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理论严重缺乏可证伪性

Starling
2013-12-23 看过
作者理查德·道金斯声名远播,是著名的“无神论四骑士”成员,粉丝众多,我知道写这篇文章会得罪他的影迷,所以我必须声明本人也是无神论者,而且对亚伯拉罕一神教厌恶至极,所以本人全力支持道金斯对宗教的批判。但这不等于我认同他所有的观点,比如这本书,我认为他写的很烂,可却被奉为经典并广为传颂。

这个标题就起的很糟糕——《自私的基因》惊世骇俗,有分子生物学基础的人应该会明白,“基因”说白了不过是核苷酸分子长链缠绕起来构成的高分子聚合物罢了,这种简单的东西基本可以被视为是无生命的,它没有意识和思想,更谈不上是“自私”的。就像我们不能说一块石头是自私的、一张桌子是自私的一样,我们也不该说基因是自私的,它只是服从了一些生化反应规律,而自身是没有目的性的。也许道金斯采用这种拟人化的比喻是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但文章中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夸大这种比喻,这显然会给读者带来严重的误导:仿佛“基因”不再是简单的高分子聚合物,而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精灵”,这些“精灵”寄生在我们的身体里,操纵我们的所有行为,而我们只不过是它们的奴隶。
  
我知道道金斯等人对此是这么解释的:虽然,基因是没有意识的,但是,有大



...
显示全文
作者理查德·道金斯声名远播,是著名的“无神论四骑士”成员,粉丝众多,我知道写这篇文章会得罪他的影迷,所以我必须声明本人也是无神论者,而且对亚伯拉罕一神教厌恶至极,所以本人全力支持道金斯对宗教的批判。但这不等于我认同他所有的观点,比如这本书,我认为他写的很烂,可却被奉为经典并广为传颂。

这个标题就起的很糟糕——《自私的基因》惊世骇俗,有分子生物学基础的人应该会明白,“基因”说白了不过是核苷酸分子长链缠绕起来构成的高分子聚合物罢了,这种简单的东西基本可以被视为是无生命的,它没有意识和思想,更谈不上是“自私”的。就像我们不能说一块石头是自私的、一张桌子是自私的一样,我们也不该说基因是自私的,它只是服从了一些生化反应规律,而自身是没有目的性的。也许道金斯采用这种拟人化的比喻是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但文章中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夸大这种比喻,这显然会给读者带来严重的误导:仿佛“基因”不再是简单的高分子聚合物,而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精灵”,这些“精灵”寄生在我们的身体里,操纵我们的所有行为,而我们只不过是它们的奴隶。
  
我知道道金斯等人对此是这么解释的:虽然,基因是没有意识的,但是,有大量自我复制倾向的基因会在进化中保留下来,而复制能力差的基因都在进化中消失了,这是一个自然选择过程,凡是留下来的基因都是“自私”的,凡是“无私”的基因都已经逝去了。这种思想可以概括为“自然选择的基因版本”,或者称为“新达尔文主义”思想。新达尔文主义者武断的认为,所有现存物种的性状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没有别种可能。这偏偏违背了达尔文最初的观点,达尔文在《物种起源》序言里强调,自然选择不是唯一的演化方式。新达尔文主义者却将自然选择推向极致:凡是留下来的都是好的,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这是啥?标准的逻辑重言式,A=A一样的恒等式。说句刻薄的话来形容,就是事后诸葛亮和马后炮专家。如果一个人真的明白生物演化的过程是试错法,他也应该明白,这个试错过程到今天依然没有停止,我们不能说今天的一切都合情合理。
  
这种“存在即合理”的思维把现存的基因彻底神化了,基因简直成了上帝,它们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它们能操纵你的神经系统。按这种说法,你听到有人落水了,你身上的基因强大到甚至可以瞬间完成计算:这个落水者身上有多少基因跟你是相同的,然后对你的大脑下令救人还是不救。这仿佛是在暗示,你的所有本能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都是最佳的,是最理性的。你根本就不需要思考,跟着感觉走就行了。有神经生物学知识的人看到这里就知道是多么的荒谬至极和夸大其辞,大脑的神经网络其实有着相当大的可塑性空间,后天环境会显著影响着脑内神经元的数量和连接方式,而基因顶多只能在神经发育期发挥有限的影响,神经系统从来就不是基因的奴隶。道金斯严重夸大了自然选择的作用,忽视生物的后天行为是有相当的比例是脑随着环境变化而做出适应性的调整。
  
我想到一个有趣的例子:假如人如果都是基因的奴隶,那么克隆技术肯定是要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广泛欢迎的,因为克隆技术能完全、大量的复制你的基因,这岂不是比只能继承你一半基因、费力的有性生殖要好很多倍?奇怪的是从当前的政治现实来看,克隆技术远远不被人类所欢迎,相反,它几乎遭到了各地保守势力的阻挠,相关科研阻力重重,甚至被过分敌视。

当然这本书论证过程的最糟糕之处这里——无法证伪。比如跳水救人的例子:如果你怕死不救人,很好解释,这是为了保存你自己身上的基因;但如果你舍己救人,他们则解释为,你是为了保存他人身上跟你相同的基因。无论你救人不救,这个理论都是对的。还可以举很多例子,公蜘蛛希望跟母蜘蛛交配,但也要冒着被母蜘蛛吃掉的风险。现在你作为一个公蜘蛛,如果为了繁殖不要命,这是“自私的基因”在后代的身上得到延续;你若为了保命放弃了繁殖,这是为了保存你自己的基因,或者解释为你把机会让给了相近基因的蜘蛛兄弟们。还有母兔、母鼠等动物在产后会情绪不稳定,有一定几率会咬死后代,现在作为母兔,如果你没有咬死后代,不要多说,这是为了延续自私的基因;如果你部分甚至全部咬死了后代,这可以解释为你在把有限的资源留给那些强壮的后代,或者解释为你把资源都留给了你姐妹家的孩子。还有异性恋or同性恋,如果你是异性恋,就是繁殖自己身上的基因;如果你是同性恋,就是为了他人延续基因留出位置……发现没有?这套理论永远都是对的,因为它在逻辑上就不可能是错的,你无论做什么都是“自私的基因”让你这么做的。这套永远正确、不可证伪的把戏跟神创论究竟有啥区别?我何必非得信什么“自私的基因”,我信上帝、信飞天拉面去不是更好?

道金斯作为反击宗教势力的先锋,为了摧毁宗教的循环论证体系同时,都没想到自己也创造了一个宗教,一个万物运行都是又自然选择决定的,由“自私的基因”决定的“新宗教”。区别仅仅在于神创论说的一切都是上帝决定的,而基因决定论的说一切都是基因决定的,换了一个概念,思维方式却是完全相同的。

值得一提的是,道金斯本人似乎不是基因决定论者,本书最后一段他透露出人类可以用理智战胜“自私的基因”,提到了meme理论,这个独创性的思想足矣给这本书加一颗星。但不会改变我对此书很差的评价,因为它误导了无数读者。受这本书影响,很多人都成为了坚实的基因决定论信徒,他们眼里仿佛一切都已命中注定了,这怎么看都是流行于19世纪的机械决定论在悄然复辟,那个全知全能的拉普拉斯妖改了名字叫做“自私的基因”,说实话这玩意真的离神创论不远了。今天的人们可以轻松破除宗教的禁锢,但很遗憾的对于各种包装着“科学”外衣的形而上学,依然缺乏足够的抵御能力。

我建议依然对道金斯及其新达尔文主义执迷的读者,去读一下古尔德的《熊猫的拇指》或马古丽斯的《倾斜的真理》。2010年热门的科普畅销书——凯文·凯利所著的《失控》,也有一段对新达尔文主义的批判,不妨一读。
53 有用
3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9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自私的基因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私的基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