风雨欲来之势,终究选择保全自身。男教师通过批斗人过得有滋有味,两个家庭的浮沉和聚散就这么平铺开来,而更倌已如前世的人,不复存在。王小妮写得平静,我却看得心惊。直看到结尾,都觉刺玫的香气还未散尽,土豆变硬留下的艰涩感犹存。

       对没有经历过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这个年份意味着巨变的开始,仿佛充满了“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紧迫和恐怖,但从书中来看,巨变似乎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剧烈突兀,相反,它是细微的,不为大多数人所察觉的,似在一瞬间就完成了新旧交替,让人默默地、连反抗都来不及,就卷入这场洪流中,接着立刻顺应了眼前的一切,仿佛这才是理所应当,而之前种种都是前世旧梦。

       这11个故事读下来,让我叹息、错愕、遗憾,时而觉得放下心来,时而又为他们不平,时而又想为这戛然而止再添上一笔,但终究不能,这是他们的生活。
25 有用
2 没用
1966年 1966年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1966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1966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