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随想

关山难阅
2013-12-21 看过
这本书我看了两遍,也断断续续地想过一些东西。不过由于知识水平有限,当然还受知识结构以及文化氛围的局限,使这篇躺在床上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随笔缺乏必要逻辑性以及严谨性。不过也算是我的一点看书小见解吧,在这贴出来希望能和大家相互交流共同进步。

————————————正文——————————————————
《兄弟》随想

林红是一个标准的家庭主妇。不失精打细算、勤俭持家等优秀品质,但是作为一个妇人,总不免有点见识短、气量小、底气不足等坏毛病。

说林红不嫁李光头有点马后炮之嫌。但是对于一个女人而言,好像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选夫的标准都是极其简单而又复杂的。简单是因为对女人而言,无非是才气、人品、财富、外貌几样,复杂是因为女人心复杂、社会复杂。

林红对李光头一直都是厌恶,后来几个月的云雨之欢笔者也只是认为李光头的财富神话早已在林红内心潜移默化形成影响,财力上的优势降低了林红表面上对他的厌恶。这一点,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无法避免。刘成功与赵胜利这两个大才子,斯文人,最后还不是在李光头的财力下甘拜下风。而林红与刘、赵二人有不同。林红是女人,是女人脸皮都薄,是女人只要肯放下身段总是饿不死的。林红这两点都做到了,并且完成了从温柔贤惠的家庭主妇向虚伪浮华的交际花转变。一个悲剧,有点滑稽。

李光头爱林红,林红爱宋刚,宋刚和李光头是兄弟。李光头爱林红在先,林红爱宋刚在后。李光头一出现就在林红心目中是一个癞蛤蟆形象了。现在谁愿意和一个强奸过自己的人结婚?李光头在厕所看过林红的屁股。那个时候,相对传统,一个未出嫁的全镇男人心中的女神被人看过屁股。

全镇的男人都知道李光头看过林红的屁股。这里面当然不排除林红的父亲。李光头和林红结婚的几率基本为零。先不说李光头死皮赖脸的求爱方式令林红厌恶,还不说李光头丢进了林红的脸让林红在工友面前抬不起头,单单就是林红父亲知道李光头看过女儿屁股之后拿着这个屁股换饭吃就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再说李光头当时也的确没什么竞争力,和宋刚比着没有,就是和刘、赵二人比着也没有。虽然天天把刘、赵二人打的像孙子似的(我对这两个读书人的人品尤为不齿,对于刘的不齿甚于赵)。宋刚是读书人,长的高,戴一副黑框眼镜,工薪阶层。李光头当时手下有两个瘸子、三个傻子、四个瞎子、五个聋子。虽是一厂之长,但不明情理人就当一笑料,一群残废能成什么气候,在加上一个偷看女人屁股的男人的偷看女人屁股的儿子。偷看屁股会遗传,宋刚的高也是从宋凡平那里遗传过来的。李光头除此之外,整天一副光头模样,穷凶极恶。

林红喜欢上宋刚是正常的。任何一个女生都有情窦初开时的害羞与幻想,不过当幻想越来越远,年龄越来越大,女生变成一个老女人时,就会越来越焦虑,越来越迁就,从幻想中开始走出,直至碰到离幻想最近的一个人。宋刚与林红幻想的距离要短于李光头和林红幻想的距离。

不过有点敬佩林红的是这个女子的手腕。硬,手腕绝对很硬,不过不是光明正大的硬,是有点阴险、有点小女子狭隘心态的硬。她向宋刚求爱不成以跳河求死相逼、她得知宋刚在救济李光头时要这兄弟断绝关系、她在宋刚死后成为一个交际花已过去的自己判若两人的决绝,都在显示这是一个不一般的女人。

其实,这个女人到最后是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选择李光头,后悔自己年少不懂事。可谁能看见几十年后自己生活的轨迹呢?只是在几十年后看待之前的生活时不禁嗟叹。人生遗憾事太多了,所以有许多人在几十年后做着几十年前的本应该做的事,在几十年后过着自己几十年前幻想过的生活。

宋刚是林红幻想中的白马王子,但是没能给林红幻想中的生活。而李光头恰相反给与了林红想要的生活。这兄弟恰好给与了林红完整的人生。只是形式上完整的割裂人生。林红几十年年前幻想的生活绝对是健康的,而不是几十年后的多功能美发厅,她从一个玉女、到一个恋爱中的幸福人儿、再到婚后的家庭主妇、与李光头放荡几个月的荡妇、口是心非的交际花。李光头对林红的爱恋处于真心,林红对李光头的迁就出于财富。林红不是看中李光头的财富,而是屈服于财富所带来的社会影响力以及自己所幻想的豪门生活。是个女人应该都幻想过自己以后的生活能够超过世上99%的女性吧。

当然,林红对宋刚的爱是出于真心的。只是宋刚不了解女人的爱。婚后二人没有孩子,性事草草。林红像是一头永远处于饥渴状态的恶狼,终于可以大吃大喝一次了,不幸的是把胃撑坏了。林红与李光头做爱时得知宋刚死讯,李光头阳痿,那么林红也应该是性功能大大下降。可是宋刚就为什么那么着急呢?宋刚失业了,自己靠林红养活,不想成为负担。不想成为负担,林红是爱着宋刚的啊,绝不会把宋刚当做负担。越是这样,宋刚越是内疚,林红越是不懂宋刚。

林红的最后结局确实让人心酸。这不得不感谢作者。林红的出场可谓是“未闻其人,先闻其屁股”了,一个屁股就成为了刘镇成年人相互追逐的对象,那人呢?一个美到让刘镇的成年男子除了李光头外都望而却步的美人。这样的美女大家都想着应该有幸福生活的。可是没有,造化弄人。这个女人嫁给了李光头的兄弟,可是最激情的性爱却是在李光头那里获得;幻想中的生活也是在李光头那里获得;第二次“初夜”也是给了李光头。所有都好像按照最圆满的结局排编,可是早已物是人非、换了时代。人不是那个时候的人,感情也在不是那个时候的感情了,结局也只是形式上的圆满,内涵其实是一潭苦水,只有品尝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苦楚。

一个好姑娘就这样沦为社会的玩物。丈夫突然去世,自己在与丈夫的兄弟通奸。在李光头那里对物质生活的妥协成为林红终生的伤。对宋刚的背叛,对自己早年人生轨迹的背叛都源于与李光头生活的几个月。习惯有时是最残忍的枷锁。可社会就是这样,一个复杂善变的动物,高兴时舔舔你的手,不高兴就咬你一口。市场经济带来经济发展的同时,忽视了道德体系以及道德观念的构建,或是经济中对道德的破坏速度已经超过了道德构建的速度。又有多少人在黑暗中迷失还信誓旦旦地说告诉自己在黑暗中迷失的人绝对是盲人啊。真是讽刺。现实就是讽刺。






宋刚是一个有点女人气的男子。这个男子温柔,但懦弱;能承担家庭责任,但孩子气;重情重义,但书生意气。

宋刚和林红具有极强的互补性。这人在性格上和在一起恰巧是一个完整的男人和完整的女人了。一分开二人就在自身显示出来了自己的优势和弱点。宋刚是一个有点女人气的男人,林红有点男人气的女人。

宋刚的女人味在书中有多处体现。简单说就是当李光头和板凳、和电线杆搞“男女关系”,小屌硬邦邦的时候,宋刚全无感觉。再说林红、宋刚二人结婚婚后无子。再加上宋刚文弱的外象,这一切我觉得都在显示着宋刚是一个雄性激素分泌不足导致男性功能缺失的人。不过生理上的缺陷对一个人性格的影响还在其次,当然也不能这么说,一些天生残疾的人从未出过门,但是有一种孤僻暴躁的性格。就宋刚而言,我觉得他的生活经历对其影响更大。

首先父亲被批斗、被打死对他造成了心理阴影。宋刚是一个感性的人。对于感性的人来说,外在的感觉对内心的反映将会产生更加放大化的效果。这是一个多么残忍的故事。“文革”对社会的践踏不仅体现在法制上、文化上,对人的生理、心理的伤害对几代人的健康发展都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影响,进而影响到社会的健康发展。宋刚亲身经历父亲被批斗的过程,在此期间他和李光头二人做饭,宋刚变成了一个勤俭持家的“家庭主妇”。受到孙伟、刘成功、赵胜利三人的欺负,这二人只能忍受。

其次宋刚在乡下几年的生活经历,毫无疑问也是照成这种性格的元凶之一。宋刚爷爷是一个地主,在人民公社化运动风行时期,地主已经成为阶级敌人,成为了被批斗的对象,对这类人的描写见诸于文革后文学。当然与地主相关的亲人、物品也成为人们批斗的对象。宋刚作为地主的孙子,生活在乡下与年迈、凄苦的老人相依为命。我们能够想象得到受到了多少白眼。“地主的孙子”这一个印号我相信在乡下生活的几年就像影子一般一直缠绕在宋刚周围。被人歧视、像一只被捕的猴子一样任人指指点点、任人欺负,这在心理尚未成熟的幼小孩子的心中一定有恶劣并且极其深刻的影响。我觉得这是造成之后宋刚懦弱、胆怯心理的最主要原因。生活经验对于一个人能力影响巨大,生活经历却对一个人性格的形成与发展影响巨大。

当然除此之外其他的生活经历比如说母亲去世以及之前的生活,由于书中没有提及,我们也不好狐疑猜测,不过根据宋凡平在自己妻子死后马上和寡妇李兰结婚,我的猜测就是宋凡平与第一任妻子的生活并不幸福美满,甚至可以说第一任妻子除了给他留一个儿子之外并没有任何能够让他留恋的地方,再根据宋凡平的家世,我的另外一个猜测就是宋凡平的第一段婚姻是中国封建社会婚姻思维影响下的典型悲剧。父母之言、媒妁之命、门当户对,之后就陷入了巨大的悲剧和煎熬之中。所以说宋刚小时候也就是在宋凡平与李兰结婚之前整天就生活在家庭冷暴力之后。从宋凡平的翩翩君子来看不至于直接对宋刚生母施加暴力。不过越是不加言语的故意冷落越是能够激起不明清理的人的好奇心,宋刚在如此家庭环境生活之下胆小怕事,小心甚微。如果说在乡下生活的几个月是塑造其性格的主要阶段,那么与生父生母一起生活的几年,却在宋刚心中埋下了因果。宋凡平因李光头的一句“你骗我,你说地主是地上的毛主席”而给宋凡平带去无边痛苦,宋刚也因为李光头最终命丧黄泉。我这里说李光头给宋凡平带去痛苦并不是把宋凡平的痛苦归咎于李光头而不是文革。我表达的意思是在文革已经造成苦难的前提下,李光头的话让这种苦难加重。不过话又说回来,谁又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物质不是,精神那一定是的。但是说如果没有文革,李光头就是说一百遍这句话也无济于事,归根结底还是归咎于文革,李光头是无罪的。我觉得这种说法和猥琐死人的尸体是无罪的一样,反正那个人已经死,即使其他人在做任何事也无关紧要。这种说法完全是一种在大错误状态下不顾及小错误的无意识的精神病状的癫狂。

宋刚太依赖人了。先是李光头、后来是林红、再后来是周游,当他发现所有人都背叛了他时,当他发现自己没有依靠时,当他发现自己一个人已经不能面对世间险恶时,他觉得自己活着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宋刚又是可怜的,特别是全书后半段,宋刚读起来是令人心酸的。

这就是爱吗?宋刚对林红的叫爱,林红对宋刚的叫爱吗?我一段时间也陷入了迷茫,现在也在迷茫之中。迷茫的是林红对宋刚的叫不叫爱?爱是不是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忠诚?

钱就那么重要吗?物质对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来说,有时即是一种激励,又是一种压迫。宋刚为了钱、为了林红让林红被做处女膜广告,给自己做隆胸手术,推销假冒伪劣产品。可是这样有了钱又能怎么样呢?尊严不在了,人格不在了,曾经的骄傲也不在了。

什么是友情?友情不是以钱财来维持的,也不是以相互利用的关系来维持的。我现在都认为李光头对宋刚的不是一种纯真的兄弟之情。或许是作者的手法让我有这种错觉。宋刚对李光头的是一种血浓于水的兄弟之情,而李光头给宋刚的确是一种近乎江湖义气的兄弟之情,至于周游,一个渴望安定的游吟诗人。

宋刚是一个悲剧,整篇故事中最具悲剧色彩以及隐喻含义的一个角色。他的痴情到最后全都化作了尘埃,他感性到最后全都成为了讽刺。




李光头小时候的表现完全超脱了我对小孩子的认识。真可谓是荒诞年代的荒诞人生啊。

小时候的李光头给我的感觉就是早熟。不仅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先说生理上,最简单的也最直接的就是性器官发育早。不过从后来李光头发达后放纵的性生活来看,他在这方面发育早似乎没什么过多述说。但是根据我的理解,宋刚和李光头二者的性格在作者对比和补充,二者的人生以及结局也在做着对比和补充。但没有一个是完美的,这似乎是人生发展的一种格调,没有完美的人生。但看来这似乎又是社会发展的悲剧,特别是全书后半段,虽略显粗糙,但还是以一种心酸而又滑稽的笔调将应有的悲剧叙述出来。举办处美人大赛时 为了名利而性贿赂的社会女青年;费尽心机搞处女的李光头结果一无所得;周游的江湖骗术;宋刚的变性手术;小关剪刀的风尘人生;童铁匠的性福生活••••••但是我觉得在这一系列事件中滑稽是有钱人的,心酸是穷人的。李光头的后来一系列荒唐事也许要归结到性,归结到对林红求而不得而的生理压抑。小时候的李光头就为后来发达的迹象埋下了伏笔。看女生屁股的李光头、和电线杆搞“男女关系”的李光头,一个情欲发达的李光头。至于心理上,我认为是在受到“刘镇三恶”(刘成功、赵胜利、孙伟)的欺负时表现出来的无奈。当然不能反抗,那个时期死人反而变得很平常。三人拿宋刚、李光头二人练习扫堂腿的时候,李光头不是蹲坐在地,就是狼狈逃窜,二人像野狗一样乱窜。根本没有任何心理的归宿。我觉得这种感觉会造成李光头一种心理上的不信任感和畏缩感。但是再后来的李光头身上没有看到任何这种特征,以致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感觉作者写这本书不是为了文学,不是为了教化,而是为了历史。我觉得严肃的文学写作者写作除了让自己身心愉悦外,更重要的是能够传递出一种理想,一种信念,一种反思,当然也要有吸引读者吸取这些有益思想的能力。而不是为了表达历史、反映历史、增强故事的趣味性去降低故事的质量。

恋爱中的李光头纯粹变成了一个无赖。这种方式就是让男生看了也觉得厌恶吧。既然喜欢别人为什么还要拿别人的屁股换饭吃?如果一切归结为贫穷或是年少不懂事的话?那人性生来就是恶的。不仅表现在恋爱的方式上,还表现在恋爱中所想出来的各种狗屁计划上,非常无耻 ,以当时的社会状况,我估计“猥亵罪”就能让李光头死好几次了。

成为生意人的李光头倒是有几分侠义。但是融入到李光头骨子里的无赖还是大放异彩。用无赖威胁政府倒是出了名堂,成名时候不忘以前跟着自己生意受难的老伙计,也算是先富帮带后富。

李光头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娶到林红吧。男人总是对自己的初恋念念不忘。呵呵。李光头对林红一往情深,虽说林红对其感情真实性有所怀疑,刘镇的群众也觉得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李光头毕竟没有放弃过。李光头对林红的爱情的坚持倒是在全书中一分不多的真情。第二大遗憾就是自己的兄弟宋刚吧。宋刚死后李光头才铭记起自己在发达的时候还有一个兄弟在受苦。我对李光头发到后的人品一直抱有怀疑态度,毕竟商人逐利,再根据李光头成功后的行为,也不像是一个“儒商”、“雅商”

李光头追求林红大半生却最后与林红形同陌路;搞了一辈子女人没见过真正的处女;自己相依为命的兄弟也因他而死;虽家财万贯却与两个瘸子、三个傻子、四个瞎子、五个聋子述说心事。李光头的一生是寂寞的。风尘仆仆的打拼一生,到最后却是遗憾越来越多。


孙伟是一个时代悲剧的典型缩影。也印证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社会上没有一个人是孤立存在的。孙伟的死是因为头发,这让我想到了鲁迅先生的《头发的故事》,因头发而死的人不在少数,头发在清代甚至成为了顺民与匪民的区别。可是在这里呢,头发成为了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区别。孙伟的死,其母亲的发疯,父亲自杀,一个还有希望的家庭瞬间陷入绝望,成为历史。文革在创造历史,也在成为历史。孙伟和李光头的交情不可说不深,李兰和宋凡平结婚时孙伟的父亲以及其他几个找鸡的人和宋凡平大打出手,之后文革中宋凡平被打倒孙伟依靠自己父亲成功成为三恶之首。这是什么?让一个心术不正的人有了社会依靠,就会让更多好人丧失自由生活的环境。之后孙伟父亲也被打到,孙伟被孤立,少年的心开始变得孤独,可是不甘寂寞。如果说孙伟在之前对李光头的欺负出于社会以及家庭带给她的自豪感和自豪感所产生的自信心的极度膨胀,那么之后孙伟对李光头的亲近就纯粹出于自尊心了。他的头发,不甘任人取笑的派头,都在显示出特殊社会中一个特殊纯在的异类。一切不一样的都被打倒。孙伟成为了牺牲品。









160 有用
7 没用
兄弟 兄弟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全部28条回复·打开App

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