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來翻書:蔣天樞《陳寅恪先生編年事輯(增訂本)》

satankiss
2013-12-23 23:24:35 看过
前些天,因為先生追思會要編先生之年譜,故翻出此書,欲觀其體例,因讀一過。
蔣先生所撰此書文字,“筆端常含感情”,對師之愛,對師之敬,慨師之遭際,痛師之苦楚,讀之每令人愴然。而於富涵感情之文字中,陳先生之人乃浮出於紙面,鮮活之生命如在目前,讀之而仰慕之心生,附驥之志立。想望高風,不能自已。
在綜括陳先生治學之特色時,蔣先生特就精神上著眼,揭出四點:以淑世爲懷,探索自由之義諦,珍惜傳統歷史文化及“續命河汾”之嚮往。於此,即可見陳先生追求學術之義,在爲當日及今後之中國,求得可以傳續不絕、生生不已之新學術。他以為將來中國文化之進展,端在新宋學之建立,意為既不忘本民族之地位,又能吸收外來文化之優長。則其學未可僅以史學限之,實當置於文化整體中求其地位。其續命河汾之嚮往,正見其自任之重。在《贈蔣秉南序》中,陳先生曾云“歐陽永叔少學韓昌黎之文,晚撰五代史記,作義兒、馮道諸傳,貶斥勢力,尊崇氣節,遂一匡五代之澆漓,返之淳正。故天水一朝之文化,竟爲我民族遺留之瓌寶。孰謂空文於治道學術無裨益耶?”歐公古文,非止於文辭而已,道即寓於文中。其文字即關乎學術之升降,文化之興衰。近代以來,西技大盛於中國,國人每以數學、化學、物理、機械、鐵路等所謂“實學”方有裨於國,而斥經、子乃至史學爲無用,至今日而此風未歇。觀義寧所慨,可不三嘆哉!“學術盛衰,當於百年後論升降焉。”晚清以來中國之演進方向,未嘗無乾嘉以來之學術潛運於其間。自今視昔,歐文忠之功偉矣;自後期今,“新宋學”又豈可不力求邪!
陳先生詩中曾有“最是文人不自由”之語,然其實非文人。忠肅劉莘老嘗言,士當以器識爲先,一號爲文人,無足觀矣,正以文人多浮薄無行也。而陳先生則“平生固未嘗侮食自矜,曲學阿世”,氣節凜然,大義巍巍。其自認為思想囿於同光之際,議論近乎湘鄉南皮之間,則其所自視實乃儒家之士,非今日之所謂文人或知識分子之比。士與知識分子之別,愚蒙尚未敢明作分判,以不成熟之意見言之,知識分子在以自身之知識爲根基,對政治、社會之事作“超脫”之批評與建議,多以言論鳴於世;士則以自身之道德——所謂道德,——爲根柢,以天下爲己任,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致力實踐於世道之中。余英時《陳寅恪與儒學實踐》一文,正在說明陳先生雖未以儒者自命,而實於“身教”上見儒學之真精神。
重言十七,小子之瞽語,豈足道哉。謹錄陳先生《清華大學王觀堂先生紀念碑銘》,以終此篇。其詞曰:
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於俗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聖所同殉之精義,夫豈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見其獨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論於一人之恩怨,一姓之興亡。嗚呼!樹茲石於講舍,繫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節,訴真宰之茫茫。來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章。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壬辰四月己未夜至庚申凌晨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的更多书评

推荐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