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研究作为学科

鬼腳七
2013-12-10 看过

文/鬼脚七

    敲键盘之前一算才发现,我真正走入电影专业,也不过才四五年的时间,而这四五年的时间在周遭其他专业背景的人看来,给我贴上标签最多的不过就是“学电影的”,不过在这个标签之下,究竟是在学什么,恐怕就难以说出一二了。另外一个现象在于,每每和朋友聊天,他们总爱提出的问题在于“有什么好片推荐”,我相信这是每一个电影专业的学生和研究者都无法避免的一个问题,而这也是一个,至少对我而言,最难以回答的问题。
    问题的难点在于,我既无法明确的定义“好电影”,也无法通过对方所罗列的好电影去推测他/她的口味,其实这个问题触及到了这本书的根本观点,电影研究是什么。因为从最宽泛的角度来说,任何对电影的评论都是一种研究,电影媒介本身的特徵带来了这种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平民化的参与效果,好莱坞有名言“任何人都有两个职业,一个是你本来的职业,另一个是影评人”。那么既然如此,电影研究还要怎么搞下去,还能怎么搞下去,我大概是怀着这样的期待去看《电影研究导论》的。
    回到题目,既然电影研究已经作为一门学科而存在,那其中的大道小径总需要有人来指点,哪条便捷但行者甚众,哪条坎坷但人烟寥寥,虽然“电影研究是什么”或者“好电影是什么”这样的问题已经比巴赞当年用做书名的终极问题“电影是什么”简单浅显了很多,但是对于仍然尚显年轻的电影研究学科来说,还是研究者们面对的第一个问题。
    而这个问题,却还是没有答案的。
    《电影研究导论》给了极为细致的导览图,用以说明各条路途的方向和可能性,无论是电影研究是作为工业和媒体研究(第二章)、形式研究(第三章)、某种偶像化的研究(明星和作者,第四、六章)、或者是时兴的类型研究和文化研究,万般法门,各取所需,只不过各种不同方法论的共同目的,都还是去试图接近那个“是什么”的核心命题,我以为,对于电影研究者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值得搭进去毕生精力的事业了。
    容我再用佛法作比,达摩苦禅能成佛,孙悟空杀生也能成佛,路子不一样而已。于电影研究来说,有时候目见不同“门派”学者们互掐,实在觉得舍本逐末,而对于普通电影研究者,尤其是初学者来说,这种乱象也实在是一种困惑。《电影研究导论》在这儿的指引性尤其有用,清晰乃至有时候让人略微觉得繁琐的细致梳理,对不用视角和方向的研究方法进行了整理和介绍,详细的延伸阅读资料和参考片目,对于一个大多数时候懒于自己亲力亲为去搜索资料的人(例如我)来说,不免也是一个相当好的工具。
    当然,全书由多位欧美学者共同编著,在行文和风格上有各自差异,但是并不影响我们一览电影研究的学科全貌,反而以此获得更多的入口去参考电影学术研究的发展轨迹的当下状态。祸福其中,大概读者会各自有体会。
    说到底,一本“导论”最重要的任务,一是告知此路通向什么,二是告知行路需要什么,《电影研究导论》两者皆备,可堪其表。而对于电影研究来说,正也是有了“导论”才成其为学科,而不只是一盘自说自话的散沙。
    对于像我这样还在蹒跚而行的研究者来说(如果这也算是“研究者”的话),此书不必是卷不离手,但必然是枕边常备。低头赶路太久了,需要抬头再看一眼全景图,明晓前路,才续前行。
29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电影研究导论(插图第4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