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流河 巨流河 8.7分

人贵有自知之明

北溟客
2014-01-30 看过
决定赶着新年之前把想吐的槽都吐干净,新一年好温良恭俭克己复礼努力做个好人~
另还要自补一刀:放着正经事儿不干来看这种书看完了还吐槽,是我无聊。

主要这书太出名了,之前在N多地方看到N多人推荐,还都抬的高高的,什么读过了才知道什么是知识分子、中国近现代史的史诗之类的。虽然以我的经验,打着这种标签的书一般不会是好书,但是后来想想,觉得也许是自己这几年偏见太深了,还是应该多接触不一样口味、不一样立场观点的东西才好。

正好朋友那儿有本实体,于是就花了点时间翻了一遍。中间翻到说抗战国共合作的那段,看到作者说毛泽东“1938年曾来重庆开会,明确表示支持国民政府,还和我父亲齐世英作过简短谈话”,顿时大惊,心说我已经无知到这种程度了么,连太祖抗战期间就来过重庆都不知道?。。
心下狐疑先百度,查了一顿没看着说毛泽东重庆谈判之前去过重庆;又下了《齐世英先生访问记录》翻,作者的父亲齐世英也在这份访谈中明确说“毛泽东也被选为参政委员,但没有来”。
查到这儿还怕是三联版的给作者栽赃,于是又下了香港出版的版本对了一遍,确实是作者记错了。
——这种大bug,按说是很不应该犯的错误。但想了想,从本书作者齐邦







...
显示全文
决定赶着新年之前把想吐的槽都吐干净,新一年好温良恭俭克己复礼努力做个好人~
另还要自补一刀:放着正经事儿不干来看这种书看完了还吐槽,是我无聊。

主要这书太出名了,之前在N多地方看到N多人推荐,还都抬的高高的,什么读过了才知道什么是知识分子、中国近现代史的史诗之类的。虽然以我的经验,打着这种标签的书一般不会是好书,但是后来想想,觉得也许是自己这几年偏见太深了,还是应该多接触不一样口味、不一样立场观点的东西才好。

正好朋友那儿有本实体,于是就花了点时间翻了一遍。中间翻到说抗战国共合作的那段,看到作者说毛泽东“1938年曾来重庆开会,明确表示支持国民政府,还和我父亲齐世英作过简短谈话”,顿时大惊,心说我已经无知到这种程度了么,连太祖抗战期间就来过重庆都不知道?。。
心下狐疑先百度,查了一顿没看着说毛泽东重庆谈判之前去过重庆;又下了《齐世英先生访问记录》翻,作者的父亲齐世英也在这份访谈中明确说“毛泽东也被选为参政委员,但没有来”。
查到这儿还怕是三联版的给作者栽赃,于是又下了香港出版的版本对了一遍,确实是作者记错了。
——这种大bug,按说是很不应该犯的错误。但想了想,从本书作者齐邦媛的角度来说,又不是很难理解。因为作者自己也在书中反复交代了:她从来对政治不感兴趣,也不关心。所以这处错误,搞不好是作者当时听了一耳朵新闻,听说毛泽东被选为参政委员,于是就想当然了。
只是“和我父亲齐世英有过短暂交谈”又是怎么回事呢?这种个人视角的回忆,却搞出父亲和女儿说法都不一样的矛盾,未免太过轻率。

而这样的错误在书中还有不少,譬如书中末尾提到抗美援朝时,叙述相当不清楚,知道的知道作者是说的战俘遣返的事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参加朝鲜战争的解放军战士,无论自由还是被俘,停战后都曾选过回大陆还是去台湾。
当然,这估计还是无心之失,专心研究英文和文学的作者,恐怕对朝鲜战争根本不了解,下笔糊涂也是自然。

然而问题是:既然作者对政治不感兴趣也不关心,那又何必非来谈论政治,还一定要谈中国近现代历史大变革、抗战、革命、国共相争这种复杂而深刻的历史事件?
或者谈了也就谈了。到底名门之后,又是善于自我表达的读书人,到了晚年,回忆一下过往,宣泄一些个人情绪也无可厚非。但是媒体书商各路大V,又何必非要给这么一本书贴上“史诗”“知识分子”之类的标签?——这种回忆录要是史诗的话,我不晓得曾经看过的杨成武、陈嘉庚、熊向晖等人的回忆录该算什么。。大型史诗么?。。他们的文笔很多不如齐邦媛的回忆录这般“有格调”和“煽情”,但书里蕴含的信息量,折射出的个体和群体的精神风貌,远比这本书要贴近那个时代。
说到底,这年头的出版界传媒界知识界。。总之是文化圈子里的某一些人,到底在折腾些什么?

还有一处最大的感慨,是不管是作者还是她父亲,总之是他们所属的那个群体,谈起中国现代史,格局实在小的可以。譬如作者与她的父亲齐世英一样,到了晚年还认为“东北的事情如果让东北人来做会好得多,不会丢给日寇,也不会有战后“劫收”,更不会丢给共党,总之不该让蒋介石、毛泽东这些南方人来决定北方的命运”;还有她提到的一个采访过辽沈战役的国民党随军记者,晚年回顾辽沈战役,还认为辽沈战役失败的原因“第一是苏联倒戈,第二是美国援助不力”,第三才数到“国民党将帅失和”。
而早在土鳖建国之初的1950年代,中国大陆上的一个普通南方士兵,在经过东北去朝鲜时,就已经有了看到东北的工业建设新气象,暗自发誓“这么好的地方这么好的建设局面,说什么也不能让外敌来打断”的觉悟。
差的太大了。

类似的“小气”,在全书末尾作者写回大陆之行的感受时表现的格外明显。以至于再看那首“我来自北兮回北方”的校歌,也没有第一次读到时那么感动了。——作者所属的那个阶层或者说群体,确实是命运颠沛流离使人唏嘘;确实是不管在台湾还是在大陆,都有认同缺失的乡愁和悲情;同时比起台湾土著,也确实还是有些家国之念的。
但也就这样了。悲情也好,乡愁也好,颠沛流离也好,都是自己赚的。
历史不是苦情戏剧场。哭哭啼啼,没有出息。

PS
三联版比起版港版确有删节。主要删去了吐槽土鳖的一些毒牙,譬如把解放战争归因为土鳖的背信弃义(原话好像是“我所见的最无耻的谎言”),譬如夸周恩来后面还接了几句吐槽,写了一段她眼里土鳖是如何建立极权统治的,等等等等。
但是说实话,删了这些,其实客观上对维护作者形象有帮助。
人贵有自知之明。自己都知道自己感性大于理性而且对政治不关心,就不要非来谈政治了。
201 有用
10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8条

查看更多回应(88)

巨流河的更多书评

推荐巨流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