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情怀

残书倦客
2014-03-06 看过
初见它时,很旧了。灰暗的封面,泛黄的书页,看起来温厚而忧郁,仿佛是一个立意要陪伴你许久的朋友。那年冬天,那个阴郁而寒冷的一月,几乎每天都在下雨,我闭门不出,呆在自己的屋子里,几乎每天我都在阅读这部小说,它散发着旧书特有的一种霉味,蒙尘的封面就像书内描写的被大雾笼罩的伦敦那般阴郁。封面的黄色网格线条图案有些模糊了,有些还被污渍覆盖了。若干年后,我才知道,这种封面的系列丛书,就是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倍受关注的“网格本”。

我觉得人这辈子会得到什么书与会相遇哪些人一样,是有缘分的。大约二十年前,我在偶然中得到这套上下册,上海译文出版社1979年一版二印的《荒凉山庄》。书的扉页印着一枚庆元县图书馆赠的章。在我离乡在外求学时,把这套书带在身边;后来,来到省城工作生活,有了自己的家庭, 这套书我一直保存着,放在书架上,尽管我曾一度嫌弃过它糟糕的品相。后来在孔夫子旧书网上买到一套品相极佳的,相同版本一版一印的《荒凉山庄》。但书买回来后只是喜爱那完好的品相,我知道自己很难再体会到二十年前阅读那套书时所获得的那些感受了。

那时我用一种很认真很庄重的态度开始阅读这套书,“《荒凉山庄》一开始就描写雾,伦敦的覆盖一切、窒息一切的大雾。”这是译本序的第一句话,也是我开始看这套小说看到的第一句话。小说的第一章,就开始了大量的对浓雾的描写,灰凉的基调,拖沓而缓慢。瞬间我便觉得这是一部很符合我性情的小说。慢慢读着,就不愿意停下来了。
 美丽的德洛克夫人带着羞愧与悔恨逃离了,她不喜欢哭泣,只唯恐上流社会那些充满贪婪与嘲弄的目光会继续追随着她。在那个凄凉的雨夜,在埋葬着霍顿队长的墓地围墙外,她凄惨地死去了。德洛克夫人与霍顿队长的爱情,如同深渊中生长的玫瑰一般,只能在黑暗中盛放。他们的爱情之花静静绽放,最终又静静凋谢。
不知道那时候我是否有抑郁症的倾向, 外面飘着一月寒冷的冬雨,我忘情地阅读,无比的迷恋书中那种阴沉、忧郁、散漫而温吞的气氛。似乎我的世界也充满了潮湿,续而发霉。抑郁如同在阴暗处生长的苔藓一般在我的世界蔓延开,笼罩了我所有的快乐。这如同梦境般的阴郁,柔软而厚实,纵然没有欢乐,内心却充满了宁静和从容。在那忘情的阅读中,或许我已忘却了所有的悲伤。
                                                                  【不算书评,只是回忆着往日阅读时产生的情怀。以上记于甲午年二月初四深夜。 】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荒凉山庄(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荒凉山庄(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