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亲爱的,我们跳舞吧

已注销人士暗蓝
2014-01-12 看过


疑惑 相信 祈祷 仰望 敬畏——题记

严格意义上说,接下来我要敲的文字,组合起来不应该被称为书评,它更像是对这本书整个阅读过程的记叙。另外,它不像一篇书评,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它会用第二人称来记述,谨以此来向一位我在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想到的天才致敬。
而赵志明的《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同样是一部天才之作。所不同的,他使用我们熟悉的语言,讲述我们屡屡被忽略的好故事。
===============================================
你不晓得自己为何会把这样一本书带回家——它的名字很怪,“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是讲精神病院的励志故事吗?它的装帧更怪,上面画了一个好像不太愿意见人的孩子,在用手拼命的阻挡着什么——可能真的是一个关于精神病的故事吧。
作者的名字是赵志明——很遗憾你知道自己很少会读没有听说过的人写的东西。你是个利己主义者,像你这样的人,最痛恨的就是浪费时间了。一旦读到一本用来骗稿费的书,简直得不偿失。
可你还是把它卖了下来。或许是因为“怪异”打动了你,让你有了要读它的冲动;或者是因为,你需要买完它找回的零钱来换挤公交的资格;亦或许是你受够了书店导购的眼神——她的潜台词似乎是,这种人来书店看,然后再去网上搜打折书,只想着占便宜!

你买下了它,在公交上居然有座,你窃喜着翻开它。一开始是两篇推荐文,两个不认识的人对作者一顿吹捧。你想,这两个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书托吧,如果这个姓赵的写的真想他们这么好,怎么还没拿诺奖当大师,然后在北京三环里买房子呢?
你摇摇头继续看下去。这是个短篇集,第一篇小说《I am Z》,你大概听说过巴尔扎克为自己小说的人物取名叫Z,只为了表达他是极度被压抑的命运。但在这里的Z却并没有压抑,因为Z代表佐罗,代表征服和张扬。他原本是个孤儿,和一个老瞎子像两只蚂蚱一样被拴在一起,可是忽然有一天,他挣脱了,逃离了,并让所到之处都留下了Z的标记,像佐罗一样,直到他死,留给了人们困惑。
读完这个故事,你忽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因为它不同于你所熟悉的那些故事,那些故事里要有好人要有坏人,要有一个要么圆满要么悲惨的结局,可是在刚刚的故事里,你什么都没找到,就像是你经常做的那个梦,因为是梦,所以开始高潮和结局都不甚明晰,并且经常会被突如其来的嘈杂打断。然而就是这样的故事,让你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真实。或许,梦才是离现实最近的东西吧。
接下来的故事,你一口气读下来,这些故事看上去毫无关联,可却在冥冥中似乎有些牵扯。它们都发生在乡村里,那是一个让正坐在闷罐子似的公交车里穿行在都市中的你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那里有山清水秀,可我们渴望的,是故事最初的模样,是心灵原本的真实。
我不知道你要在闷罐子里呆多久,会不会久到可以把这本书看完。这其实是一本很容易读的书,但读到后来,你会越发珍惜这些故事,这些梦境和呓语,这些不需要偶然和外力就可以得到的跳跃着的光怪陆离的思绪。
现在,你回到了家里,可脑子里塞的还是关于这本书的事情。你匆忙地吃饭、洗漱、爬上床,按亮床头灯打算继续把这本书读完。或者,你迫不及待,想要把这本书和那个你以为懂你的最亲爱的人分享,告诉她你发现了怎样的好故事。
她接过书,翻了翻,然后把它丢到了一边。
“亲爱的,我们跳舞吧”。柳德米拉对你说。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