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黑学 厚黑学 7.4分

厚黑论(上)——厚黑至善论

黄药师
2014-01-14 看过
最近看了《厚黑学》,发现李宗吾此人极是聪明,思路敏捷,读他文章让人拍案称绝。受他启发,我也来谈一谈这厚黑学。

首先,厚黑学有几个常见的误区。最常见的看法是,厚黑学不就是教人自私嘛,这样的学问怎么可以宣扬呢。如果厚黑学广为流传的话,社会不是要变得更加黑暗。

我说不对,厚黑并不是教人自私,非但不是,而且从某种角度看厚黑更是一种教人大公无私的学问。

假如你在一列火车上,前面轨道上有10人,火车不能刹车,10个人也没见火车。唯一救他们的办法是拉动一个操纵杆,让火车跑到另外一条轨道上。而那个轨道上呢,有一个人。
也就是说,你拉动那个杆,10人就得救,而一人会被撞死,你会拉吗?

大多数都不会拉,他们会说生命不能用数量来衡量,拿一条人命换十条是错误的,云云。

好,下一个测试。假如你是一个医生,突然送来11个快死的病人。其中有一个病人,需要花特别多的时间来治疗,如果你救他的话,另外10个就救不过来了。如果你救了另外10个呢?这个病人就会死。你会救10个呢,还是1个呢?

这回大多数人又都同意救10人了。

这不是奇怪嘛!刚刚谁说生命是不能用数量来衡量的,现在怎么又衡量得那么清楚














...
显示全文
最近看了《厚黑学》,发现李宗吾此人极是聪明,思路敏捷,读他文章让人拍案称绝。受他启发,我也来谈一谈这厚黑学。

首先,厚黑学有几个常见的误区。最常见的看法是,厚黑学不就是教人自私嘛,这样的学问怎么可以宣扬呢。如果厚黑学广为流传的话,社会不是要变得更加黑暗。

我说不对,厚黑并不是教人自私,非但不是,而且从某种角度看厚黑更是一种教人大公无私的学问。

假如你在一列火车上,前面轨道上有10人,火车不能刹车,10个人也没见火车。唯一救他们的办法是拉动一个操纵杆,让火车跑到另外一条轨道上。而那个轨道上呢,有一个人。
也就是说,你拉动那个杆,10人就得救,而一人会被撞死,你会拉吗?

大多数都不会拉,他们会说生命不能用数量来衡量,拿一条人命换十条是错误的,云云。

好,下一个测试。假如你是一个医生,突然送来11个快死的病人。其中有一个病人,需要花特别多的时间来治疗,如果你救他的话,另外10个就救不过来了。如果你救了另外10个呢?这个病人就会死。你会救10个呢,还是1个呢?

这回大多数人又都同意救10人了。

这不是奇怪嘛!刚刚谁说生命是不能用数量来衡量的,现在怎么又衡量得那么清楚了?我来告诉你吧:生命就是可以用数量来衡量的,10条命就是胜过1条,所以你在医生的例子里面毫不犹豫就选了救10人。那火车的例子为什么不愿救呢?因为你怕弄脏自己的手啊!拉动操作杆,虽然能多救9人,但有人因此而死会让你内疚。因为不愿意内疚,所以宁可多死9个人,这是何其自私啊。

再说一个事儿,在抗日战争还没打之前,胡适和当时的北大校长给蒋介石写了封信,说我们不能打,应该要保养国力,一打肯定要输。宁可承认伪满洲国,和日本人长治久安,换取发展的时间。听到这个大伙儿都怒了,当时的一个国民党元老,叫居正,甚至要求把胡适抓起来杀了。可后来一场淞沪战役打下来,发现真的打不过啊,要亡国啊。那个当初要杀胡适的居正,跑过去跟蒋说,我这个岁数也无所谓了,你要是觉得要和日本人谈,我出面去谈。你可以想象居正当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那就是我不仅当时之名不要了,我万世之名都不要了。只要能够不亡国,我宁可被人骂汉奸了。

这就是厚黑大公无私的例子。前一个例子讲的是黑,后一个讲的是厚。而且这都是真正的大善,那些做好事就有好报的,只是小善。如果做了好事就有好报,那叫什么善,那就是商人嘛。明明知道做了好事会有恶报还去做的,才叫大善。前一个例子,救了9个人,却要面临别人的指责。后一个例子,救了国家,却要背上卖国的骂名。所以厚黑非但不是自私,相反只有厚黑才能为大善。

*********************************************************

接下来再讲第二个误区,厚黑学的局限。这也是李宗吾的误解,认为好像只要有了厚黑就能无往而不利。

书中以三国为例,刘备脸皮最厚,所以得天下的三分之一;曹操呢,心最黑,也得三分之一;孙权,则厚不比刘备,黑不过曹操,所以也得三分之一。

那我就要问了,刘禅呢?说得出“此间乐,不思蜀”的刘禅,他的脸皮之厚,绝对比刘备有过之而无不及吧。怎么父子间差距就那么大呢?一个开国,一个亡国。一个被称为先主,一个被叫“扶不起的阿斗”。

另外,要说到脸皮厚,没有比要饭的脸皮更厚。要说到心黑,没有比杀人越货的抢匪心更黑。为什么这些人都没有成就一代霸业反而个个混得那么惨呢?

这就要说到厚黑的局限了。我觉得厚黑只算得半本书,另半本呢?作者也说了,他的学问和王守仁是相对应的。也就是说李宗吾的厚黑与王守仁的“薄白”合起来,才算得一本书。

李宗吾说厚黑,无非就是脸皮厚心黑。要按我说,厚黑原为一体,只是按敌我关系不同,分成了厚和黑。要是敌强我弱,那就是厚,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怎么装孙子怎么来。要是我强敌弱,那就是黑,能下得去手,知道不留后患。

这就好比下棋,我要吃你子时,你决计是要逃的,不会觉得丢人而让我白白吃掉。你吃我子时呢,也决不会因为手软而不忍心吃。这本来没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如果有人蠢到被吃子时不逃,吃人子时不忍,那任他水平再高明也是要输棋的。

所以说,厚黑之学不是教人自私,而是帮人去心节的学问。厚字去的是好面子的心节,黑字去的是妇人之仁的心节。

什么是心节啊?打个比方,有人私下里弹琴非常好听,但一到大庭广众,就发挥失常。这就是心节,心理素质不过关嘛。那你说你弹琴非常难听,但心理素质超级好。你在大庭广众下弹琴,肯定难听啊。所以说去除心节,对你的水平没有增加作用,只是能防止对你的负面影响。

有人说我股票炒不好,因为心理素质不好,或者说是什么贪念造成的。我说扯,你去模拟炒股试试,如果你那样能赚很多钱,一用真钱炒股就亏钱,那才是因为贪念什么造成的。你如果那样也赚不了钱,那纯是你炒股水平不行,和你心态就没关系。

所以说,去心节也没那么厉害,只是做事时能少了阻力罢了。如你下棋,只要你吃棋时不会觉得残忍而犹豫不决,逃子时不会不好意思,那输棋了就纯是因为你棋力不佳。所以刘禅亡国是因为治国水平不够,但因他脸厚,保全了性命。要饭因为无法生计,脸厚能多要上两口。沦为抢匪实在是走头无路,心黑却能多抢些钱财。所以你生活中遇到一些又厚又黑之人,混得惨不忍睹也不必惊讶,“棋力”不佳罢了。

那“薄白”呢?前面已经说了,厚黑和薄白合在一起是一本书,既然厚黑是去心节的学问,那薄白自然也是去心节的学问了。厚黑去的是好面子和妇人之仁的心节,薄白去的就是舍不得和为富不仁的心节。再拿下棋做比方,有些子,我吃了,反而亏了,我就不该吃,这叫白。有些子,我让人吃,反而得好处,就应该弃子,这叫薄。

所以说到底厚黑和薄白都是去心节的学问,能让你在该怎么做时就怎么做。不是说厚黑就一定对,火车往一个人撞的时候,你拉动开关让火车往十人撞过去,你说这样多心黑。你要是这么贯彻厚黑,只能说你能活下去都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了。

(未完待续)
注:文中火车和医生的例子及投票结果取自《公正课》。

下半篇见:http://www.douban.com/note/326500010/
105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1条

查看更多回应(21)

厚黑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厚黑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