艽野一梦,肝肠寸断

林恩
2013-12-25 看过
       读大冰《他们很幸福》后,偶然得到这本书名,买来一个多月断断续续,今早才读完。
    
       久不读文言,生疏了很多。可是陈渠珍写作时已是民国,不似明清前的晦涩,白话了很多。但是文言的言简意赅,意犹未尽。不免对文言的没落难过,文言文虽不适合生活,但在写作上微言大义,意境悠远,往往超越字面本身,引人遐想。现在的白话文虽然口语话,更贴近生活,却没了汉语的优雅和精确。读文言文,一直被古人精确的形容词震惊,不仅精确而且优雅,又多贴切比喻,旁征博引。读之如观沧海,波澜壮阔,又引人举一反三,通常一篇文章下来学到很多知识。陈渠珍的《艽野尘梦》读来不是十分晦涩,生僻字也不很多,更近白话却也不失文言优美。
   
       故事的前半部分写了清末入藏官军诸多战事和西藏的原始风景,中部西原出现,后面则是走进羌塘无人区的大纪事。
    
       故事的前半部,我当做地理志和现代史去读了,直到引起我兴趣的西原出现。可是即使整个故事中,西原都不是重点。陈渠珍只是略略几笔写出西原矫健忠贞。这个力护丈夫走出漫漫无人区的藏族女子,却在随夫到达长安时溘然长逝,说令人唏嘘不已太过娇作,应该肝肠寸断才是。
       摘录西原临死前一段描写:

西原启门,余见其面赤色,惊问之。对曰:“自君去后,即周身发热,头痛不止。又恐君即归,故坐此守候也。”...一日早醒,泣告余曰:“吾命不久矣。”余惊问其故。对曰:“昨晚梦至家中,老母食我以杯糖,饮我以白呛,番俗,梦此必死。”...至夜,漏四下,西原忽呼余醒。哽咽言曰:“万里从君,相期终始,不图病入膏肓,中道永诀。然君幸获济,我死亦瞑目矣。今家书旦晚可至,愿君归途珍重。”言讫,长吁者再。遂一瞑不视。
       
        看到这,泪流满面。恍以为西原是中年妇人,如此识大体,如此贤良。后才惊觉,西原十四五岁嫁于陈渠珍,适年冬月即随夫离藏,来年六月入关,冬月陨殁,当时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想到这,悲痛更不能自拔。想起西原随陈渠珍到了长安,坐在门口等丈夫入门时原来是来自一颗不安的少女之心。这个可以在无人区面对残暴风雪和残食同类的饥饿士兵的番人之女,并不是铜打铁铸,她也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而已。远离故土,随夫万里,又临困境,守坐门坎,她在想些什么?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这时候该想一些什么?

       她的强悍和勇敢在我面前瞬间淹没,只剩下一个穿着极不合身汉服的番人少女,被病痛折磨的脸色赤红,不安的等着丈夫归来。像一只受伤的困兽,等待爱人最后一次的拥抱。还在弥留之际,宽慰爱人。她竟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真情谁与共,生死可相从。
 
               “余述至此,肝肠寸断矣。余书亦从此辍笔矣。”
52 有用
4 没用
艽野尘梦 艽野尘梦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5条

查看更多回应(35)

艽野尘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艽野尘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