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素抱朴——浅谈《古船》中的文化隐喻

灰子的夏天
2014-01-14 看过

“见素抱朴”出自《老子》第十九章,全文为“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此为老子的政治理想,素指没有染色的生丝,朴指没有加工的原木。而抱朴与见素分别作为《古船》中两个主要人物的名字,也代表了张炜本人的理想构图。 小说以古磨、河流始,自古磨、河流终,封闭式的叙事与封闭式的环境中是一段隐喻化了的历史。整个故事有意打破了叙事时间与空间的连贯性,在一个个相对凸显的主题之下对历史本身反复皴染,反复讲述。河流的萎缩以及焚毁的古庙等等集体象征了原有的文化秩序的崩溃,所以小说主体是文化与社会秩序重建的过程,结尾河流重新出现,用一个理想化的方式预示了秩序重建的完成以及文化生命力的重新获取。 在这个环形的叙事模式当中,人物的设置承担了最主要的文化隐喻功能。按照一般的说法,三个家族可以笼统的认为象征着三个阶层,旧有的地主阶级,知识分子阶层,以及后起的无产阶级。但是从小说庞杂的人物关系来看,这种隐喻关系要复杂得多,而且大部分遵从数字“三”的结构模式。 隋家象征着洼狸镇昔日的荣耀,也承载了传统文化全部的负重与传承。其中从隋迎之到隋抱朴,象征着传统文化仁义、朴拙的一脉,而从隋不召到隋见素,则象征了叛逆与重新上路的可能。此外,在两代人当中,隋迎之与隋不召,名字本身就暗示了肯定与否定的互斥,隋迎之的算盘与隋不召的《海道针经》,一个向内,一个则朝向郑和大叔的无尽的大海。与隋不召相对的,还有一个史迪新老怪,“敌新”,与叛逆互举,相克,也是相生的理由。而隋家的三兄妹,抱朴所承载的苦难与出路的思考,见素的仇恨与复仇的念头,含章的耻辱与全部的隐忍,三人相互的碰撞与沟通推动叙事的前进,并最终以见素仇恨的平息与含章隐忍的爆发成全了隋抱朴理想式的社会构图。 而赵家则直接与半个世纪的政治风云相连,四爷爷所代表的威严与权谋之术,赵多多代表的暴力、伤害以及没有节制的欲望。整部小说以一种浓重的理想主义结尾,所以赵多多与四爷爷赵炳所代表的政治与权力造成的苦难以及异化只能从这样的一个理想国中退场。李家代表的则总是知识与革新的可能,他们并没有明确的自我,只是在另外两个家族的夹缝之中痴迷于自己的世界,甚至最后都落得精神失常的狂乱境地。这似乎与知识分子的处境有几分相似。 小说中还有三本书,《共产党宣言》,《天问》与《海道针经》。隋抱朴从《共产党宣言》中看到苦难的原因,从《天问》里看到宇宙人生,同时又在《海道针经》里看到出发的理由。洼狸镇的古磨最终又回到了老隋家的手里,这预示了对于传统文化理想与社会理想的复归。但是这种复归又被纳入到了共产主义的大背景之下,这是隋抱朴的理想主义,同时又是文革后历史反思的时代共名。然而有所不同的是张炜并没有停留在简单的政治制度的大团圆之上,隋抱朴的尝试只是一种可能,还没有人知道结局究竟如何。作者最终所要思考的是这许许多多苦难产生的原因,是数十年文化缺失所可能产生的后果。小说中反复穿插隋大虎的死以及老隋家一代人无子的情节,这似乎暗示了传统文化的耗损以及生命力的消退。而最终老隋家在李家的帮助之下实现了粉丝场的机械化,而隋不召却被自己参与建造的机器辗压至死。机械给传统带来了新的生机,而传统又在机械化之下再次消亡。这种多角度的思考才是《古船》的独特性所在。故事最后芦青河的重新发现使小说并没有停留在简单的历史反思之上,生命力的续接以及古船重新启航的可能完成了一种理想化的社会与文化建构。 《古船》与《白鹿原》在文本上存在许多共通之处,但是相比来说,《古船》的语言与叙事都稍显滞重。整个故事的隐含意旨大于语言叙事等外在形式,这是一个比较遗憾的所在。

61 有用
0 没用
古船 古船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古船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