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的历史——复古与凭吊

松松發❤
2013-12-11 看过
人多尚古,力求复古。但去古甚远,古代已不得完美的复原,这是客观现实。你尽可以浪漫地去演绎,但这都不是真实的“古”。高居翰说:“关于中国绘画的传统问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当某个中国画家宣称他师法古人时你不必太信以为真———这种宣称只是为了使他们的创作在观众眼里显得名正言顺而已。”道理便是这个意思。事实上,“复古问题贯穿着两千年来中国艺术传统的发展(P1)”。所谓的“传统”,必然是深扎于文化之中,是文明社会的根基,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可以称得上是“百姓日用而不知”。祂不断的延续也不断的在演变,薪火相传。
   所以传统是无需刻意去强调的,凡事只要冠以“传统”,你都可不必信以为真。若是断而复续、失而复得则必然不是“传统”,而是“复古”。书中谈到复古是这样描述的:“是创新,也是发明,其实是“被发明的传统”(invention of tradition)(P11)。”复古与“昨日的传统”有时差距是很大的,也就是说“复古”只是一个理想化的状态,他也不能算的上是“昨日的传统”的演变。如今社会广谈追捧的所谓“国学”、“儒释道”,实际上便是一种“复古”,含有演绎成份的“复古”。“很多复古都只是表面上的仿古,其实总是包含着变古,有些甚至完全是出于想象。借尸还魂的目的,是要突出新意(P11)。”哈哈...。于丹之流正是如此,并且乐驰不疲,但是要说她的积极意义,那也不是没有的。
   历史学家(考据癖)有时候过于敏感,对于普通人或者说是某些影视作品大加批判(书中原话:缺乏对大众的包容,过分的尖酸刻薄),而李零老师则态度很鲜明,“只要是整体的复原,不一定非是礼制的复原,哪怕只是拍一部历史题材的影视作品,我们马上就会捉襟见肘,大到环境,小到细节,不得不求助于想像。普通人对历史,想像固然很多,学者讥之有悖历史常识,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P136)。”这是何等高明的见解与胸怀。
   书中还有其他例子,我这样就不一一列出来了。戏说与演义会让人更加亲近于他们想象中的“历史”,更加容易动情地去怀古凭吊。这样的怀古与凭吊,甚至赋予了历史一丝的浪漫。
   到底还是艺术嘛。
   学者讥讽普通人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难道说的不对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我一想到就想笑?
  
0 有用
0 没用
铄古铸今 铄古铸今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铄古铸今的更多书评

推荐铄古铸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