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注者的话

flower
2013-12-27 看过
这本书的出版最早可以追溯到2009 年5 月,我获得卡尔斯鲁厄新媒体艺术中心(ZKM)夏季研究基金,受邀参加由汉斯• 贝尔廷在卡尔斯鲁厄组织的为期十天的夏季工作坊。在参与这个工作坊当中,我首次认识汉斯• 贝尔廷教授并接触到他所提出的“全球艺术”的概念。这个概念中深刻的内省精神和反思意识吸引着我,也让我开始萌生了认识我们自身的历史以及现实的强烈愿望,并且意识到这项工作的迫切性。
回到中国以后,我邀请当时在柏林求学的德国诗歌研究者苏伟和我一起自2010 年7 月开始在《当代艺术与投资》杂志开辟专栏,专栏题目为“对话《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这个栏目设置的方式是,每一期由苏伟翻译贝尔廷教授于1995 年出版的德语版《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中的一篇文章;同时,我和他各自撰写一篇平行的叙述。苏伟的文章往往为贝尔廷教授所提出的艺术观点提供相关的学术背景介绍,具体到当时同样的问题如何出现在其他学术领域的探讨当中。我主要是从贝尔廷在文中所提出的观点出发,发散性地来观看发生在中国的,以及在我自己经验和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所发生的艺术实践和艺术问题。这个持续了两年之久的写作是一项重要的写作实践。从一开始决定将这本书介绍到中国来的时候,我就非常明确地决定我们的角色不仅仅是翻译者,同时是对话者和平行思考者,主动地理解并借助贝尔廷教授对于艺术历史的观看方法,从艺术家与艺术史的关系,艺术实践与艺术史的关系的视角来讨论与我们密切相关的周围的艺术问题。这样的工作必须和我们这里的艺术现场和历史保持亲密的关系。
在过去这十年当中产生了大量带有目的性和功利性的当代艺术史书写和研究。在这些研究和写作开始之前,往往就已经设定了目标和答案,这种目的性过强的艺术史书写遮蔽了事物的复杂性,使创作、思考和创作者成为一个已经有了明确规则的游戏的组成部分。在这本书出版之际,我再次发现,除了方法论的提示以外,贝尔廷的文字充满了作为一个和艺术一起工作的人对于艺术所必须持有的谦虚和敬畏的态度。这些贴近创作的描述、观察和洞察是如此的奇妙和充满魔力,每读一次我都深受启发,不断地提醒我去发现、描述和感知,而不是去总结、归纳、下定义,或者仅仅依赖已有的经验和描述去观看创作。艺术本身充满了自主的诉求和强烈的欲望,是任何书写都无法取代和阻挡的。
从2009 年至今,我一直和汉斯• 贝尔廷教授保持通信并偶尔会面。2013 年4 月,借贝尔廷教授来北京之际,我和苏伟就该书的书写与贝尔廷教授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举行了对话。是贝尔廷教授开启了旅程,使我和苏伟有了这段充满惊喜的旅行。我还想感谢我的先生刘鼎,从我开始写作的第一天至今,他始终是第一位读者,他的勇气和智慧不断地激励着我。
卢迎华
写于布鲁塞尔至伦敦的火车上
2013 年11 月29 日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