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有立场,何必要有偏见?

刘康康
2013-12-11 看过
看过研究电影的书不少,专门介绍电影研究的方法和争议的书看得倒不多。记得以前看过一本《电影理论新发展》,帕特里克·富尔赖写的,薄薄一本,我买的时候心里还在琢磨,这么薄就能把理论的新发展全部介绍完了?后来看完才知道,就是个一家之言,其实说的是结构主义对一些后起学说的回应和修正。大概作者觉得,只有结构主义才称得上电影理论吧。

这本书的格局就大家子气得多,基本上把电影理论界比较关心的热点话题都介绍了一遍,谈电影行业、谈电影叙事、谈作者、谈类型、谈明星、谈观众认知、谈电影的性别和民族策略。每个部分都详细地罗列了对这个论题比较有影响力的学者的观点,各有褒贬,有辩论,也有赞同。我最喜欢的地方是,这本书的每个章节都是由不同作者撰写,最大程度上保证立场的多元化与视野的开阔性,不会被一种学术立场所垄断。

我觉得这本书展示出的这种态度很难得,尤其为中国学术界所欠缺。其实有自己的学术立场很正常,要成一家之言,就得有自己的坚持,三天两头地变山头,那肯定要不得。而且我老师以前也说,你一辈子能把一门本事学通,就很了不得,别总是贪多求全。

这都是正理,但潘光旦也跟费孝通说过,学者总希望自成一家,但求之太亟,则不免把通达之门堵上,最后以至于擅专、偏狭、武断、抹杀。不是把学问当做研究对象,倒更像是当成自家的财产,容不得他人再来染指、再来解释、再来研究。这些其他的解释和研究,在他看来,不是错误,便是多事!大有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匪气。

这就是所谓我执,学者一旦陷入我执的状态,就希望一切皆自我家出,一点容不得别人的声音。

我听闻过,也见识过某些老师,拒绝发表学生的论文,理由是这种研究方法我不认可。一些研究电影史的老师就觉得电影理论是幺蛾子,声称凡是论文里用女性主义观点的都给不及格。研究电影产业的觉得我的方法论是科学的,就鄙夷缺乏量化工具的其他电影研究。

据李幼蒸自己说,当年李泽厚就堵着他的论文不给发表,因为李幼蒸是搞结构主义的,跟李泽厚路子不同。李泽厚说没这回事,不发表的原因是嫌李幼蒸外语太差,翻译得不好。总之争了半天。

我经常跟热爱电影的朋友聊天,有时候大家说到电影研究问题,学术立场的区别也很明显。有些朋友是大卫波德维尔信徒,就觉得搞文化分析的电影理论都是邪路歪路。也有些搞电影符号学研究的朋友,就看不上巴赞,当然一起否定的还有现实主义的主张和立场。

我还是要强调,学术立场的分别和争论,是正常的也是应该的,有争论才有发展。但很多时候基于偏见的论断,则意义不大,最后无非沦为口水战。

比如我知道不久前张维迎就360起诉QQ的案子,写了篇文章,说反垄断法就是一场闹剧,反垄断法对民企的惩罚跟重庆打黑没什么区别。张维迎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的水平肯定很高,但谈起反垄断法,各种偷换概念甚至压根儿就概念性错误的问题,则比比皆是。比如他说反垄断法的基础是完全竞争,但现代反垄断法早已不再用完全竞争作为政策基准,而是用有效竞争。

当然,如果你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是奔着讨论研究,而就是为了打击别人,那么当然可以完全无视别人的理论发展,只拿过去的理论来当靶子进行抨击。

所以我会推荐这本书,无论你是持什么样的学术立场、反对什么样的学术观点,这本书都能系统、全面、历史性地为你介绍这些研究方式的过去、发展和新观点。如果你了解之后,依然对这种研究方法表示质疑和反感,那至少,你是基于对它的认识而做出的判断,而并非基于偏见下的武断。

当然,这本书本身也没有做到对所有观点都事无巨细、一视同仁地详细介绍。每一个章节的作者同样有着他们自己的学术立场,他们也会各有侧重地去介绍不同的学术观点和研究方法,但作为一本导论,它毕竟对所有的研究方法做到了全面、完整、客观。虽然未必不偏不倚。

每一位对电影理论稍有兴趣的朋友,我都希望大家能心平气和地读一读这本书。不敢说一定能开拓眼界、改变你的固定偏见,但至少,没准能让你对你以前厌恶的某个立场和观点,发生一点不同的看法、了解到它不同的一面,那一面可能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差劲和不堪。如果真能这样,这本书何尝不是实现了自己的目的呢?
38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0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