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乌托邦 7.7分

More Thomas, 《乌托邦(1516)》小摘要

江绪林
2014-01-03 看过
【按语:初步读来,《乌托邦》是一个人文主义的作品,与其说Thomas more在实质性地主张公有制,不若说文人More在向柏拉图致敬,《理想国》中的善好城邦才是《乌托邦》中公有制思想的渊源。可以追溯到柏拉图和古希腊的还有“哲学家-王者”的观念、伊壁鸠鲁主义和斯多葛派以及基督教道德观念的糅合,而这种道德观念也恰恰是英国经验主义和功利主义的最初雏形。让人真正困扰的是,《乌托邦》中极为宽容的宗教自由观念,是如何与后来莫尔作为殉难的天主教圣徒的极端身份协调起来的:《乌托邦》写于1516年,而宗教改革发端于1517年,与伊拉斯谟一样,more可能也是为“从德意志刮起来的那股(路德)阴风”(Gonzalez语)所深深的铸改,文艺复兴之人文主义的和风细雨陡然消逝,彼此冲突的尖锐的宗教冲突的腥风血雨就在眼前。】

 

More向Peter Giles问好。提及讲述人Raphael Hythloday“对拉丁语不如对希腊语精通。”【莫尔:《乌托邦》,戴镏龄译,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页3,下同】不知道Utopia的位置;有神学家打算获教皇委任为乌托邦主教,这吻合当时新世界探险的潮流。

第一部

在Antwerp有Giles介绍了旅游家Raphael Hythloday。Raphael觉得拉丁文中缺哲学,随Vespucci探险,到赤道南的许多制度良好的国家。Giles和More说Raphael应该去侍奉君主,那样才造福公众,且与Raphael的才华相称,“从国王那儿,正如同从永不枯竭的泉源那儿,涌出的是所有能造福或为害全国的一条水。”【16】

Raphael辩之以自由自在,且国王和权力总是愚蠢。并提起与Morton红衣主教交往的谈论:英国对盗窃的残酷刑罚,以及由于游手好闲的帮闲导致的潜在盗窃;羊毛圈地导致盗窃;还有奢侈的生活方式也以盗窃生活为后果。Raphael建议应该医治弊病,而非严厉惩罚盗窃。应该宽松处罚,像Polylerites人一样,罚苦役。当时交谈表明:明智的意见若来自无权无势者则无人在意,若来自权贵Morton则备受赞美。

More以柏拉图的哲人责任劝说Raphael从政,“只有哲学家做国王或是国王从事研究哲学,国家最后才能康乐。假如哲学家甚至不屑于向国王献计进言,康乐将是一件多么遥远的事。”【33】但Raphael重申哲人不容于国王,又以出谋划策为例,若建议国王力戒惰傲必不被听从,“哲学与统治者无缘。”【40,这似乎是对Plato的哲学王方案的否定答复】

但More提供了另一条现实的、间接的思路:“如不能根除坚持错误的成见,不能称心满意地治好积久的弊端,你切不可因此就抛弃这个国家。正如你不能因为控制不住风就在风暴中扔掉船一样。…一定要间接地尽你力之所能机智地行事。凡是你无法使之好转的事,切不可丝毫搞坏。”【41】但Raphael否决,认为那样只能带来精神失常,而且应该坚持真理,说谎肯定不对,而Utopia或Republic中的公有制又与现实格格不入;现实中必须装作好像不见了基督的教义。间接之路也行不通。“你本人不是被拖下水,就是保持正直清白,却为别人的坏事蠢事作了掩护。所以你的间接手法远远地无补于事。”【43】Raphael说,只要有私有制存在,一个国家就难以有正义和繁荣。而柏拉图拒绝给私有制的人们立法。但More认为这样则人生会没有乐趣,且缺乏工作动机,会引起暴乱。但raphael说Utopia情况表明有序的公有制是存在的。因此More请求Raphael讲述Utopia之事。

第二部

Utopia是海岛,由征服者Utopus使其与大陆隔离。首府是Amaurot;54座城市;30户设官Phylarch,共有200名;农村。10个Phylarch有一个高级官员First Phylarch;Phylarch秘密投票选总督,总督是终身职,而首席Phylarch则一年一选。“任何地方都没有一样东西是私产。”【53】

职业都务农。手艺。只劳动6小时。暗讽英国僧侣游手好闲。杰出者豁免劳动而从事研究。“一个工人业余钻研学问,孜孜不倦,成绩显著,因而他可以摆脱自己的手艺,被指定做学问。正是从一批有学问的人当中,乌托邦人选出外交使节、教士、特朗尼菩尔,乃至总督。”【59】劳动之外,公民尽可能充裕的时间用于精神上的自由及开拓。

在邻近大陆荒地建立殖民地。不从事屠宰业,脏活贱活都让奴隶从事。老人受尊重。旅游需要准许。“全乌托邦是一个家庭。”【66】积累了大量金银,粪桶便器和镣铐由金银制作而成。有Anemolians的使臣的例子。

乌托邦人对星辰运作、天体运动都很有研究,但对旧世界的哲学家很陌生,却在音乐、逻辑、数学几乎有相同发现,而且乌托邦人不知道“共相”这种骗人的东西。【72,中译有误,这里应该是讥刺了唯识论】

乌托邦人的道德哲学。他们倾向于认为“构成人类的全部或主要幸福的是快乐(places, if not the whole, yet the chief part, of a man's happiness in pleasure)。”【72】乌托邦人用自然宗教原则(灵魂不朽;永福;赏善罚恶)来为其道德学说辩护,却又认为单单理性就可以证明这些宗教原则。因此可以不考虑宗教,而主张追求不招致痛苦的快乐。构成幸福的是正当的快乐,“乌托邦人给至善下的定义是:符合于自然的生活。”理性首先是燃起对上帝的爱和敬;没有忧虑;爱同胞,相互帮助。【73,将伊壁鸠鲁主义、斯多葛学派、和基督教的道德观念糅合在一起了】“乌托邦人把德行解释为遵循自然的指示而生活。…我们的全部行为,包括甚至道德行为,最后都是把快乐当做目标和幸福。”【74-5】快乐是自然而然喜爱的身或心的活动及状态,虚假的快乐如衣服、珠宝和财富的追求。真快乐有精神的和肉体的,“属于精神的,他们认为有理智以及从默察真理所获得的喜悦。此外,还有对过去美满生活的惬意回忆以及对未来幸福的期望。”【78】身体的有器官的愉快、音乐、安静、健康。“几乎全部乌托邦人把健康看成最大的快乐,看成所有快乐的基础和根本。”【79】总之,精神快乐是第一位的,主要是德行和良知,而身体的快乐中健康最重要。乌托邦人反对疯狂的、反自然的(宗教)生活。整个的乌托邦人的道德学说倒似乎是英国的自然主义和经验主义传统,难怪伊拉斯谟说乌托邦写的是英国。【132】

Raphael给乌托邦人上希腊文学和学术课。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乌托邦有罪犯奴隶和更多的来自别国的死刑奴隶。还有外国的贫苦人做待遇较好的奴隶。老人生病被劝谕自杀解脱。选择配偶是要裸体检查。一夫一妻制度,严格情况下课离婚再婚。罪大恶极者处罚为奴隶。乌托邦人的美德鼓舞邻邦,因此常常受邀担任行政官。盟邦(行政官)与友邦(帮助者)。不与别国订立条约。因为乌托邦及其新大陆没有基督教信仰,条约的尊严不受重视,这里More说欧洲基督教国家严格遵守条约,似乎是讥刺。还有平民与国王的两种道德观念不利于条约。因此乌托邦人信守精神而非条约的文字。

乌托邦人恨战争,但勇于战争。有雇佣军。

乌托邦有各种宗教,日神月神等,有点希腊色彩。但绝大多数人“只信某个单一的神,这个神是不为人知的,永恒的,巨大无边的,奥妙无穷的,远远超出人类的悟解的,就其威力说而不是就其形体说是充塞宇宙间的。他们称他为父,把万物的起源、生长、发育、演化、老死都归之于他。只有对他,乌托邦人才加以神的尊称。”【103】被称为Mythras。虽然多神教残余仍在,乌托邦人“正摆脱各种混乱的盲目信仰,趋向于一致地承认在所有信仰中最合情理的一种信仰。”【104】Raphael传讲基督,许多乌托邦人接受,但缺乏神父。没有人狂热阻止基督教,只是有个新受洗的基督教徒狂热诋毁别的宗教而受到放逐的处罚。乌托邦起始就规定,“每人信从自己所选择的宗教是法律上认可的,一个人也可以向别人宣传自己的教,劝其接受,但只能用温和文静的方式,讲出道理为自己的教作辩护,如果他劝说无功,不应将其他一切的教都恶毒地摧毁,不得使用暴力,不得诉诸谩骂。如有人表达自己观点时,争辩态度过分激烈,他将受到流放或奴役的处分。”【105】强迫的真理是蛮横而愚蠢的,真理应该自行显露。宗教被当成一个尚待解决的问题,“容许每人选择自己的信仰。”【106】

无神论被蔑视,但又被宽容而不遭处罚。相信动物灵魂的人也不受惩罚。乌托邦人相信亡灵。轻蔑占卜。有人赞美自然,有人出于宗教动机践行照料病人之类。都虔敬神的独身汉和婚姻者,“一派人更明智,而前面说的那一派人则更圣洁。”【109】在理性与启示问题上,乌托邦人显示出审慎。

主教,教士有妻。

乌托邦与别国的对比。“在别的国家,人们固然谈说公共福利,但所奔走打算的却只是私人的利益。在乌托邦,私有财产不存在,人们就认真关心公事。”【115】别的国家都是富人狼狈为奸,盗用国家名义牟利。世界早就应该采用乌托邦的法制,只是骄傲(arrogance/pride)这一万恶之源在阻拦。乌托邦是幸福的。

最后,记录者More对乌托邦的根本特征表示了怀疑,没有金钱,则国家的宏伟和尊严也荡然无存。但没有追问Raphael,“我情愿承认,乌托邦国家有非常多的特征,我虽愿意我们的这些国家也具有,但毕竟难以希望看到这种特征能够实现。”【119】

江绪林 2014年1月3日星期五
2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乌托邦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托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