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是奴隶的语言

布衣飘飘
2013-12-13 看过
知道《格列佛游记》的人数一定不比知道《鲁滨逊漂流记》的人数多;但是知道“小人国”的人数一定不比知道“鲁滨逊”的人数少。

在我们过往的记忆里,格列佛游记就等同于大、小人国游记,但事实上这本书是由下面四个部分组成的:

第一卷 利立浦特游记(小人国)

第二卷 布罗卜丁奈格游记(大人国)

第三卷 勒皮他 巴尔尼巴比 拉格奈格 格勒大锥 日本游记(飞岛国)

第四卷 慧骃国游记(马人国)

很显然,后两个游记知道的人不多,说明读者不怎么认可。就我个人而言也是如此,第三部分看的潦草,第四部分干脆就没有看完。

或许不是故事好坏的问题,多半是因为我“老"了。

倘若只是当做几篇离奇的故事,那就没啥好说的。但是假如想从中发掘点什么的话,豆瓣网友的一个说法值得参考。

他说:如果不把这本书当儿童读物,小人国讲的是政治的肮脏,大人国讲的是人性的可笑,飞碟岛是对所谓理性和科学的嘲弄,野胡则整个是对人性的大批判。

“神奇的想象,夸张的手段,寓言的笔法,固然是一般儿童读物普遍的特点,但《格列佛游记》是以其杰出的讽刺而垂名世界文学史的。”译者杨昊成在序言里这样写到。

而木心先生则称这两本书的作者为“我的童年的朋友、我们少年时的好友”,他说笛福写了“六部小说,都很成功”,而斯威夫特“晚年不说一言,真是好样的。艺术家。”

每个人都善于从他人身上看到自己欣赏和喜欢的品质。

实际上斯威夫特有点过于偏激了,那些讽刺和批判的文字也给作者自身带来了不少的苦难。他在生前和故后都受到了猛烈的抨击,甚至一度被认为是一个“反人类”的人,这可不是一个小的罪名。

多年前,我在《杂文月刊》上看到这样一句话:“讽刺是奴隶的语言”,深以为然。自那以后就不再欣赏和使用类似的语言,渐渐的连杂文都不再阅读了,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讽刺吧。

都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可真正爱上“良药”的人还是不多,理性和情感就是这么胡乱地纠缠着。
13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格列佛游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格列佛游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