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倩彤
2014-02-17 看过
二月,人人談論愛。所以,還是要談伊藤潤二。

《漩渦》。小鎮的居民為漩渦狀的事物著迷,從而發展出一系列由蝸牛、彈簧、耳窩、髮旋、指紋、陶瓷等事物建構出來的怪談。無數身邊人的叫嚷恐怖、嘔心。但這本書得以一直纏繞我,其實是因為它的著魔、它的痴迷,那是我當時從未見過,之後也沒再見過的愛情。

每個恐怖故事裡,都少不免有一個清醒的人。 讀者與他一起眼睜睜看著兩道不相干的平行線逐漸靠攏,變成一堆不堪整理的亂線。在《漩渦》裡,這個人自從第一話開始,便不斷勸說女子。這個鎮錯了,我們要離開這裡。每一話,他都說一次,每一話,她都敷衍他。他日漸消瘦,眼下蒙黑。女子不斷受附魔者加害,他不斷為她解圍殺敵,整個鎮都病了唯獨是他沒有。然後我每一話都在想,這個人為甚麼就不自己離開。

最後小鎮的怪事由一件件的獨立事件,凝聚成一個與鎮一比一大的漩渦。沒有人倖免。那個人與女子最後還是醒著,保留人的形狀。她說,她要去看真相,那個人說,那我隨妳。他們一直走到小鎮的深處,湖底沒有月圓,廢墟沒有碎花,她說她不回去了,只是因為疲憊,那個人說,那我陪妳。

兩人手腳交纏,漠視肌肉組織與骨骼結構。原來不是出於甚麼大不了的原因。我看到最後才知道,最無堅不摧的渦流,來自最清醒的人身上。最有理智的人淪亡了,曾經逗留是他抵抗世界的一個動作,現在成了他最不可拔的著魔。一個人要做不可理喻的事,原來犯不著神推鬼使。

後來把伊藤潤二的作品都讀完。女子受感染變成發臭腐爛的魚,男子一直說,妳會好起來的;死去的人每晚同一時間來到玄關,家人向他驅趕謾罵,如與天使摔角;女子為男子紋身,紋了一個月,直到體無完膚。他們全部拒絕覺悟,謝絕從俗的換畫。以自己的死亡演繹貨真價實的,至死不渝的愛。當然他們不一定對,但是他們有犯錯的權利,這是他們辛苦爭取來的。

本來我們互相向情人抛擲的心,應該是血淋淋的,否則它根本沒有生命。二月中旬,剪裁成幾何、止了血的心臟卻手到拿開,「條件」和「選擇」等詞彙此起彼落。但凡涉過蒼海、遊過巫山的,將不以為然。伊藤潤二從來沒有負過愛情。
38 有用
11 没用
漩涡 漩涡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漩涡的更多书评

推荐漩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