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己的房间

Drunkscorpio
2013-12-29 看过
  在简·奥斯丁逝世100多年后,与她同国籍的天才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在谈到女性与小说时发表了一个著名观点“A woman must have money and a room of own if she is to write fiction”。她自己做到了,她与丈夫买下蒙克之屋,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写作的房子,而反观她的前辈简·奥斯丁,却远远没有她幸运,简的一生都在寻找的不过是一张属于自己的桌子。
  简看到了那个时代大部分女性命运的悲惨,她们扮演的是一种后来被简称为“可怜的动物”的角色——生育者。女性成长到二十岁,穷尽力量物色一个丈夫,结婚,然后开始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的生孩子。有女性十三年生十二个孩子,最短的间隔是两个月,即上一个孩子出生后的两个月,她又怀上了。简的嫂子即爱德华·奥斯丁的妻子在十七年里生了十一个孩子,死于三十五岁。毫不夸张地说,她就是生孩子生死的。简很早意识到这种婚姻背后的荒谬与残酷。她曾试图鼓励侄女安娜逃脱这种命运,安娜是简的哥哥詹姆斯的大女儿,生性活泼、叛逆、爱玩,二十岁之前已有两段曲折恋爱史。但当有一天,她安静下来决定写小说并向姑姑请教时,简明显是赞赏且欣喜的,这其实意味着侄女对她个性的认可,她大概也在安娜身上找到更多对自我的认同。简给予侄女的作品相当密切的关注,既赞扬又小心谨慎地提修改建议。然而简的努力白费了。安娜婚后不久怀孕了,随之而来的虚弱与难受迫使她停止写作。简依旧鼓励她,但同时她也意识到某些东西在发生改变,“婚姻无法阻止一个女人写小说,但它能把一个女人变成一只可怜的动物”。简隐约预见到她的侄女安娜走上了一条老路——成为生育的工具。此后安娜再也没有写作。
  简年轻时可能也想过嫁一个好丈夫,成为一栋漂亮房子的女主人,但在与汤姆·勒弗罗伊的恋情无疾而终和拒绝一个叫哈里斯的男子的求婚之后,简意识到“在她与汤姆·勒弗罗伊的关系中,她并不是想要一个丈夫,她想要他本人。其他人,像她嫂子玛丽这样的人,认为只要有个丈夫就行,其他没什么大不了的。简不能强迫自己结婚,但她决心在自己的小说家之路上坚定前行,这是她能做到的。”简比她同龄女性具有更强的独立意识及勇气,同时也更渴望自由。她亲眼看到她的女性长辈、嫂子等婚后完全被栓死禁锢在家庭,围着生计、孩子、丈夫打转,简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她用自己的一支笔来反抗它。
  这种对女性身心不利的生育观直接影响了简之后的创作。她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劝导》的女主角安妮·艾略特出场即已二十七岁,“如果顺利,她让安妮太老而没法在不到二十年生十一个孩子”,而她给男主角安排的职业是一份需要冒生命危险的海员,这意味着简希望他们在未知的死亡面前达到某种生理上的平等,女性可能因生育而死,男性可能因职业丧生。简对人性的深刻洞察与揭露使得她的作品不仅仅是简单的言情小说而已。
  简清楚自己创作的才华,所以尽可能的用了起来。“她清楚自己的才能,她会发现时复一时、日复一日地照顾小孩子们是种考验,和理想状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做关心人的好阿姨,堂堂正正更走进去,勉力将不懂事的孩子训练得更有秩序,然后送他们回家,自己消失写小说”。简一直称自己的作品为“亲爱的孩子”,她尽自己所能把自己的每个主角、每个孩子安排好,然后这些孩子回过头回报她一个世界,一个足以支撑她抵御世俗压力与指责的自我的世界。
  毫无疑问,简·奥斯丁的聪慧、深刻、对世事及男女的洞察使得她超越了她之前、同龄及之后(比如她的侄女们)的大部分女性,于是她毅然走到了一个无人企及又孤独的高峰,供人景仰。
  

总体来说,这是一本内容相当详实的传记,下面说几个我看到的瑕疵或者说错误:
人物关系:
(第8页)
伊丽莎白·韦勒的女儿贝蒂是孩子们里最大的,简·奥斯丁的祖父威廉·奥斯丁是伊丽莎白·韦勒的四子,也就是说贝蒂与威廉·奥斯丁是姐弟关系。威廉·奥斯丁死后留下的孩子当中就有简·奥斯丁的父亲乔治·奥斯丁,这么说来,乔治应该叫贝蒂姑姑而不是原文中的“贝蒂阿姨”。当然可能英语中对于uncle、aunt这样的词并没有我们这么清晰的界定,但后文会出现姑姑这一称谓,私以为统一为好;

人名地名不统一,应该是笔误吧:
(第110页)
原文“但是在勒弗罗伊家族他是个需要严肃考虑的人物……”,但紧接着下文出现了“勒弗洛伊”;
(169页)
这一页的最后一段提到《曼斯菲尔德庄园》的女主角范妮·普斯特,而接下来的一页却用的是“范尼”,出现两次;
(240页)
简的出生地在文中都是翻译成“史蒂文屯”,但在这一页的图下面译的却是“斯蒂文顿”。同一本书中人名地名的翻译还是要统一吧;

前后不一致,这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应该是译者的问题了:
(175页)
在简十八岁以前,她的哥哥詹姆斯有出版一份杂志,书里前面一直将这份杂志翻译成《游荡者》,但在175页去成了《闲人》。
我不是处女座,并非故意挑刺,只是因为很喜欢,所以看得比较认真。对于初版的译本,难免会有些不如意的地方,可以理解。希望再版可以改正。

另外有一个麻烦就是如唐诺先生在为铁伊的《时间的女儿》写的导读里抱怨的那样“英国这些王公贵族为小孩取名字又实在没什么想象力,永远在亨利、爱德华、理查、伊丽莎白、玛格丽特几个有限的名字里打转,乱上加乱“,不仅王公贵族,平民也是啊,这本书里就很多重复的名字,比如简的父亲叫乔治,她有个兄弟也叫乔治,简的一个姑姑叫费拉达菲,后来一个堂姐也叫费拉达菲,乱得很。建议就是画张人物关系图,我真是这样做的。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成为简•奥斯丁的更多书评

推荐成为简•奥斯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