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能否再记?

畢竟是書生
2014-01-13 看过

也许是作者笔墨中那种宿命的无可奈何,也许是它记述的那种遥远、优雅、纯真质朴的生活方式,《浮生六记》倾倒了现代中国的男男女女,包括我。
 
沈复开篇即引用苏轼的“事如春梦了无痕”,他担心万一不诉诸笔墨,他和陈芸之间的伉俪情笃随风飘逝后有负苍天厚爱。诉诸笔墨,用文字对抗遗忘,甚至死亡。但就在开篇不久,“似非佳相”“不知夭寿之机,此已伏矣”此两句无疑给全书笼罩上了阴影。以后的篇章中尽有无限的情深意笃,然而由于开篇的暗示反而使得我们心情沉重。好景不常在,红颜多薄命。这里展示了文本的双重张力,一方面是作者想用文字对抗遗忘甚至死亡,但是文字当中却渗透着死亡;另一方面是文字中满满的是恩爱与缠绵,可这一切却很快消逝于必然的死亡中。《浮生六记》可能暗示了人生现实的终极否定。
 
“芸或与人坐谈,见余至,必起立偏挪其身,余就而并焉”。这样的场景读者必感慨而至于感动,因为这份相敬如宾的恩爱。但有些场景,也许只存在于古典中国,我们只能有恍如隔世的羡慕。炎夏,居“我取轩”中,陈芸和沈复谈论“各种古文宗何为是”,谈论“杜诗锤炼精纯,李诗潇洒落拓”,谈论楚辞和相如赋……七夕时设香烛瓜果拜织女,绘月老像拜祷,女扮男装夜游庙宇……这样的生活方式我们会觉得“贵族的,太贵族的”,而事实上沈复却是很底层的士人。一个传统中国底层士人的生活方式,在如今看来显得高不可攀。这是为什么呢?
 
事实上今日中国的读者读《浮生六记》,不仅能够感受人生现实的否定,更会强烈地意识到历史层面的否定,或者说断裂。当时处境中的沈复不会想到,有些东西甚至比遗忘和死亡更强有力地抹杀事件的意义,这就是历史的断裂。现代的平凡大众无法再现那种士人的情趣,无法演绎他们的生活方式,一定程度上无法了解他们的情感,所以我们会不断追问“陈芸为什么想为沈复纳妾”“沈复既然那么爱陈芸为什么还去妓院”等等这些问题。不是这些问题不能问,也不是传统的那种生活方式必然比当今的高尚,而是我们总是以自身的历史情境以及由此带来的所思所想,来强制传统,框定传统。我们无法真正的设身处地,我们无法恢复传统的情境。
 
当古老中国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时,有人以为是在讲述宏大的历史叙事,其实不然,它预示着非常个体性的当下处境。对照沈复陈芸这对传统的底层士人夫妇的生活,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那种优雅和那份情趣。浮生也许不能再记。
 
2010-6-8
5 有用
0 没用
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