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本书,看完了

西峰秀色
2013-12-22 看过

 托人从台湾带回来的《Mao's Last Revolution》看完了。这本书在80年代的中国曾经出版过中文版,但是后来又成为了“禁区”。后来有许多类似反思历史的书都被禁止了。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在不断提醒人们,“Culture of Revolution”远没有结束,其实我倒是认为不是“COR”的遗毒,而是feudal despotism 和totalitarianism 一直就贯穿中国历史始终,并且没有激起公民有效、深入的反思与警惕。只是留于肤浅地批判历史行为、事件本身,只是围观、猎奇宫庭内斗,而对于自身所处时代从来没有深入地去问“为什么”。
       曾经在和别人闲聊中,一位年长的人告诉我:100年后,你所看到的这些人、你周围的人、以及包括你和我,都会死去,这批人都要死。
       听上去,这是一句无比正确但又毫无意义的废话。但是具有历史感的人,却有着另外一翻滋味,始终萦绕心间。对于人类的繁衍生息这是一个无法打破的客观存在,而人类所生存于世做出种种的行为产生的大大小小的过程、结果形成了历史痕迹,只是每个人所做出行为的意义大小不同导致了其所身处历史旋涡中的影响不同。研究历史的终极目的难道是要追求和纠缠已经死去或即将死去、注定死去的个人的罪错吗?结缠于历史的迷雾中吗?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仅仅是疲于猎历史之奇,作为茶余饭后、街头巷末的谈资的话,那么研究历史的目的过于无趣与低级。所以,我更倾向于前不久刚刚谢世的南非总统曼德拉的主张:揭露、公布历史真相基础上的和解。
这里的“和解”,我认为包括政治的、政府的、党派的、个人的和解,但是前提必须揭露真相!这样对待历史迷局的解决其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和解”是一种对个人、政治、政府的一个善意承诺,承诺不再受到某种激烈的惩罚,这使得历史的当事人在某种程度上消除对“政治清算及惩罚”的恐惧,有助于鼓励更多的历史当事人走到前台来揭示真相;其次,将历史的教训提高到为全人类可资警醒、借鉴的高度,而不是囿于某一地区、某一国、某一党派之间互相倾轧的手段。研究历史不是为了抬高或压制某一群体的自尊,而是为了明鉴未来、为世界提供和平来临的方式与期许。
27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下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下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