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的边缘呼唤爱

李力思
2014-01-08 看过
写一部满篇都像“说废话”的书像拍一部唠唠叨叨还能引人入胜的电影一样,需要卓越的功力,而有些满篇都填满让人惊呆的故事情节的书反而面目可憎,两者区别在于,是否言之有物,假如你真想表达些东西,连废话里都闪着真理的余辉。就如同这本书里困扰着霍尔顿的问题,同样困扰着过去、现在以至未来的人们,那就是以怎样的一种状态存在?

其实这个问题我至今还不明白,我懊恼的想,为什么我已经活了这么久,对于未来依旧一无所知?我既不能退回到过去,也不能一睁眼就八十岁,而只能半死不活的陷在此刻,半死不活的思考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但某天我坐在屋里,透过布满灰尘的窗户看见室外天空飘着一只红色的气球,那时候我灵光一现,对未来一无所知是否也是一件好事。虽然时刻的怀疑对人而言是一种精神摧残,但这样的自我审查正是清醒的标志,因为没有坚不可摧的生活理念,只有不愿被叫醒的做梦人。有的人爱活在糊涂中,也许这样也能自得其乐,但可惜我并不是这样的人,所以认清楚自己的脾性,并在此基础上茁壮成长,是我目前自我安抚的想法。

书中的霍尔顿看似一个吊儿郎当的小青年,简直就是精英们要讨伐的垮掉的一代,他抱有着鄙视一切的态度,绝大多数人在他看



...
显示全文
写一部满篇都像“说废话”的书像拍一部唠唠叨叨还能引人入胜的电影一样,需要卓越的功力,而有些满篇都填满让人惊呆的故事情节的书反而面目可憎,两者区别在于,是否言之有物,假如你真想表达些东西,连废话里都闪着真理的余辉。就如同这本书里困扰着霍尔顿的问题,同样困扰着过去、现在以至未来的人们,那就是以怎样的一种状态存在?

其实这个问题我至今还不明白,我懊恼的想,为什么我已经活了这么久,对于未来依旧一无所知?我既不能退回到过去,也不能一睁眼就八十岁,而只能半死不活的陷在此刻,半死不活的思考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但某天我坐在屋里,透过布满灰尘的窗户看见室外天空飘着一只红色的气球,那时候我灵光一现,对未来一无所知是否也是一件好事。虽然时刻的怀疑对人而言是一种精神摧残,但这样的自我审查正是清醒的标志,因为没有坚不可摧的生活理念,只有不愿被叫醒的做梦人。有的人爱活在糊涂中,也许这样也能自得其乐,但可惜我并不是这样的人,所以认清楚自己的脾性,并在此基础上茁壮成长,是我目前自我安抚的想法。

书中的霍尔顿看似一个吊儿郎当的小青年,简直就是精英们要讨伐的垮掉的一代,他抱有着鄙视一切的态度,绝大多数人在他看来都假模假式,都像戴了一个面具的套中人物,他们是被欲望蛀空的躯壳罢了,毫不关心结冰了鸭子去哪里这样的无聊问题,青年人满脑子装着这样打扮比较帅,那个小姑娘值一炮的想法,而中年人道貌岸然的外表之下,其实是一个偷偷摸摸的同性恋,心仪的姑娘有眼无珠的上了贼船,肥胖不堪的陌生女人从外到内的透着无趣,父母因失望而必然施以责罚,这些加起来都霍尔顿只想逃跑,而他应该是一个不识愁滋味的少年。

为什么我要说应该这个字?也许我是太以自我为中心了,譬如我几年前拿起这本小说时,就觉得它也是假模假式,用说废话来伪装自己很酷,但现在却让我蹲在太阳底下,只想一鼓作气的看完,可能与霍尔顿相比,我只是一只反射弧超长的穿山甲,他从世上感受到的虚伪他找寻不到存在的意义,此刻我才稍能感同身受。我才也像他一样,在觉得生活不大友好时还情不自禁的关心鸭子去哪里这样的问题。并且认为这个问题对我很有意义,这就够了。

蔑视一切的人其实是情感充沛的人,只是他带了一份厚礼却无从投递。与世界为敌是一件胜利无望的事,世界并不介意你敌视的态度,但你却会被这种夜以继日的鄙视压垮,而一个真正值得你爱的人就像一颗救命稻草,把你从悬崖的边缘拉回来,让你觉得不是孤军奋战。这个人对霍尔顿来说,就是他的小妹妹,而对于每个孤狼一样的斗士来说,你们也该找到自己的小妹妹。
2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