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扯几句读后感

白菜
2014-01-12 看过
前半部分很像读过的一篇论文,“Culture and Systems of Thought: Holistic versus Analytic Cognition”(Psychological Review)。基本上没什么新东西,还在想:难道这作者是写不出论文了所以转行挖学术料以飨普罗大众?后来查了下那篇论文的作者,惊讶的发现是同一个人,coauthor都出现在书里的,好神奇啊好神奇!
(觉得书写的不如论文,而且大多数内容因为已经见过所以没有那种惊艳的效果了,所以给四星。不过平心而论,内容还是值得五星的,起码当时看论文看的很兴奋。)

后半部分对我而言比较新,有一点想法。
(1)有次和一个corporate finance的phd (貌似是研究公司的社会责任还是啥)闲扯他做的东西,他提到shleifer “最简单的语言和方法来解释经济和社会中的最根本的问题"。当时的感受是:对那种过度简化和钉死诸如民主,法律之类大概念的方法非常不舒服。现在想想,也许东西方思维方式的差别在我身上会尤其冲突。一方面由于专业训练习惯并推崇形式逻辑,一方面长期浸淫中国古典审美(诗词,直觉断言式的哲学之类),底子里认为框死的东西太过有限,只有少而活才可能接近无限。结果,我对逻辑的接受底线大概在于:可以用简单概念去阐述简单事物,用复杂的逻辑体系和概念系统去阐释复杂事物,但不能用简单概念和逻辑去阐述复杂事物。用一些指标量化的分析诸如民主,法律,社会之类的东西,我比较接受无能。
(2)之前感觉(没什么支撑,就是naive的感觉)法治在中国的阻碍是理性精神的缺失,中国毕竟是个人情社会。看了这本书,想到这二者也许和抽象原则与情境的区别有关(仍然是naive的想法),继而貌似和rule-utilitarianism & act-utilitarianism有关。然而,现在的behavior econ完全抛弃了海萨尼的ethical econ而另起炉灶。rule-utilitarianism & act-utilitarianism出于某些原因已经在文献里彻底消失。不知道有没有哪个领域还延续了这一条线索。
(3)之前折腾attribution的理论部分时,看到organization的文献里关于亚洲人重“关系”而西方人重“immediate economic interest”之类的研究。当时还和人讨论过这个“关系”本质上到底是什么,是重复博弈未来收益的折现?还是仅仅依赖于“关系”是否存在的一个效用,还是某种social preference?我自己naive的直觉介于三者中间,比较倾向于类似演化的解释。一度默默觉得文化差异是某种制度和偏好内生的演化博弈的不同均衡解是个很charming的假说,不过大概也只有我一个人觉得charming了。况且这个系统如此庞大,根本不可能在技术上实现——貌似演化的理论模型一个致命的缺陷就是过度简化,实证的话,又很容易有不可证伪的问题——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无论是演化还是海萨尼的ethical econ,我的了解也不深,仅限于本科时候闲散的看过一点点,本来就非主流,何况也早早的式微了。也许这种理论/方法的式微有某种令人信服的理由,但不得不说——我很遗憾,其实这样的理论和方法才比较接近我心目中的社会科学。behavior econ的东西虽然也算有趣,但隐隐觉得,它少了点伟大的洞见,而更多的着眼于机械的技术细节了。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思维的版图的更多书评

推荐思维的版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