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鸿先生自序

Hoffmann
2014-01-22 看过
巫鸿自序

这本小书是我在2003 年用英文写的。当时纽约的前波画廊和摄影家荣荣合作出版一本有关荣荣“东村摄影”的限量版画册,约我写一篇导论。出于两个原因我马上答应了。一是我从1990 年代末认识荣荣以后,就一直对他的作品很喜欢而持续关注;二是我在研究中国当代艺术的过程中,对1990年代中期北京“东村”的行为艺术和摄影发生了相当强烈的兴趣。这两个因素的第一次综合成果,是我于1999 年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斯玛特美术馆策划的名为“瞬间:20 世纪末的中国实验艺术”的展览。展览图录是按照一本书的规模写的,其中有两三个章节讨论到荣荣的照片和“东村”艺术现象,可说是本书的滥觞。
1999 年到2003 年间,我曾有过撰写一部“东村史”的想法,为此访问了与东村有关的一些艺术家,如张洹、马六明、苍鑫、荣荣、邢丹文等人。了解到不少趣闻逸事,也收集了一些他们所写的文字。但是这个调研的结果,却是否定了我意图撰写一段“客观历史”的初衷。其原因是当我开始整理收集到的材料的时候,我发现它们往往反映出每个当事人的独特视角,经常对同一事件有着相当不同的记忆和陈述。这种情况使我想起黑泽明导演的《罗生门》,其中四个叙事者对同一悬案讲述了截然不同但又相互叠压的故事。我想如果我最后仍准备写东村的话,这大概是我将会选择的叙事模式:其目的不是还原历史的超验性和可靠性,而是突出不同参与者讲述这个历史的视角和方式。我觉得这个模式对于“东村”尤其适合:由于讲述者都是艺术家,他们的叙事应该被看成是其艺术的一部分。
我之所以谈起这些想法,是因为它们为目前这本书界定了概念的蓝本,也在书中留下了不少痕迹。顾名思义,“荣荣的东村”这个书名已经定义了一个特定的视线和声音。如果条件许可,我们也可以继续写“张洹的东村”、“马六明的东村”或“邢丹文的东村”(她是另一个拍摄了大量东村行为艺术活动的摄影家)。这些个人化的微观历史不必雷同,其差异和叠压实际使历史更为有机和丰富。目前这本书之所以采取了荣荣的视点,一是因为有前波画廊在2003 年推出这项计划的机缘,但更重要的则是由于研究材料的多样和丰富:荣荣不但给东村和它的艺术家居民们留下了大量影像,而且在书信、笔记和回忆录中对与“东村”有关的实验艺术活动进行了相当详细的记录。对于一个艺术史学者来说,这些图像和文字的互涉使它们成为重构和思考历史的一组难得材料。
2003 年限量版画册的出版对我的书来说既是幸事亦是不幸。之所以是幸事,是因为它促使我完成了这项工作,而且画册的整体设计和制作均极其精美。之所以是不幸,是因为这本画册的主要目的在于收藏而非阅读。从形式上讲,它是一个尺寸和重量都相当可观的大盒子,其中盛放着这本书和荣荣的四十张单幅照片,很难称作是一本常规的“画册”。
在这样的封闭包装之下,我的这本书从未单独出版,也从未获得在书店中出现的机会。而且由于它的昂贵价格(珍藏本拍卖价格目前达到五万美元一套),世界上没有几家大学或公共图书馆拥有这个出版物。目前为止它的“家”主要是美术馆和私人艺术收藏。
因此在这里我首先想感谢世纪文景,终于推出了此书的中文版,使之得以和广大读者及研究中国当代艺术的学者见面。我也想感谢前波画廊的支持,无偿地提供了翻译和再版此书的版权。荣荣长期以来一直是我的一位密切合作者,我很高兴看到我们十年前的这个合作成果又获新生。毛卫东先生首先把本书翻译成中文,为我的校阅和修饰提供了极大便利。最后我想谢谢所有的东村艺术家:在中国当代艺术尚处于萌芽状态的时候,你们的胆识和实验精神为这门艺术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2013年5月于佛罗伦萨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荣荣的东村的更多书评

推荐荣荣的东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