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龙,地上的那抹红

嵇嘉理
2014-01-11 看过
一翻开《瞻对——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映入眼帘就是就是扉页的那幅地图,察木多、德格、巴塘、理塘、打箭炉,手指从一个个地名上划过,“过了昌都寺,才能到雅安。巴塘奶茶甜,理塘糌粑香。过了八宿,就到芒康”。

不过,阿来的书中讲述既不是巴塘的奶茶,也不是理塘的糌粑,而是瞻对——铁疙瘩。无香无甜唯苦情。

康区,这是一个徘徊的地方。因它位于四川西陲,而得名川边。这个时候它是中央政府治下的一部分。而有时它被称为康藏,这个时候它与卫藏、安多一起构成了大藏区。而瞻对就落在康区这个徘徊的地方之上。

作为川边,历来所用就是羁縻府州制度。汉地多流官,边地多土司,众封而多建,零碎分割。有清一代,伐瞻对七次。为了控制川边,朝廷将川陕总督治下分治,独出四川总督,成都将军也专职川边事务。可是从雍正到光绪,无数次的金戈铁马之后,耗费了公帑无数之后,却聊无所获。即便是打了胜仗的十全老人,听闻胜利之后也丝毫无喜。平平叛叛,征讨来,征讨去,瞻对的历史最终变成了一个铁算盘,“打满了那有限的几档,便复了零,再来一遍”。

作为康藏,它与卫藏书同文。它转经筒上的经文与三大寺没有什么两样,玛尼堆、经幡依稀也是同样的模样。同文同种同教,使它与卫藏有着剪不断离还乱的复杂感情。当中央政府式微的时候,噶厦的藏兵、藏官就出现这片土地上。着土黄色军服的藏兵打败了朝廷的八旗与绿营,而后拉萨委任的藏官就来了。不过,局面并没有因为同是藏人而改变,一切如常,一切照旧。帮官家种地,帮官家放牧,帮官家修碉房,帮官家送信,出兵差,帮官家打仗……

天还是那片天,江还是那条江。牛马与青稞总是那样珍贵,人丁也总是那么不兴旺。想要多获得点牛马,只有觊觎隔壁家。侵人地盘,掠人财物,纵马夹坝似乎成了唯一的出路。乱世出英雄,夹坝纵横的土地上造就了贡布郎加这样的“护法神转世”。上中下瞻对终于在贡布郎加手上归于一统。可是瞻对的统一也并没有给百姓带来秩序与安定,虽然此时瞻对境内没有了夹坝的出没,可是百姓仍无心劳作,整日惶恐不安。数载之后,看够了藏官横行,撒拉雍珠扯起了大旗。向往改土归流、一心内附,这样的美德给撒拉雍珠带来的只有凄惨的下场。最终撒拉雍珠也被作为治藏安疆的对象,予以处置。

瞻对,它就是这样苦情。任凭城头的大王旗帜如何变幻,始终没有改变它命运。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后,留下的只有绝望。而这些绝望最终凝成了一个铁疙瘩。

当赵尔丰、张荫棠、联豫真的要改革的时候,大清已经气数已尽。改革已经太晚了,无力回天。有清一代,朝廷在川边这块土地上并没有培养出其对国家的认同。“当朝廷拿不出银子维稳时,这些广大疆域,便只剩下得而复失一条路了。”

从瞻对到怀柔再到瞻化,无论是北京的政府还南京的政府,既没有怀柔住也没有做到以文化之。变的也只有名字,其他什么都没变。无论是寓意五族共和的黄红蓝白黑还是后来的青天白日满地红,都是老样子。

历史车轮最终带着这片土地前行,虽有所踉跄。如今一抹抹的红色装点着新龙的康巴汉子,显得英雄气十足。
3 有用
0 没用
瞻对 瞻对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瞻对的更多书评

推荐瞻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