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以德治国”说起

铁马冰河
2014-01-31 看过
上高二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个什么职业方向的测验,简单地说就是测试一下你适合学文,还是适合学理。由于是需要收费,所以这次测试是自愿的。我参加了。除了我的确对自己的未来有点好奇之外,更重要的是我总是很难拒绝他人的推荐。我那次测验的结果是我的文科倾向53%,理科倾向47%,依然是一个难以抉择的比例,未来看来还是无法明确。
那次测验是问卷形式的,记不清有多少道题了。但有一道题,我却记忆犹新。那道题问的是你觉得哪种治国的方式最理想。有两个选择,一是以德治国,一是以法治国。那时年少的我犹豫半天,最终选了“以德治国”。后来想想,这应该算是一个偏向于文科的答案吧,不知道这在文理相差的那6个百分点中占了多大的比例。
当我上了大学之后,我的观点却发生了变化,我开始相信严刑峻法才能保障社会安全稳定,才能保障秩序与公平,我开始谈论自由、民主与权利,我开始相信只有完善的制度才能保证这一切的实现。我回过头再看那个选“以德治国”的自己时,总觉得那时真是幼稚可笑。而这个时候,法律制度在我的心里似乎已经成了真理的化身,我坚信完善的法律,优秀的制度才是一个理想社会的基石,为此需要变革,甚至是牺牲,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不过,毕业多年之后,我却渐渐感觉事情也许并不是那么简单,完美的法律不是没有,先进的制度也不是无法实现,它们也是可以保障理想的社会的。可是又究竟要靠什么来保障它们自己呢?而又是什么来保证这二者能发挥正确的作用呢?我怎么想怎么都觉得答案可能又要回到当初那个“以德治国”上,只不过这个“德”应该不只是道德、不只是自律,更重要的应该是人心,是人心中的信任,是人心中的相信。人们不相信,再好的法律、再动人的制度,都可能最后沦为一纸空文。
看看泰国、埃及等等国家,都也曾声称拥有民主制度,从纸面上来看也是煞有介事,但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便立即人心离散、动荡不息。那些言之凿凿的法律制度,在人心面前竟然是可以如此脆弱,只是因为人们不相信。人们不相信现有的制度可以保证公平与公正,甚至不相信任何制度能实现公平与公正,那么无论法律是否完善,制度是否优劣,也就都是束手无策,也就都是没有意义了。一旦到了这步田地,那么社会就很容易陷入越不信任越动荡,越动荡越不相信的泥沼,难以自拔。
所以,我很赞同韩寒书中的观点,剧烈的变革在当今的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而且我们最缺乏的也正是相互信任,这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民族生性多疑,而是有人曾经挥霍过人民的信任。而让这样的人民再去相信什么,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这种相信还不是盲目的相信,那是盲从;也不是简单的相信,那是愚昧;更不是绝对的相信,因为那是毫无底线与原则的。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更高质量、更高水准、更高概念的信任。那信任中包含着质疑,包含着坚定,包含着底线,包含着宽容,包含着常识,包含着一切能让社会进步的元素。只有当这样的信任慢慢为所有的人理解的时候,民主、自由、权利等等我们渴望的事物,也才能真正的到来,而且是自然而然地、毫无阻碍地到来。
而这一切确实是需要有一定的基础的。需要有常识、有耐心、有勇气,甚至还是要有我最不希望有的牺牲。而这就需要人们、需要社会,有更高的素质,有更高的道德,有更广泛被认同的底线。由此,也许我们更需要的是诸如教育、普及这样的基础工作,而不是激烈的社会变革。在人们没有做好准备之时,一次激烈的变革在短时间内可能带来的毁坏远比进步要严重得多。至于长时间的情况,谁都很难说清。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所理解的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所理解的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