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代到后现代

an-gel
2013-12-03 看过
这本书的英文原版出版于1989年。由于这个时间对于西方后现代的讨论已属末期,关于后现代的讨论已有很多成果,同时后现代主义在此时已经呈现出衰退迹象 ,因此大卫•哈维在综合分析已有的哲学论述和文学论述的基础上,通过全方位的思考西方近现代社会的文化、政治、经济、美学、哲学等,挖掘资本主义文化从现代向后现代转变的根源。

基于已有的对于后现代主义的诸多评论与实践,大卫•哈维构建了一种历史——地理的分析方法,通过对于资本主义社会从现代性到后现代性转变过程中的社会——经济状况的分析,阐明生产体制的转变是这场转变的根本动因,并经过空间和时空的体验的中介,而得出作为一种历史——地理状态的后现代。


在哈维的这本论著中多处可以看见其对后现代主义与商业化的关系的论述。其中关于历史和文化的商品化的问题引起了我的思考。
哈维在论述后现代主义文化时就谈到博物馆文化的增长和1970年代初期起飞的迅速增长的“遗产工业”的现象,“为把历史和各种文化形式商业化增添了一种平民主义的花样。‘后现代主义和遗产工业被联系了起来’,休伊森说,因为‘双方共谋创造了一道介于我们现在的生活与我们的历史之间的肤浅的屏幕’。历史变成了一种‘当代的创造,更多的是古装戏和重新演出,而不是批评性的话语’。”(P87)
以及在论述后现代的“时空压缩”时提及,“在面临灵活积累的全部流动性和短暂性时,很难维护任何意义上的历史的连续性。嘲讽在于:传统现在经常受到被当作商品和在市场上销售的保护。寻根在最坏的情况下以被当作一种形象、一种幻象或东拼西凑的杂烩来生产与销售而告终。”近些年来我国的“申遗”热潮和“假古董”滥造现象正是这种文化遗产商品化的突出反应。
那么文化遗产的商品化的根源是什么呢?根据马克思的理论,商品作为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综合体,在货币出现之后,产生了象征性的价值。马克思称其为“商品拜物教”。商品背后的劳动价值被其交换价值所掩盖。而在后现代的语境中,这种作为欲望对象的商品得到了重新的解释和强化:“后现代关注的是能指而非所指,关注媒介(货币)而非信息(社会劳动),强调虚构而非功能,强调符号而非事物,强调美学而非伦理学”。这样的语境与现阶段国内的状况是否具有相似性呢?我们现在是否也处于这样的一种后现代的状况呢?在我看来,答案是肯定的。从1978年市场经济介入后,不断扩大的市场范畴使得我国无论是在经济还是文化领域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后现代的表征。商品和货币的象征意义不断增强,对于表象、虚构和符号、美学的关注愈演愈烈。历史文化的商品价值逐渐凸显,随着商业的介入,其便显现出巨大的交换价值和象征价值。同时货币的特性使得历史文化作为一项商品的主体和客体分离。对于其表象和符号的关注,远远大过其对其所指的关注。在我看来这也许就是“假古董”泛滥的根源所在吧。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后现代的状况的更多书评

推荐后现代的状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