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康熙大帝》中的《红楼梦》

蘭台公子
2014-03-01 看过
       二月河言,红为皇帝系列之序,笔者却言皇帝系列为红学之副产物。红学为皇帝系列提供了丰富的写作素材。
 
       最为明显的是直接素材,试举一例。《康熙大帝》第三卷第三十回“闲话连篇村妇讥皇帝”一节,一村醪小店里老板娘崔氏夸口说“我过门来祖公公还在,说啦,(我家店)幌子上头这几个字还是前明正德爷写的呐!皇帝老子也是人,好的就得说好!”康熙便打趣问,“好一张伶牙俐口——既说正德来你家吃过酒,你老祖宗没说他什么样儿?”
“皇上嘛,那派头还小了?”老板娘眼瞧着康熙气度不凡、雍容华贵,晓得有来头,一边忙一边笑道,“祖公公说,皇帝老子左手擎的金元宝,右手拿着银元宝,骑的毛驴屁股上搭包里全是人参,饿了就吃人参……一且要上厕时,就叫人取鹅黄缎子预备着……”
       话未说话,康熙一行人已是哄堂大笑。因见康熙兴致极好,明珠便假作不解地问道:“要鹅黄缎子做什么?”“好揩屁股呀!”老板娘拍手笑道,“皇上么,就这个样儿!”康熙不禁捧腹大笑,咳嗽着说道:“……好!好!你形容得好,这才是个好皇帝呢!”随行侍卫们一个个前仰后合,捂着嘴笑不可遏。
       此段颇为精彩,读来想象其场景,令人喷饭。而甲戌本《红楼梦》第三回“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中,脂砚斋有一眉批如此写道:
       近闻一俗笑语云:一庄农人进京,回家众人问曰:“你进京去可见些世面否?”庄人曰:“连皇帝老爷都见了。”众罕然,问曰:“皇帝如何景况?”庄人曰:“皇帝左手拿一金元宝,右手拿一银元宝,马上捎着口袋人参,行动人参不离口。一时要屙屎了,连擦屁股用的都是鹅黄缎子。所以京中掏茅厕的人都富贵无比。”
       一见便知,“闲话连篇村妇讥皇帝”一节正是从脂砚斋此则笑话中变化而来。

       而间接素材呢就不是那么明显了。甚至可能作者本人也对从《红楼梦》中取材没有注意,这也就是《红楼梦》对作者耳濡目染之功了。
       比较突出的例子除了前文所说魏东亭与曹寅的关系,便是史鉴梅性格的塑造。史鉴梅在现实中恐怕是没有人物原型的,但却是有其在《红楼梦》书中所对应的人物的,这个人正是史湘云。《红楼梦》中之女子,各有一种性格,谈及洒脱侠义,只史湘云一人当得。第五十七回写邢岫烟寄居贾府,与迎春同居,迎春木讷不知寄居之苦,邢岫烟为度日乃至当了棉衣,幸得宝钗之助,后来黛玉湘云二姝相问,宝钗见不好隐瞒她两个,遂将前因都告诉了她二人.黛玉的反应是说"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不免感叹起来。而史湘云却动了气说:“等我问着二姐姐去! 我骂那起老婆子丫头一顿,给你们出气何如?"说着,便要走.宝钗忙一把拉住,笑道:“你又发疯了,还不给我坐着呢。”黛玉亦笑道:“你要是个男人,出去打一个报不平儿。你又充什么荆轲聂政,真真好笑。”湘云道:“既不叫我问他去,明儿也把他接到咱们苑里一处住去,岂不好?”此段刻画史湘云性格之好爽侠义,竟至以荆轲聂政作比,实是史湘云性格之绝佳写照。
       荆轲聂政何许人也,游侠也。而《康熙大帝》中之史鉴梅,正是江湖好汉史龙彪之义女,有胆有略,洒脱不羁,在鳌拜府中虽身陷敌营却能虚与委蛇而交通魏东亭,为剪除鳌拜立下大功,实在是女中丈夫。而最后与魏东亭成婚似乎也暗示了红楼梦的另一种结局,即贾宝玉除了薛宝钗和林黛玉的第三个选择,也就是史湘云。

       第三点呢就是笔法的模仿,这一点更是难以归纳,毕竟笔法风格是一种很抽象的概念,整体把握易,微观分析却难,当属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事。勉强举一小例。《康熙大帝》第一卷第五回“阉官内侍单遭诛”一节,宦官吴良辅欲拿禁中八宝玻璃屏风孝敬鳌拜被康熙抓个正着,康熙正因亲信倭赫被抓一事烦心,遂喝问吴良辅此事,吴良辅知事态严重,便抬出鳌拜来,硬着头皮乍着胆子答道:“这不干奴才的事。奴才是奉上命差遣带人拿倭赫的,鳌中堂总揽紫禁城防务,自当有权惩处六宫不法之徒,这事怎么能牵连到奴才呢?”说完也不碰头,竟目不转睛地盯着康熙。
       吴良辅如此傲慢无礼,康熙完全气愣了,他回头问苏麻喇姑:“你说这事牵连不牵连到这奴才?”苏麻喇姑道:“别的不讲,冲着这奴才这份傲气,就罪不容诛!不过,他现在是鳌拜中堂的干儿子,皇上不妨给他存些体面,让他几分算了!”
       “对,罪不容诛!”康熙被这几句不凉不热的“求情话”激得越发按捺不住,一拍椅子站起来说道:“你们父子弄权,拿了朕的心腹侍卫,还敢说‘没有牵连’!”最终吴良辅被盛怒的康熙以廷杖处死。
       同卷第十一回,康熙夜雨踱步,一阵骤风吹来,打了个寒噤,下意识地抚了一下肩头,忽觉身后有人为他披上风衣,回头一看,竟是鳌拜的从子侍卫讷谟!他心中一惊,问道:“你来做什么?”讷谟忙后退一步,在雨地打个千儿道:“老大的雨,主子站在外头,小心着凉!”一道闪电忽然划过,康熙看得分明,讷谟竟是手按腰刀回话!
       讷谟当夜离开了康熙,心头仍在突突乱跳。他手按腰刀在雨地里徘徊,一再追忆当时的情景:我拔腰刀时,康熙到底瞧见了没有呢?他欲在文华殿前行刺康熙,并未得到鳌拜首肯,实在是当时条件太好,灵机一动陡起的杀心,并未思及后果。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写宝玉和彩霞嬉闹,被贾环听见,贾环素日原恨宝玉,如今又见他和彩霞闹,心中越发按不下这口毒气。虽不敢明言,却每每暗中算计,只是不得下手,今见相离甚近,便要用热油烫瞎他的眼睛.因而故意装作失手,把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灯向宝玉脸上只一推.只听宝玉"嗳哟"了一声,满屋里众人都唬了一跳.连忙将地下的戳灯挪过来,又将里外间屋的灯拿了三四盏看时, 只见宝玉满脸满头都是油.王夫人又急又气,一面命人来替宝玉擦洗, 一面又骂贾环.凤姐三步两步的上炕去替宝玉收拾着,一面笑道:“老三还是这么慌脚鸡似的,我说你上不得高台盘.赵姨娘时常也该教导教导他。”一句话提醒了王夫人,那王夫人不骂贾环,便叫过赵姨娘来骂道:“养出这样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种子来,也不管管!几番几次我都不理论,你们得了意了,越发上来了!”
       贾环之害宝玉的写法,凤姐“劝解”王夫人之语,正合《康熙大帝》中讷谟之害康熙,苏嘛拉姑为吴良辅“求情”之笔法相同。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康熙大帝(共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康熙大帝(共四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